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床的变迁

已有 3545 次阅读 2012-12-7 20:56 |个人分类:立委随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床是岁月流逝的见证物。

小时候青石板上都可以睡得香甜,对床没有概念,没有要求。在南方的家里都是棕绳床,没有席梦思那样叠床 架屋的繁琐,特别经济实惠,四个木条里面纵横着棕绳,最多上面再铺上些稻草,那叫一个舒坦。

到了夏天,天热难耐,家家都有竹床,放在露天乘凉睡眠,也很不错。

转眼改革开放了,稀里糊涂就出国了,正值而立之年。那时对床也没有讲究,就是与大多数留学生一样到垃圾场捡来别人丢弃的席梦思。也不懂里面的结构和讲究,一样睡得香甜。

开始对床有认识是博士“后”来美工作的时候,而立不惑之间。虽然步入中年,心里并没觉得岁月的流逝和骨质的变化,初来乍到,租了一个公寓,于是就打地铺睡了一周。没想到,这一周下来,全身酸疼,半年也没得恢复,这才发现岁月不饶人,没有席梦思是不行了。

此后的岁月,开始更换不同的席梦思,不断从硬走向软。Extra firm 很快就不能忍受,firm 也逐渐不行了,于是转向软床 Plush,后来就得了依赖症。出差在外,不是 Plush 或者 Pillow-top 的软床或者超软床就睡不着觉,即便睡了,后遗症也严重,又疼又酸,全身不得劲。终于意识到,身体开始沉重,骨头开始老化了。

想起第一次睡席梦思软床。那是89年“风波”后陪导师去德国慕尼黑开机器翻译高峰会议,住在一个四五星的旅馆里面的套间,因为是特邀演讲嘉宾,套间显得有些奢华。我当时最大的抱怨是那床太软,躺下去好像人就陷进去了,辗转反侧,很不习惯。如果不是岁月的因素,睡惯了硬床的人是难以适应软床的。据说延安窑洞出身的毛委员进了中南海还一直排斥席梦思(可他老人家的沙发看上去是全世界最大的软椅),定做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木床。

aging,唉。

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640301.html

上一篇:当面对很烦很难很挑战的时候
下一篇:审稿的“痛苦”

3 庄世宇 蔣勁松 曹聪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5 11: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