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weiyin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yin2009

博文

感谢医务工作者,延长了我的生命 精选

已有 2990 次阅读 2019-9-7 20:04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感谢医务工作者,延长了我的生命

 

                

 

     早在2018年底,我就出现了异常。我不断地出现胸口憋闷,说话多了憋闷,唱歌也指挥不动了,有一次,我终止了唱歌,是歌友我送回家的。不仅如此,我的视力也不断地出问题,居然会出现书上的字都出现重影,于是只能放弃看书,我以为是我的眼睛又老花了,原来做的白内障手术需要核查或眼底出现了问题,到眼科检查,眼底没有出现问题。去年1229日,是个周末,大楼停水,天气寒冷,在家无聊,女儿拉着我去泡温泉,捎带就在那里吃顿午餐。没有想到只是泡了一会儿温泉。我什么也没有干,还觉得累得不行。今年年初,我因为感冒转成肺炎住院,炎症逐渐好转,可是我又出现了心房区难受的感觉,呼吸科不给我测血压,我自己到护士台测了血压,高压掉到了113,而我的高压一般维持在140才舒服,我自己取下吸氧管吸了一会儿氧,觉得舒服一些了。我自己完全不知道我的问题的严重。5月份,我急忙地校对着出版社寄来的我父亲译文集的清样;还拼命学习,在521去廊坊给工程公司里的一部分人普及乏燃料后处理的基础知识;25日,又在退休办组织的座谈会上发言。那天的发言就觉得有些气喘。我还是没有在意。工作结束了,我又和一些老同事参加了去怀柔的一日游。出游的头一天夜里,我感觉到严重的心区憋闷,自己从床上爬起来,拉过吸氧机。吸了有40分钟的氧,缓解了一些,但是,整个一日游的上午,我都不舒服,我自觉地没有随着大伙登着三层的大台阶去看湖,坐在下面,出汗,静坐,缓解胸口的难受。总之我一切都没有在意。直到826,周一,我在几天来血压不断升降,胸口十分憋闷,说话喘气的情况下,自己去了近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医学研究中心,即304医院。我挂了专家号,那天翟红霞大夫值班。我的想法只是想做个心电图,请她诊断一下。万万没有想到,我刚简单地诉说了我的症状,她就只问了一句话:你装过支架吗?什么时候装的?我回答:2015年。她低下头,决绝地说:“住院” ,“有病床吗?” “我收的病人”。我听从了。她的决定最后让我摆脱了我的病因:我的原来的两个支架没有问题,只是一个交叉口的动脉血管,堵到了几乎闭死的状态,我的心脏严重地供血不足。一位参加手术的年青大夫夫,在我的手术结束时,曾伏下身子对着躺在手术台上的我说:你真是来对了,再晚来,就麻烦了。

29日是我接受右手腕桡动脉照影的日子,也是大夫找到我血管的堵塞处,给我装支架的日子。老年心血管科的主任夏云峰大夫亲自主持,指导着一些中青年人。手术真是有些难度,就冲我心区感受到的难受的极限,我都明白。我是自己走进手术室的,但是手术结束后,我是被从手术床上抬到病床上,被推回病房的,就想想我当时痛苦地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的状况!原来几乎不通的血管慢慢通畅了起来,这是一个过程,到第二天,我终于感觉好些了。之后,我继续接受输液,防止血小板凝结。

在医院我待了整整十天,做了各种检查,输了十天液,我突然发现我看书看手机,眼不花了,我在病床上看完了《读者》《南风窗》,我走路时膝盖不难受了(我的膝关节没有大病,经过骨科检查的),我说话不喘气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的血流不通畅的关系。这回我明白了,血管内的状态只有动脉照影才能看出个所以。

在医院的十天,我深深感受到我的责任大夫张继继的和善,她总是面带笑容地对着我,理解我的要求,譬如我的严重失眠,我的肠胃不适,从便秘到后来出现消化不良的多次排泄,她给我开了我应该服用的药,还不断调整。翟大夫还专门在查房时对我解释这次装支架的难点,夏主任几乎每天都带着笑容问我一声:怎么样,好些了吧?护士们一声一声地称呼我奶奶,半跪着给我量血压,给我接输液管,护士们中有人居然还记得我2015年在他们科住院的情况,出院前两天,一位护士还专门问我:你在呼吸科待过吧?我十分惊讶,她居然记得我这个病人。她说是轮岗,被派来学习的。

      张大夫在我的出院小结里清楚地描述了我的病情,并且特别提醒,一个月后来做彩超检查,一年后住院复查。我也明白了:因为脑供血不全,所以我的听力下降(我已经在20185月配了助听器),我的记忆力今年不如往年,加上我的严重失眠。但是我的病友的家属和护工们都很佩服我说理的清楚,对人生达观的态度,对所有的人的理解和尊重,说我像是一个大科学家,我大笑:我是一个最最普通的老百姓,是一名无职无权的技术人员。

    我今年到月底就整整地在这个世上待过八十五个年头了,人最后都是在往死亡的路上走,完全不用紧张,不用害怕。我在乎的是我是不是把我在世上该做的事做完了,今年,《李健吾画传》《李健吾译文集》都会出版。我高兴。现在,我的身体有被修复了一下,尽管我患有的急性脉管综合征,高血脂症和脑供血不全会继续伴随着我,我必须吃药,但是,我感谢医务工作者,我的寿命看来又可以延长了。有人总说现在医生总在过度治疗,我不同意,某些人总在挑动医患关系,述说我们国家的医疗制度的是是非非,我反感。如果我拒绝住院,设想我就是觉得自己老了,医生不会强迫我住院,我也许会突然发病,猝死,责任在我自己,85岁的人有继续活下去的必要吗?但是我还是愿意再多活一些年月,我也许还可以再做些事情。

真的就像天意。94日刚刚出院,公司的一位年轻人就来了信:918日设计院要开朗诵比赛会,希望我去作为一名评委,代表老同志,参加的人还有“华龙一号的开拓者”邢继,小我一辈的老熟人。我真是愿意的。我愿意看到我们核工业的年轻人不断地充满朝气,我愿意给他们鼓气。我还真想活到《李健吾年谱》再版的日期,我可以把一些遗落的和一些错误做成第二版留在人世。也许我还会有发挥作用的机会,我还会在我的博客里说话。

我感谢医务工作者,医生和护士们们还有帮助我生活的护工。真心地感谢。没有他们的尽心尽力,多少病人会莫名地忍受着痛苦,或者过早地离开这个世界。治疗花钱,但是,这不是他们个人在赚钱,这是治疗费。作为老人,我们有着很高的报销比例,是国家的富裕给了我们老人的好处。我们的科学界还需要努力,使得我们的医疗器械和药物更多地国产化,降低医疗费用;我们的国家还要继续发展,更多地获得财富,用于民生。我盼望这一点,我深信这一点。让我们愉快地迎接我们的建国七十周年吧!

 

                                   201997星期六下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0104-1197054.html

上一篇:在核二院退休办组织的座谈会上的发言

37 刘立 吕秀齐 吕建华 赵建民 武夷山 姬扬 吕健 蔡宁 文端智 谭军 苏德辰 孔梅 张红光 马红孺 王启云 周忠浩 黄仁勇 尤明庆 文克玲 黄永义 韩玉芬 康建 张鹰 左宋林 冯大诚 陈三名 彭真明 李哲林 吕洪波 张晓良 柳林涛 陈有鑑 杨金波 郭奕棣 刘炜 郑永军 张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1 13: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