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江湖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gzz 伪老派知识分子 职业理论物理学家

博文

父亲节感怀:你是我的蓝天,你是我的云 精选

已有 6782 次阅读 2017-6-18 13:37 |个人分类:江湖|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第一节:女记者与女粉丝

 

今天是父亲节,有人想我了,所以我早上五点钟就醒了,但是没有睁开眼。我的大脑关注的第一个词汇,是父爱如山。山,这让我马上联想到我的故乡,白马山。当年我考上北京中关村北大街,之所以一夜之间成了朝阳地区的名人,还要拜《朝阳日报》的一位美女记者所赐。她当时正在我父亲供职的兵工厂采访,听说有人高考考了地区第一名,就奔家里来了,弄得我们全家人兴奋得都说不出话来,结果相当于女记者向一群哑巴提了一些关于聋子的问题(此处可以偷笑)。

 

最后女记者的文章见报了,我的名声大涨。最过分的是,上了大学之后我还和人家通过两次信。她在信中说,自己的婚姻不幸福,也许快走到尽头了。她还以大姐姐的口吻说,你就是白马山(家乡的最高山,峰顶的岩石呈白色,像一匹飞奔的骏马)下的白马王子。我那时候太小了,问她七个小矮人是谁,不知道人家的信里面的信息量属于big data,就是传说中的大数据。

 

但是她的这篇报道还是给我惹来了一个小麻烦,有一个与我同姓的小女生慕名开始给白马王子写信了,因为她当年高考落榜了,去不了西天取经,只好问问唐僧的白马念的是什么佛。我那时候太小了,又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我不记得是否问人家要过照片没有,再说了,这跟高考有什么关系呢。后来听说这孩子复习一年,终于考上了一所林业大学,让我也很欣慰。

 

可是这些,和父亲节有什么关系呢?无怪同学们都说,邢老师哪都不好,就是太能东拉西扯了,让我们听着新鲜,而且还有收获。这样的好评,不知道国科大校长知道不?

 

第二节:女儿才是主角

 

前天和女儿通电话,身在德国的我告诉她,父亲节快到了,我准备送她一辆车,因为没有她,我就当不成爹,那还过什么节呢?女儿很习惯我的思维方式,表示十分认可我的表述,紧接着问我,给她买的车是奔驰还是宝马。

 

我很尴尬,回答说是一辆电动小汽车,配上五号电池就能开,根本不像奔驰和宝马那么费油。女儿笑了,说我都这么大了,开玩具车合适吗?我说那有什么不合适的呢,再大也得玩耍嘛,要不然这辆车归我了?女儿马上否定了我的提议,算了,那还是我开吧。

 

在慕尼黑的蓝天白云下,想起很多女儿小时候的往事。那时候她只有一、两岁,周末到我的办公室,看我偷偷地在打印机旁边打印《华夏文摘》和《枫华园》,当年世界上唯二的电子中文期刊。每当我打印一页,那时候的电脑和打印机都好慢哦,她就飞跑着把它送回到我的办公室,满楼道都是她的噼啪噼啪的脚步声,那个歪歪斜斜的小背影,成为我最幸福的回忆镜头之一。

 

女儿小时候特别喜欢荡秋千,这可能是她对“快乐”的最好体验,因为她曾经问过我,什么是“快乐”,我的回答是,只要你的运动速度比较“快”,你就想“乐”。她沉思良久,表示认可,因为荡秋千、骑木马、坐过山车等,确实都很快很乐。

 

后来我在国科大给本科一年级学生讲力学,提到上面的例子,给出的专业解释是加速度、非惯性系等因素造成了人在运动中的快感。孩子们听着听着就乐了,他们也很快乐,这是语言的魅力?(此处可以有嘘声)

 

第三节:女儿还是主角

 

我曾经不止一百次回忆过女儿的第一声笑,那是她出生一周后离开医院的时候。因为是隆冬季节,我抱着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儿,和女儿的亲生母亲乘医院的直桶电梯下楼。电梯刚启动的时候会忽悠一下,物理学称之为加速度,女儿在我怀里突然咯咯咯地笑出了声!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开心死了。由此可见,我老人家对“快乐”的理解,是多么专业而且实证啊。

 

后来我在国科大讲课的时候问过我的学生们,问他们记不记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笑。他们都哭了,那谁记得啊!是的,我这个问题太good question了,估计孩子们的父母也不一定能回答上来。

 

所以我很荣幸,在女儿只有一周大的时候,见证了她的第一声笑。听说有的家长也喜欢自己的女儿的笑,给孩子起的小名叫笑笑。呵呵,哈哈,都不如笑笑好听,但是都属于快乐的范畴。看来有学问的家长,远不止我一个。

 

科学网的YC老师对我每次写女儿的文字,都打出了明显不符合她的评委身份的超高分,让人一看就以为我们好像是八杆子打得着的亲戚似的。她的心情我很理解,因为她就是女儿身。每一个女儿总有一天,都有对父爱的深刻理解。YC老师肯定理解了,我的女儿肯定还没理解。

