思想的田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fangnk

博文

20年前情报学专业的毕业生现在都在做什么?

已有 12727 次阅读 2011-1-24 21:11 |个人分类:图书情报|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转眼毕业20年了!最近同学们联系频繁,即将于今年春天举行的毕业20周年聚会的筹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由在京几位同学组成的筹备小组辛勤工作,将天涯海角的同学们几乎全部找了出来,收到了最新更新的同学录,十分亲切。然后很快接到20年没见面的同宿舍同学的电话,讲着那些已经被自己淡忘的少年往事,原来在她们眼里我曾经是那样单纯幼稚,自己都有些恍惚,她也是同样的感觉不可思议。不觉有些唏嘘,有人还记着你成长中的哭与笑,并且以为你一直是那样,这种发现自己的感觉很像是回家。
 
北大信息管理系1990年前叫做图书馆学情报学系,分文理两个班,文科是图书馆学,理科是情报学,准确地说是科技情报专业。理科班招收的都是理科考生,入学后学了很多计算机的课程,几乎每学期一到两门,以致于现在还有相当一部分同学从事IT行业。记得当年报志愿时,看到北大在宁夏的招生专业十分有限,其中就有情报学,但因为根本不知道情报学是干什么的,于是就选择了生物化学和化学,喜欢化学也只是因为非常喜欢初中和高中的化学老师而已,但在是否服从分配上选择了“是”。等接到录取通知书一看,是情报学专业,也不知道这个专业是干什么的,周围的老师同学都担心将来会变成间谍。直到入学后,才发现是与图书馆工作相关的一个专业。后来碰到化学系的一个来自宁夏的男生,说他报了情报学专业却被调剂到了化学系,看来招生老师把我俩做了互换,大概是认为女生应该学情报学吧。
 
当时我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同学,成长的过程格外漫长。还记得刚到校后,班主任陈文广老师说出我的年龄和籍贯时,感到非常吃惊和感动。陈老师那时刚刚大学毕业留校,是比我们高四级的学长,非常年轻、负责任。后来到大三后换了王延飞老师做班主任,他们现在仍然在北大任教,前些天回系里碰见他们,一起吃饭,还回忆起当年的情景。
 
看看87情报的最新通讯录,时光真的是一个伟大的造型师,20年前的那一班懵懂少年现在已经非同往日了,比如李彦宏已经跻身于中国富豪榜上,百度为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做为为数极少的两个在情报学领域做学术研究的人之一,我非常关心大家现在都在做什么。这或者是一个研究者的陋习吧,总是不自觉地想归纳些什么出来。
 
当时班上好像一开始有41名同学,后来又转来了2位,现在通信录上有43名同学。其中目前在国外的有14名,约占35%,其中美国11人,加拿大1人,英国2人;有两人现在还没联系上,不知具体情况如何;其它三分之二都在国内,包括前两年从美国海归回来的5人。
 
就从事的行业来看,IT业9人,占21%;教育6人(加上我就7人了);保险2人;金融3人(有2人是金融+IT);法律2人(已经是很有名气的律师了),还有广告、专利代理、贸易、房地产、审计、游戏、环保等。全班同学中,现在在图书馆工作的人大概有3-4位,从事情报学相关教学研究的有2人。也就是说只有12%左右的同学还在从事与情报学相关的工作。这样广泛的行业分布是否说明,情报学作为一门交叉学科,对于其它学科的渗透性是很强的。也或者本科专业对人的职业生涯的影响不是很大?我曾在硕士阶段疯狂地痴迷经济学,但后来还是回到了情报学读博士,做研究。事实上当年的情报学更接近于现在的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因而与IT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91年前后在本科专业修订时,情报学专业退出了本科教育,只保留在硕士和博士阶段,而本科专业取而代之的就是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比如目前北大信息管理系的本科就有图书馆学、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2个专业。在很多学校,比如南开,当年的情报学专业变成信管专业后,都合并到了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成为管科专业的基础。
 
上次和几位同学聚会,说起专业发展,一时都有点惆怅,我说你们都转到了别的行业,我在情报学专业做研究是有点寂寞的。有几位同学出国后都是在Information Science专业或相关专业读了硕士学位,毕业后在IT类公司就职,也有从事政府信息资源管理的。做研究的除了我只有竑了,她在UIUC读的博士学位,我在美国时专程拜访了她,如饥似渴地讨论专业问题,几天下来讨论得天昏地暗,神清气爽。最近还想再和她讨论,看哪天能视频一下。
 
马上要有一次真正的全员聚会了,我期待着,感觉像是回到了少年时代,有点激动,有点兴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036-407530.html

上一篇:教授的自治与大学的繁荣
下一篇:几张旧照片

25 陈湘明 武夷山 赵星 许培扬 李学宽 刘广明 章成志 卫军英 俞立平 孔晓飞 周春雷 吕新华 罗帆 陈绥阳 张利华 蔡锋 王启云 苏金燕 化柏林 胡泽文 赵凤光 王晓光 刘桂锋 魏东平 戴世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3-30 03: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