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出版与开放科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enxiang 本博客的主要内容为学术出版,数字出版,和开放获取。

博文

并购三年后,再谈爱思唯尔与​社交文献平台Mendeley的整合 精选

已有 8694 次阅读 2016-2-3 12:23 |个人分类:学术出版|系统分类:论文交流|关键词:爱思唯尔 开放获取 学术出版 创新 影响因子 论文

      创建于2009年学术社交平台的Mendeley是开放科学运动的一面旗帜。在学术出版领域,Mendeley以读者社群为核心的模式独树一帜,曾被认为是互联网时代对传统学术期刊最具颠覆力的创新之一。

  简单讲,Mendeley提供了一个在线平台和一个桌面软件,帮助用户通过云端来同步管理文献。其颠覆性在于,除了个人在线图书馆,Mendeley允许用户建立群组,并在群组中与研究同行分享文献笔记以及文献的原文PDF,即版权内容。它聪明地利用西方版权体系的Fair Use(教育科研使用)条款,通过社交分享绕开出版商的付费墙,实现了单篇论文的开放获取。

  这一模式深受科研工作者和高校学生的欢迎,却冲击了学术出版商对科学文献的垄断。爱思唯尔,作为全球最大的学术出版商,坐享超过30%的边际利润,其暴利来源恰恰是对知识分享的限制。爱思唯尔一直被视为开放科学的天敌,遭遇过无数次来自科学工作者的集体抵制与抗议。

  2013年,当爱思唯尔收购Mendeley的决策公布后,学术出版商和开放科学阵营都觉得不可思议。有人戏称,爱思唯尔唯一的目的就是把Mendeley买过来后“掐死”。开放科学支持者则对此愤怒不已,将Mendeley的行为视为背叛——他们以往投入的时间、精力和创造力,最终被打包卖给了出版商,很多人表示将抛弃Mendeley。而且Mendeley的创业团队也出现了分歧,一些资深员工相继离去,比如Jason Hoyt,他后来联合创办了新型开放获取出版平台Peer J。

  促成这一并购决策的动机,当然不是简单的“掐死”或“背叛”,而是爱思唯尔和Mendeley从各自角度对颠覆性创新的辩证思考,以及面向学术出版未来的开放思维。爱思唯尔收购Mendeley的动机是去弊存益。它看重的是Mendeley积累的学术用户大数据:比如某一学科领域最流行的内容,学术用户的阅读习惯,不同学科的学术社交特点,等等。爱思唯尔也看重Mendeley拥有200万活跃用户的学术社交平台,希望以此弥补自身生态的短板——学术社交以及与读者互动,这也是多数传统出版商面临的问题。

  爱思唯尔对学术内容的垄断加上Mendeley在学术社交领域的领导地位,其整合形成的马太效应有助于进一步拓展市场、吸引用户。当然,爱思唯尔也有削弱颠覆性竞争对手的考虑。它希望限制Mendeley内容分享的功能与规模,拓展其社交功能和对出版商数据库的导入能力,从而将Mendeley改造成遏制其他开放社交平台的武器。

  从Mendeley 角度讲,作为快速成长的创业企业,其战略重心不仅是规模的野蛮增长,还要考虑效益和可持续性,这需要对模式进行修正和规范化。Mendeley并入爱思唯尔可以增强技术和资金实力,以应对用户高速增长带来的成本挑战;同时,有助于解决模式中存在版权争议的“灰色地带”——论文分享。与爱思唯尔不谋而合的是,Mendeley对未来的愿景也倾向于增强学术社交功能,以此促进科研合作,维系开放科学的初衷。

  到2015年,并购已完成两年有余。二者的合作融合总体上是积极的、有成效的。Mendeley依然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成为超越出版商平台的文献管理与学术社交网站。据Mendeley官方博客显示,其团队成员增加了一倍,全球用户数量从200万增长到400百万,公司也搬入了位于伦敦心脏地带的科技城。在爱思唯尔强大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下,Mendeley的产品线迎来了一系列技术升级,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平台,推出了用户梦寐以求的安卓客户端。爱思唯尔旗下的两大学术出版数据库Science Direct和Scopus向Mendeley提供开放接口,并实现了功能与信息的整合。

  这些举措改进了Mendeley的产品功能和用户体验,也为爱思唯尔导入了更多流量与用户资源。爱思唯尔的机构市场渠道也帮助Mendeley获得了斯坦福、哈佛和麻省理工等顶级大学机构用户。立足于用户大数据和学术社交,Mendeley的发展方向是构建一个学术文献的社交生态,以便更高效地连接读者、作者、内容与服务;另一方面,利用大数据发展高附加值的信息产品与服务。

  当然,Mendeley在开放理念上作了让步。Mendeley在并购完成后的第一个举措,就是将爱思唯尔出版的数百万篇论文从全文预览数据库中移除,使用户无法社交分享。这些让步事实上削弱了Mendeley相对其他开放平台的竞争优势。目前,由于路径依赖和资源的马太效应,很多用户依然选择Mendeley。

  但是,Zotero,Research Gate,Academia.edu等竞争对手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科研人群,并在开放分享的基础强化学术社交,争夺Mendeley的市场份额。Mendeley用户的社交活跃度在下降,很多昔日活跃的群组和用户变为长期不更新的数字“僵尸”,这也是令人担忧的趋势。

  回顾近3年来学术出版的创新与进化,Mendeley错失了一些创新机遇。当年曾有人预言,Mendeley原有的单篇论文分享模式完全可以发展为学术出版的iTunes——如其颠覆传统唱片业一样颠覆期刊出版。一旦获得爱思唯尔的内容授权,Mendeley可以迅速转型为同时拥有巨量内容和巨量用户的学术内容贩售平台。论文分享可转换为基于微支付的单篇零售模式。但是这一转型并未出现。原因是,爱思唯尔更依赖图书馆订阅市场,不敢冒险自己颠覆自己。

  另一个机遇是替代计量因子(altmetrics)——这一火爆的新模式有望挑战影响因子,而成为新的学术影响力评估方法。早在Impact Story等替代计量因子的平台出现之前,Mendeley的个人图书馆和文章分享已经提供了有价值的大数据,可以通过某篇论文被用户存入个人图书馆、分享和好评的次数来衡量它的影响力。如很多人所建议,Mendeley本可以在这个领域大有作为,甚至成为领导者。但是,爱思唯尔是现行学术评价体系的最大受益者,也是实际操盘者。同样是不愿自己颠覆自己的心态,遏制了Mendeley在这一领域的创新。如今,Mendeley仅仅是替代计量因子体系中的一个指标而已。



节选自拙作 《“出版+互联网”:欧美出版集团的跨界并购与融媒创新》。该论文由《科技与出版》杂志在2015年10期刊发,本博文为其中一个案例分析,考虑与科学网读者的兴趣有关,特分享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3928-954235.html

上一篇:荐文:文化研究权威约翰·哈特利教授对”中国特色“的思考
下一篇:海外学术图书出版面临三方面挑战

18 武夷山 沈律 徐耀 黄永义 张文超 许培扬 王涛 孙学军 姚伟 王毅翔 周春雷 赵凤光 秦承志 翟自洋 王贵林 王启云 tayzan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4-30 07: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