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江湖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gzz 伪老派知识分子 职业理论物理学家

博文

2017诺贝尔物理学奖:Drever去了、Barish来了! 精选

已有 13419 次阅读 2017-10-3 21:07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今天吃晚饭的时候,我装作垂头丧气地告诉家里人,还是没有收到有瑞典口音的英文越洋电话,看来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又与我擦肩而过了!家里嘘声一片,连钢琴上的蓝兔吉祥物都参与了追杀我的行列。好吧,言归正传,看一看今年的三位物理奖得主。



第一位,Rainer Weiss。现年85岁的Weiss出生于德国柏林,在美国纽约长大,1962年获得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学位,两年后成为该校的正式教员。他早期主要在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功率谱的测量方面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尤其对COBE卫星计划的实施可谓功不可没。Weiss后来发明了激光干涉测量技术,对LIGO实验的概念设计、探测器建造以及项目的立项工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2016211日,当LIGO合作组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时,Weiss作为该项目的元老之一与Thorne等人一同出席,而且两个人在全世界媒体面前夸张地拥抱在一起


第三位,Kip Thorne。Thorne1940年出生在美国犹他州,是一个地道的美国科学梦的实践者。他25岁从普林斯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27岁成为加州理工学院的副教授,后来担任该校大名鼎鼎的Feynman讲习教授。Thorne多年来一直从事广义相对论、天体物理学和宇宙学的理论研究,他与自己的学生们一道发展了如何从观测数据中甄别和确定引力波信号的分析技术,为LIGO实验最终发现引力波并测定引力波源的基本物理参数奠定了理论基础。作为Stephen Hawking的亲密朋友, Thorne也是一个热衷于与别人就某个科学问题一“赌”为快的科学家。例如,他曾在1978年与意大利物理学家BrunoBertotti打赌,声称最短十年之内就可以探测到引力波的存在。结果到了1992年,在实验方面一无所获的的情况下,Thorne“沮丧而遗憾地认输了”,而Bertotti“也遗憾地接受了”他的认输。该赌局的裁判是Thorne的学生Carlton Caves,他以调侃的语气宣布自己“遗憾地见证了”这一切,并把打赌的结果张贴在自己导师的办公室外的墙上。




第二位,不是很多人2016年所期待的Ronald Drever,因为他已经在2017年3月7日因病去世了。我在《LIGO引力波探测:诺贝尔奖将花落谁家》博文中介绍过他。Drever生于1931年,早年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大学工作,后来转到加州理工学院从事引力波的直接探测,是LIGO项目的发起人和设计者之一。他与其他同事共同发明了激光稳定技术,这一技术对LIGO实验装置后来探测到引力波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2016年的Drever已经85岁高龄,患有老年痴呆症,生前住在故乡苏格兰的一家疗养院。令人遗憾的是,由于智力的丧失,Drever晚年已经无从得知自己倾注毕生心血的引力波探测取得了重要成果,也无法与合作组的其他成员分享这一成功带来的喜悦。鉴于Drever的健康状况十分令人担忧,不少同事希望诺贝尔奖评委会能够人性化地抢时间,将2016年度的物理学奖颁发给DreverThorneWeiss。因为一旦Drever不幸去世,那么从LIGO合作组中再挑出一位适合获奖的人选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至少不容易达成一致意见。




第二位结果是Barry Clark Barish,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实验物理学家,1936年1月27日出生,今年也81岁高龄了!他1994年成为LIGO合作组的PI,1997年成为实验室主任。在他的领导下,LIGO合作组发展成今天超过1000人的规模。Barish早年曾是高能物理学家,上世纪70年代曾在美国费米实验室参与高能中微子碰撞实验,对验证标准模型的中性流过程做出了贡献。80年代他也参与了实验寻找磁单极子的努力。


这是一个大机器(Big machine)、大科学(Big science)、大数据(Big data)的时代,Barish的高能物理学出身对他领导LIGO合作组肯定是有好处的。他最终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也是合作组和科学界对他的科学成绩之外的科学领导力的承认。


否则又能怎么办呢?


不过LIGO实验这么快就得奖,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万一错了怎么办?万一乌龙了怎么办?引力波的间接证据应该还是比较有力的,直接探测证据只能说只有LIGO一家。


引力波的存在再次证明了爱因斯坦的伟大,但是他老人家有句名言:Zwei Dinge sind unendlich: Das Universum und die menschliche Dummheit. Aber beim Universum bin ich mir nicht ganz sicher。




请会德语的老师,比如曹老师,翻译一下。我的德语太一般了,不敢翻译,但是告诉大家基本意思:爱大人定义了两件无止境的事情,一个是宇宙本身,他不是很确定;另一个是人类的愚蠢没有止境,他很确定。


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科学仍旧必须前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779-1079014.html

上一篇:费曼的“攻击性”?
下一篇:企鹅是怎样走进粒子物理学的
收藏 分享 举报

36 王涛 曾泳春 马红孺 彭真明 代恒伟 姬扬 吴斌 史晓雷 王恪铭 戴德昌 杨建军 岳东晓 李毅伟 黄永义 邵鹏 刘全慧 田云川 杨正瓴 刘立 沈律 李颖业 唐涛 赵克勤 赵帅飞 陈理 石磊 蒋敏强 李红莉 迟延崑 杨波 施郁 刘广明 魏东平 葛素红 何俊 冷成彪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23 06: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