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江湖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gzz 伪老派知识分子 职业理论物理学家

博文

我的下一个国际会议报告:在“科学网博客”写科普的故事 精选

已有 8011 次阅读 2018-6-24 17:06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最近一直忙,好久没写博客了。其实有时候想写,却发现写不出来什么。所以我读YC老师的博文《再见我爱你》,特别有同感。她在文中说,“在三年前,写一篇博文对你来说还是件多么容易的事情。可是到了今天,你写了三个开场,都无法续写下去。第一个开场是这样的:废老师,让我们来怀旧吧!第二个开场是:废老师,这段时间你享受寂寞,也享受够了吧!第三个开场:废老师,走到中年,你发现自己还是一无所有。这三个开场都没有续下去,可是我还是更钟爱最后一个开场。”这说明什么呢?YC老师说是七年之痒。我不能完全同意,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些科学网上的老人,与科学网的关系已经亲情化了(自作多情),没有令人心动的感觉了,所以才会提笔见鬼、下笔无神。


那怎么办?写点新鲜的东西呗。今天我准备向编辑部MM示好的是,我老人家即将在一个大型国际会议上替你们宣传一下科学网博客。这个会议,下个月初在风情万种的爱琴海某岛上举行,其中一个分会场的主题是Education and Outreach。我本来是应邀在高能物理会场做一个专业学术报告的,但是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为基地的IPPOG组织(粒子物理学Outreach国际组织)成员Despina通知组员和观察员(后者即像我这样没交会费的非正式成员),这个分会也很有意思。于是我跃跃欲试,问她,我可不可以顺便也做个报告。她说好啊,先提交一个报告题目和摘要看看。


于是我提交了下面的报告题目和摘要:


Title:

A Chinese particle physicist's outreach via blogging


Abstract:

I was the first Chinese particle physicist writing the webblog articles to share news, knowledge, thinking and stories about high-energy physics and physicists with the public, first in Fermilab's Quantum Diaries (2005), and later in Chinese ScienceNet (since 2007). In this talk I shall briefly describe my happiness, experience and lessons in this regard, and explain why it is not easy to push education and outreach in a developing country like China.


大致的中文翻译如下:


题目:一个中国粒子物理学家的博客拓展经历


摘要:我是第一个撰写博客文章来与公众分享有关高能物理学和高能物理学家的新闻、知识、思想与故事的中国粒子物理学家,最开始是在费米实验室的量子日记博客写(2005年),后来在中国的科学网写(自2007年以来)。在报告中我将简要介绍我从事博客科普写作的快乐、经验和教训,并分析为什么在诸如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推动教育和科普是不容易的。


(这里特别感谢夏威夷的虞左俊老师,她建议我采用上面意思和表达都更准确的题目,我觉得很好!先前的题目非常“亲哥例示”,呵呵)


后来Despina回复我,同意我做口头报告。可是我只准备好了那个专业报告,还没有开始准备这个Outreach报告呢,这周必须准备个大概齐,下周就要动身去波涛汹涌的爱琴海了。


说实话,我有一点小兴奋,因为这件事既有意义,又很好玩,特别符合我老人家的口味。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多少中国学者在国际会议上口若悬河,包括我自己在内;但是,有几个人在国外做过科普报告?尤其是,有谁把科学网博客拿出来讲一番?我不敢断定我是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是应该差不多吧?呵呵。如果有比我老人家先行一步的,那什么,赶快站出来出示证据!


教了一学期的书,享受暑假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我刚预订了旅途中的旅馆,图片看起来不错,心向往之,看天地黄昏,心中只有清晨。

65262894.jpg


写博文可能和做科研、搞科普一样,需要不断找到创意,需要改变心态。除了在国内闹一闹,还要走向世界。我老人家先尝试一下,年轻人可以跟进并做得更好。当年我写博客,就是先国际、后国内的,可见一杯硬币的两面,任你怎么抛都行。如果你特别了不起,把硬币抛起来,落到地面时直立,那才算你狠!


现在科学网的界面,已经新人辈出,几乎看不到我等老人的名字了。这是好事,说明科学网没有老,一直处在青春期。而我们这些前辈,偶尔回归一下,与科学网重逢一番,也很有趣。好了,说到重逢,还是首选王菲那英在2018春晚的歌曲《岁月》,它的原名其实是《重逢》:

......

且听岁月像旋律永恒

一直陪伴不断聚散的旅程

我心中开着一扇门

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

014909B6717E2C60FF808081490659D2.jpg



博客感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779-1120643.html

上一篇:中微子振荡数据整体拟合荣获Pontecorvo奖
下一篇:科学家的“3P”原则

41 王德华 科学网编辑部 史晓雷 黄仁勇 张士宏 杨正瓴 曾荣昌 潘学峰 武夷山 水迎波 李曙 苏德辰 王善勇 邱伟 冯大诚 陈华燕 郭战胜 张晓良 李毅伟 周浙昆 朱朝东 周健 孙杨 刘锋 曾泳春 虞左俊 璩存勇 赵克勤 吴斌 李霞 葛素红 王启云 张鹏举 姬扬 孙颉 陈有鑑 晏成和 孙冰 强涛 张鹰 石磊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6 18: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