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 ...

已有 4225 次阅读 2013-5-20 08:15 |个人分类:其他杂碎|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镜子, 立委

[5229]blackrain007 2013-5-18 15:06
文章标题:如何认识科研基金?
---- 内容还是有些道理的,先肯定下。但看球了半天,每次读你写的东西,都不知道你说的“镜某”是who!
---- 你叫李维,那就叫李维好了撒,干嘛总是“镜某”、“镜某”的?酸皮呼呼的,感觉总是“兄弟在英国的时候~~~如何如何~~~”
---- 实在忍不住了,才提意见的。望海涵。

博主回复(2013-5-19 03:47):

有一种东西叫风格。风格与萝卜青菜是一家,就不要强求了吧。

“镜某人”是who重要么?立委以为不重要。镜某亦以为不重要。当代文学有一部奇书叫【围城】,围城的作者是个奇人。奇人说过,你一口吃到了鸡蛋,滋味颇不错,算你运气好偷着乐罢了,又管它是谁家母鸡下的呢。

风格各个不同。虽然只是面镜子,其风格与立委却截然不同。不仅是理呆文傻思维定势的区别,行文表达亦南辕北辙。

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 - 说起来那是20+年前了,在欧洲最大的贫民窟里就见识了多种多样的风格,早已见怪不怪了(《朝华午拾:警察抓小偷的故事》《外一篇:亲历英国脱衣舞》)。相比之下,镜某人的风格算是中规中矩了,最多迂腐一些。知识分子哲学家嘛,情有可原。




《朝华午拾:警察抓小偷的故事》

这是一段十四年前在英国曼彻斯特的时候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当时英国经济很糟糕,失业率接近20%,曼城市中心的大学附近有着欧洲最大的贫民窟,大白天也偷盗抢劫成风(多是无所事事、毒品成瘾的黑人 teenagers 所为),还不时听到黑帮火拼的枪声。最可气的是还有成群的高大凶猛的野狗出没,让人心惊肉跳。中国学生图便宜,就近居住在政府给穷人提供的房子里面,整天在贫民窟里受煎熬。不到一年,我两次被抢,一次亲眼看到身边朋友被抢劫,窃贼还分别光顾了我的办公室和宿舍,办公室电脑不好搬,就在上面撒了泡尿。后来一有机会,也不希罕那连续三年的 PhD 奖学金了,赶紧逃离。

警察抓小偷在曼城为什么这么难?除了抓不胜抓、层出不穷外,还有一个独特的环境原因:那贫民窟的楼房是当年英国政府工党在台上时候建造的福利房,免费或低价租给穷人,其特点是,海大,窄长,前后上下贯通,楼道阴暗,各门洞完全类同,而且楼楼之间均有天桥相接,连绵数英里,象个硕大的迷宫。每次在贫民窟行走,看着那黑黝黝的钢筋水泥怪物,不知道有什么贼眼在寻找猎物,什么阴谋正在酝酿,哪个门洞会随时窜出不法之徒。这些不法之徒往往相互接应,有望风的,有行凶的,有假意相助的,警察一来,一窝蜂跑进楼房,上下左右贯通,如鱼得水,警察奈何。一般的抢劫发生太多,见怪不怪,你要是打电话报警,只要没出人命,那边不紧不慢给你登记注册,往往没有下文。

话说圣诞元旦前后的一天,下午四点多,天尽管阴沉(英国天气给个晴脸本来就少见),还没到天黑时分。我从住在贫民窟的同学处出来,下楼看见一个黑人蹲坐在楼道上,心里就有点犹疑,但已经下楼在半道,也不好回去。轻轻说了声 “excuse me”,便强作正经从黑人身旁过去,想加紧步伐逃离。说时迟,那时快,那黑人一个箭步上前,挡住我的去路,手拿小刀(不是专事行凶的匕首,也就比削苹果的刀大一点),说:“摸你,摸你(这是带有曼城口音的“Money, Money”)。这人站在面前,越发显得粗黑高大,那小刀也格外刺目,我哪里见过这个阵势,恨不能有地洞钻进去。我结结巴巴说,”I have no money”。他一边说,”check, check”, 一边将黑手伸进我裤子和胸前口袋搜索,果然没有发现什么。正在我不知所措时,不料这家伙很有绅士风度地跟我说,“I am sorry”,然后一阵风似地消失在门洞,真是来有形,去无踪。我出得门来,看着阴惨的天色,半天惊魂不定。后来,遇到一个纽约客,谈起此事,她告诉我:“看来你们那里的强盗比较文明。要是在纽约,身上没钱,不捅你一刀才怪。我们出门谁敢不带保命钱。”