 

我本人不倾向于过分歌颂任何一种感情。我不喜欢父爱如山之类的表述。事实上,在人生的旅途中,我是女儿的父亲,女儿是我的老师。因为有了她,我看这个世界的角度不一样了,我看这个世界的高度、深度和广度不一样了。女儿给了我做父亲的机会,这种机会可不是自己争取就能得到的。

 

所以在我几乎从来不过的父亲节,是我感谢女儿,不是反过来。我想将来女儿到了我这把年纪,可能会想起我的一些往事,可能会像我写自己的父亲那样写点什么,纪念一下自己那个不着调的老爸。

 

第四节:我的父亲(节选)

 

我的父亲是一个甘于在草根阶层混饭吃的山东人,他没文化,也一直不想进步,但却有一身的瓦工好手艺,刚解放时候的行业七级瓦工,相当于现在的副教授差不多,甚至有可能入选国家青年千人计划。

 

父亲的幽默感在于,他一般不喝高,平时不怎么说话,但一旦喝高了就会给我上课。初中的时候,有一次父亲真的喝高了,醉眼惺忪地问我,知道“路遥知马力”是什么意思吗?我小心翼翼地回答:知道。

 

但是父亲没有给我机会,而是自己抓住了机会。他很有把握地说:从前有个人叫路遥,还有个人叫马力,他们俩认识,所以路遥知马力。我当时很震惊,但是没敢笑。后来我体会到,父亲这样的表达,这样的语境,不仅幽默,而且性感。

 

父亲了不起的地方还在于,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问过我清华大学校长是谁的人。那时候我正在中关村北大街混,只记得丁石孙,不记得蒋南翔。所以我当时没有回答上来父亲的问题,让父亲很不高兴,好几天黑着脸不理我。

 

父亲生气是有理由的,因为那时我刚上大学不久,家乡有些人看我上了中关村北大街的大学很不服气,背地里说我家肯定到北京请客送礼了。这话传到了一生不巴结人的父亲的耳朵里,自然让他老人家很郁闷。恰恰在这个时候,我竟然回答不上来对他来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不恰恰证明了做儿子的没有真才实学,跟韩国那个老崔的女儿走后门上名校有什么区别?

 

父亲了不起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他看我画椭圆,就教了我一个把绳子的两端固定、绷起来让一点绕一圈的办法画椭圆,这跟行星在太阳系运动的原理很相似,让当时年幼的我刮目相看。他老人家盖房子的时候,大概没少画这样的“鸭蛋圆”,这是他的原话。

 

兄长们都说,我是他们之中最像父亲的。说实话,我有点不好意思,我有那么性感吗?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表扬过我,尽管我当年得了不少奖状。这是父亲最大的缺点,直接后果是我在女儿成长的过程中,也没怎么表扬她。对此我很后悔,现在我学乖了,尽可能多地表扬和赞美女儿,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

 

在我面前,刚强的父亲流过两次泪。第一次,是我带着从北京娶的媳妇回老家,那时父亲因脑血栓后遗症已经不能说话,看到我们老泪纵横,让所有的亲友大吃一惊,因为父亲在他们心目中刚强无比、霸气十足。

 

第二次,是我们从国外回家探亲,带着一岁大的女儿,父亲见到女儿后笑出了泪花。两次流泪,父亲都是幸福的。所以想起这些,我也很欣慰。晚年的父亲,心一定很软。

 

从高中离开家,那些年走南闯北,每次回家乡和离开家乡,都享受着被送行的主角状态。父亲从来不送我,母亲每次在街口望着我离开, 直到消失在她苍老的视线中。

 

但是父亲晚年的时候,会坐着小板凳在街口晒太阳,等着我回来,或者等着我离开。不能说话的父亲,以沉默的方式,表达了他的牵挂。

 

我知道,有时候,送行比远行更纠结。

 

结束语:

 

走在慕尼黑的芳草地上,我忍不住又想起那些,所有我爱过和爱过我的人:

 

蓝天/白云/鹰翱翔在天际

远山/骏马/鲜花开满我心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779-1061524.html

上一篇:教书笔记(二):一个研究生写保证书的故事
下一篇:教书笔记(三):谁能一次把事情做好?

54 王春艳 黄仁勇 郭向云 杨正瓴 韩枫 史晓雷 罗春元 武夷山 刘立 许培扬 王三民 郭战胜 王凯 吕洪波 赵帅飞 姬扬 戈鋆 许海 蒋永华 丁峰 马德义 徐晓 张能立 邵鹏 黄智勇 韩晓阳 信忠保 孙露 王伟 田云川 张文超 鲍海飞 魏焱明 邹烨 李毅伟 石磊 刘拴宝 王宝民 葛素红 anran123 nefuqu qidao ymytm ychengwei neuoliver ericmapes c14 aliala hyhuo DreamScientist junsonlee zhyzh hfiniesta wangchanjuan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7-24 22: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