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堪豪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fax 兴趣:凝聚态物理,电化学

博文

AIP, APS 和 ECS 学术出版物最新动向浅析 精选

已有 19364 次阅读 2015-1-29 02:06 |个人分类:论文|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AIP, APS 和 ECS 都是老牌的并被认为比较厚道和学术的出版社。“厚道”主要体现在两点:一是不用各种特殊手段来拉高影响因子,二是不介意发表一些比较冷门领域的研究论文。总的来说,这三家有一个共同特点是:在普通研究者中有很好的声誉,并被认为实际影响力大于其名义影响因子。


然而近十年来学术出版业毕竟风云突变,三家出版社虽然有深厚的历史积淀以及很好的口碑,但各自也都感受到了竞争的压力。APS 受到的冲击相对最小,而 ECS 采取的改革措施最剧烈。


APS 主要的压力可能来自于 Nature Physics 的推出。有人说 Nature Physics 刚推出的时候,Physical Review Letters (PRL) 的拥护者们不少采取了鄙夷的态度。但几年之后,Nature Physics 表现强势,让人刮目相看。虽然很多人仍然认为 PRL 的深度强于 Nature Physics,但大众眼里的物理第一刊物的桂冠似乎转到了 Nature Physics 的头上。其实 APS 旗下的 Physical Review 系列期刊在权威性上从未出现过危机,但第一刊的名头被抢肯定是 APS 不甘心的。

不知何种原因,APS 推出了新的举措:一个新的开放获取的综合性刊物 Physical Review X (PRX),以及其后又推出的 Physical Review Applied。有人认为 PRX 的推出是为了跟 Nature Physics 竞争。我认为不排除有这方面的考虑,但未必是主要原因。物理是一门很严肃深刻的基础科学,非营利的美国物理学会 APS 与 Nature 出版集团相比,仍有独特的竞争优势。Physical Review 系列期刊虽然刊文量巨大,但每一篇都经过信得过的权威审稿过程。物理研究者偏爱 Physical Review 系列期刊的惯性是很难被扭转的,这方面 APS 不需要担心。那为何推出 PRX 呢?APS 是这样阐述的 [1]:APS 作为非营利的机构,其刊物接受文章的标准绝不包含“时下热门与否”的选项。但由于 PRL 发行量巨大,部分学者希望其极其优秀的文章能够最大程度地被读者关注的要求会打一定的折扣。这部分学者或许希望发表在 APS 出版的,汇集一些满足最高审稿标准的小型期刊上。还有一部分学者有些极具深远影响力的工作,但因篇幅限制无法发表在 PRL 上,而只能发表在 PRB 上。虽然 PRB 对多数人而言已经足够权威,但其影响因子的劣势却可能使某些作者在学术评价上面临压力。这些原因下,就产生了每年预计只刊发 250 篇文章的,不限篇幅的 PRX。APS 希望 PRL 和 PRX 很好地协作,为学者和读者服务。APS 特意强调,PRX 题材不求全,我理解就是可以小众化,虽然文章品质要求极高。PRX 的影响因子已经超越了 PRL,当然由于刊文量的限制,影响力肯定不及 PRL。

Physical Review Applied 的推出,我估计首先可能是为了维护作者的投稿积极性,其次是乘机占据 Applied Physics Letters 失去的那部分河山。由于 Physical Review 系列审稿极其苛刻,并对物理性要求很高,一些很出色的工作可能由于缺乏物理深度而被 PRB 拒稿。APS 不想丢失这些优秀的工作,而 Physical Review Applied 的推出无疑可以鼓励这部分作者(他们很可能热切仰慕 APS 的名声)向 APS 投稿。