后来我们到政府管理处申请住房,提到贫民窟的福利房,办事人员个个咬牙切齿,说:“这些房子统统炸平才对。设计建造这些房子的人应该被处死!” 贫民窟福利房成为曼城一个毒瘤。也不怪,把穷人如此密集地集中在一起,孩子从小耳濡目染,恶性循环,不成为犯罪温床才怪。

这些都是10多年前的事了,据说现在英国经济发展良好,贫民窟治安也许改善了吧。纽约市的治安由朱市长起头治理,也大为好转,现在成为国际大都市犯罪率较低的地区了。

2005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后记:有网友想去访贫问苦,追踪恩格斯的足迹,考察当代英国工人阶级的贫民窟,被告知,贫民窟在申奥过程中被摧毁了。机会不再,是贫民窟文化研究的重大损失。



《朝华午拾:亲历英国脱衣舞》(少儿不宜)


刚留学英国,对大学附近的脱衣舞廊充满好奇,可又不好意思去看。后来,脱衣舞俱乐部为招揽顾客,给我们学生宿舍寄优惠券:本俱乐部重视大学生的身心愉快,凡持学生证前来光顾,一律半价优惠。几个男同学一合计,原来都有此愿,一直羞于启齿,又不敢独自前往。正好趁此机会,见一下西洋景。

俱乐部内灯火昏暗,前排座位稀稀拉拉坐着几个猥猥琐琐的老头子,大概是这里的常客。我们一行,赶紧躲到后排座位,不敢出声。观众总共不过20人。小小的戏台子,迎来前后两位白人脱衣女郎。她们随着音乐声,边舞边脱,跟电影上的场景一样。这两个职业脱衣舞女,长相和身材中上,但没有过人之处。并没有如想像般刺激,也没觉得美,总之没有留下什么难忘的印象。舞到后来,只剩下内裤和胸罩,女郎脱下内裤,故作夸张地把它抛向观众,引起一点躁动。接着,她不慌不忙走到前排,光屁股坐到一个老头子膝上,也不嫌弃老头子的猥琐。这肯定是个老顾客,只见他不慌不忙帮助女郎慢慢解开胸罩按扣,女郎故意在他怀中妞妞屁股,撒娇的样子。这一切都很程式化,没有任何戏剧性。女郎一丝不挂返回台上,开始表演最后的几个明显夸张的黄色诱惑动作,总之是吸引观众到她的私处。撅屁股,翘大腿,大劈叉,用手抚弄,本来应该是高潮,但感觉是表演得太职业,很无趣。观众也有些掌声和口哨,但好像只是给女郎一点面子,并没有那种自发气氛。也许由于这是个中低级的脱衣舞俱乐部,水准不够吧。总之,我的感觉是,就是免费,我也不想再来了。一次不看,对不起自己的好奇心,再多看这种没有什么美感的色情表演,实在提不起兴头。

可是,还是看了另一场脱衣舞。这次是在中餐馆给顾客办宴会的小戏台上。我当时正在餐馆打工洗碗,勤工俭学。主厨、二厨、砧板和油锅四个广东人神神秘秘的样子,后来他们告诉我有好戏看,让我照应一下厨房,等他们回来换我去看。我问:"看什么呀?"他们说:"绝对精彩,等一会就知道了"。原来,英国人结婚也"闹新房",其中必演的节目是大宴宾客,并请脱衣女郎来助兴。我不明白这个习俗的来由,感觉好像是为了给新郎新娘和闹新房的亲友刺激一下荷尔蒙的分泌,增加性趣吧。别看英国绅士个个穿得西装革履,一本正经来参加婚宴,跳脱衣舞的时候,他们一样尖叫欢闹。他们一边品尝美味的中华料理和葡萄酒,一边为表演报以热烈的掌声。这次脱衣舞气氛热烈,非那个阴暗狭窄的地下室俱乐部可比。女郎遇到这些衣冠楚楚的绅士顾客,而不是俱乐部里面的猥琐老头子,神情焕发,发挥极好。我在后台侧面观察,总觉得把庄严神圣的婚礼与脱衣女郎的表演结合起来,有点滑稽好笑。

记于2006年4月21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691625.html

上一篇:如何认识科研基金?
下一篇:从今日起,我成为11公的粉

6 李学宽 蔣勁松 刘淼 曹聪 吉宗祥 冯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1 13: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