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江湖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gzz 伪老派知识分子 职业理论物理学家

博文

被勇敢改变了的人生

已有 12886 次阅读 2010-11-20 11:29 |个人分类:书评|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昨晚读完了Harald Fritzsch的自传体畅销书《Flucht aus Leipzig》的英文版《Escape from Leipzig》(《逃离莱比锡》),感慨良多。本来Harald很早就送过我这本书的德文版,但是我的德文不足以在不花很多工夫查字典的情况下通读全书,所以就始终没有认真读过。这次World Scientific出版社发行该书的英文版,Harald近水楼台地送我一本,并且大笔一挥在书上签下了他的大名。出版社计划请他做一个关于这本书的演讲,本来定好在我离开新加坡之前举办,后来由于什么原因改为十二月初,我走后的下一个星期。好在Harald把他的演讲PPT文件拷给了我,其中一些照片显得弥足珍贵。每天他从NTU-IAS的杨振宁办公室出来,都会在我的办公室门口停留一会儿,煞有介事地打招呼,“Hallo, T.D. Lee!”。除了开玩笑,他老人家还不时地到楼下帮我搞来别人会议的茶歇点心和水果,然后很独裁地声称我可以不用再去吃午饭了。老年智者的幽默、顽皮和可爱,由此可见一斑。

         Harald曾是德国慕尼黑大学的理论物理学(索莫菲Chair)教授,几年前退休了。他老人家对科学最重要的贡献包括和盖尔曼一同建立了量子色动力学的基本框架、和闽科夫斯基最先提出了SO(10)大统一理论、单独做出了Fritzsch质量矩阵等开创性工作,是离诺贝尔奖仅一步之遥的世界级理论物理学家。我是在1993年秋天以博士后身份加入Harald的课题组,成为他50岁之后最重要的合作者。我们两人近二十年来共合作了约20篇学术论文,有力推动了夸克和轻子质量起源、味混合与CP对称性破坏问题的研究,目前这些论文共获得了约1500次的引用。Harald对社会的另外一个重要贡献是他的十多本科普畅销书,其中最著名的当属《Quarks》(《夸克》),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其版税帮助他在慕尼黑郊外买了一栋别墅。2005年我曾经参与把他的另一本科普书《An Equation that Changed the World》(《改变世界的方程》)译成中文,获得了三个中文科普图书奖。做了这么多铺垫,这里我要说的是他的《逃离莱比锡》,描述一个科学家被勇敢改变的人生。

       《逃离莱比锡》写于柏林墙倒塌之后的1990年,记录了Harald在1968年冒着掉脑袋的危险,从东德成功逃往西德的传奇经历。这本书的情节和侦探小说有一拼,语言简朴却动人心弦。故事的起因是这样的。当时的莱比锡市政当局为了建造一个欧洲最雄伟的广场,决定炸毁有600多年历史的St Paul大教堂。这座教堂是莱比锡大学的一部分,也是莱比锡市民的精神圣殿。作为莱比锡大学的学生,Harald对当局的所作所为十分愤慨。目睹了教堂被毁的全过程之后,Harald决定和两个朋友报复一下这种野蛮行径。其中一个朋友用布制作了一个巨大的标语,上面画着教堂的原貌,写着“Wir Fordern Wiederaufbau”(我们会重建教堂)。学物理出身的Harald将标语和一个大钟连接起来,制作出一个定时标语炸弹。另外一个朋友在1968年6月20日把定时炸弹成功地安装在市政厅舞台的顶部,当晚那里将举办音乐会和颁奖仪式。混在观众人群中的Harald目睹了他们的杰作在预定的时间从舞台顶部垂下,震惊了全场,引发了欢呼。毫无疑问,当局官员的鼻子都被气歪了,秘密警察包围了会场,点点点。

        这件事情之后,Harald意识到自身的危险性,决定和其中的一个朋友逃走。他们先坐火车来到保加利亚海滨。在确信可以躲开海岸警备队之后,他们乘坐自己的可折叠独木舟横穿黑海,奔向土耳其边境。Harald作为未来的物理学家,再一次展现了他的科学本事。他们的小舟装上了发动机,从夜幕到朝阳,克服惊涛骇浪,胆战心惊地行驶33小时之后,到达彼岸。在土耳其,他们被警察逮捕,经过轮番审讯之后,送往首都伊斯坦布尔。在那里他们和西德驻土耳其大使馆取得了联系,得到了保护,然后乘坐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班机,成功抵达西德南部城市慕尼黑。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愤青,以自己的勇敢和科学本领,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这份勇敢是大多数人不具备的。作为已知的唯一成功驾小舟从保加利亚横跨黑海逃到土耳其的案例,Harald和他的朋友可谓死里逃生,不能不在历史留下一笔。

        在慕尼黑,作为从东德铁幕下逃离出来的年轻人,Harald成了媒体追捧的对象。向往科学的Harald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他投奔量子力学创始人之一海森堡学习粒子物理,并获得了博士学位。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他来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开始与加州理工的盖尔曼合作。包括随后两人在西欧核子中心CERN的合作,奠定了量子色动力学QCD的基础。Harald一夜成名。在四十岁左右,他获得了慕尼黑大学著名的索莫菲chair终身教授。

        柏林墙倒塌之后,东西德统一,Harald协助西德总理科尔处理前东德的科教转型问题。在这个问题上Harald展示了自己的决断。他力主将那些前东德靠政治表现当上教授的人踢出大学和科研机构,以纯学术的标准重建那里的科学教育环境。的确,在前东德,你如果不是党员的话几乎没有机会当正教授。这种又红又专、以红为主的现象,相信中国科教界曾经也绝不陌生。

       如今的Harald,仍旧处处表现出性格之中的不循规蹈矩。他勇敢,敢于冒险,善于冒险,热爱体育运动,喜欢周游世界,很难在家里静静地待上超过两周。他很会写书,天天炒股,在世事的有所谓与无所谓之间,我行我素。他的朋友很多,他愿意帮助朋友,也不介意打扰朋友。一切的一切,都有什么呀?都怕什么呀?一个被勇敢改变了的人生,充满了勇敢和豪气。 

        所以我愿意向所有的年轻人,推荐《逃离莱比锡》。我推荐的其实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科学家的情怀,一个年轻人的勇气,一段历史的真实,一种荡气回肠的人生!

邢志忠2010年11月20日于新加坡。(所附照片为Harald和我在2001年纪念海森堡诞辰一百周年的国际会议上,由199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M. Veltman拍摄)




读书荐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779-385676.html

上一篇:重逢我的女博士后
下一篇:为什么欧拉方程特别伟大?

54 王驰 林涛 张海权 武夷山 谢燕武 刘全慧 鲍得海 赫英 葛肖虹 刘进平 肖重发 杨远帆 娄开阳 危健 朱金颖 梁建华 陈安 张亮生 张焱 陈国文 毛培宏 孙军昌 吉宗祥 刘颖彪 佟冬 於鑫 吕喆 黄晓磊 余昕 苗元华 赵建华 孔晓飞 魏玉保 刘诗 张水 顾世建 林树海 曹俊 王季陶 张春 丛远新 刘广明 周能娟 李宇斌 朱新亮 曹建军 雷涛 刘征 张玉秀 陈飞 XY scnlong zhouchunshan WeiBin628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0 22: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