AIP 面临的形势要严峻得多,因为应用物理领域跟材料,化学,能源等领域有诸多交叉。随着 ACS 的 Nano Letters 系列和 Wiley 的 Advanced Materials 系列的兴起,Applied Physics Letters (APL) 的地位受到了严重的挑战。由于其他出版社的期刊有很高的影响因子,APL 甚至在稿源上都可能出现了质量下降,因为一些高质量论文转投了 ACS 或 Wiley 的期刊。APL 的影响因子掉到 4 以下,并历经几年都未能冲回 4 的高度。进入 2015 年,AIP 终于开始改革 APL 了。在最新的 Editorial 里 [2],APL 的新编辑 Collins 提到了审稿标准的提高,并强调去年被接收的论文,今年同质量的论文就有可能不被接收。此外,APL 设置了三位 Deputy Editor,要求作者投稿时自行选择。此举暗示编辑直接拒稿的比例会增加。从一些最近投稿 APL 的作者的反馈看到,目前较多出现两个审稿人的情况,而不是 APL 一直坚持的一个审稿人。所有这些举措都意味着 APL 的发表门槛将会提高。真心希望 APL 的稿件质量和影响因子也能相应地有起色,毕竟是许多学者曾经的挚爱,老牌的权威期刊。我觉得 AIP 的反应还是慢了,其实早几年就该改革了。此外 AIP 近些年创办了开放获取的 AIP Advances 期刊,能带来一定的经济收入。


ECS 面临的问题主要来自于旗下期刊的影响因子,尤其是 Journal of the Electrochemical Society (JES),虽然该期刊在圈内的权威性几乎是有口皆碑的。低影响因子部分也来自于出版费用,使得过去很多作者由于经济原因愿意选择欧洲出版的一些免费的,而档次相当的期刊。另一部分原因在于 ECS 从一开始就坚持电化学与固态技术不分开的宗旨,而近十年来明眼人都看出 JES 中电化学部分贡献了更多的影响因子。2012 年当时 JES 的主编,美国凯斯西储大学的 Scherson 教授发表了一篇 Editorial:A Brief History of the Impact Factor and Its Impact on ECS Journals [3]. 该文看得我挺心酸的,因为同时也公布了他离任该期刊主编的决定。Scherson 回顾了早期的学术出版:当时科研人员数量有限,学术出版物只是单纯为了满足观点交流的需要,不像现在,学者不仅要做好研究工作,而且还要把论文发表在高影响因子的期刊上才行。其实 JES 的文章质量一直都过硬,影响因子多年来稳定在 2 以上。完全是由于竞争对手的影响因子直线上升,才导致 JES 收到了来自作者们的压力。ECS 2012 年的改革可谓大刀阔斧,不仅将固态部分完全从 JES 中剔除,而且免除了旗下期刊的版面费。这后一条对广大作者而言是非常实际的好处。固态部分则新创了一个期刊 ECS Journal of Solid State Science and Technology。不仅如此,ECS 还将问世尚没几年的 Electrochemistry and Solis State Letters 一分为二,变为一个电化学的快报和一个固态的快报。现在看来,ECS 的改革起码在最重要的一点上已经看到了成功的迹象,就是旗舰期刊 JES 的影响因子已经有了提升。ECS 实现这个目标的代价是牺牲了电化学与固态不分家的传统。预计明年和后年,JES 的影响因子可望更进一步。其余几个期刊经营得如何,还要看 ECS 的努力了。旗舰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连 JES 都被普通期刊超过的话,ECS 将会面临危机。好在形势已经出现了喜人的变化。这里唯一想寄语 ECS 的是,不要为了影响因子放松文章质量的门槛(即使对于热门领域的文章),估计他们也不会这样做。


现在的学术出版业已经不可避免地卷入了许多商业竞争的气息。许多出版社已经开始像 Intel 和 AMD 的 CPU 一样,打造学术期刊的“产品线”。高端旗舰是显示牌面和吸引里程碑式工作的重要一环,而低端期刊又能分流许多略有欠缺的论文,以便免除作者的后顾之忧(审稿三个月之后,即使不能发表也可以分流到稍低一些的期刊,而无需重新审稿)。在这种形势下,即使是老牌的出版集团也做不到无动于衷了。我希望这些历史悠久,口碑甚好的出版集团,能尽快看到改革的成效。


注:以上仅是本人的一家之言。


[1] Gene D. Sprouse, Phys. Rev. X 4, 040001 (2014).

[2] Reuben T. Collins, Appl. Phys. Lett. 106, 010401 (2015).

[3] Daniel A. Scherson, J. Electrochem. Soc. 159, 6 (201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5047-863643.html

上一篇:VESTA 晶体结构矢量图栅格化
下一篇:说说电池(二)

14 孙爱军 黄永义 刘全慧 郭战胜 林志远 董侠 陈冬生 李庆 徐庆征 王晓峰 zhouguanghui dachong99 cly85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5 07: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