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立委随笔:汉语并不简单》

已有 2762 次阅读 2010-1-30 05:02 |个人分类:立委随笔|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汉语并不简单 (456)
Posted by: liwei999
Date: April 22, 2006 10:31AM

>为什么汉语语法相对印欧语系语言要简单得多?
语言类型不同。汉语是所谓孤立语,主要依靠词序和虚词表达语法关系,印欧语系的多数语言依靠形态(语法后缀之类,比如性数格的形态)表达语法关系。

表面上看,汉语没有那些罗嗦的语法限制(主谓语一致关系啦,宾语要求宾格啦,等等),似乎简单,但是没有形态,只能求助于其他手段:语序,虚词或语义搭配。特别是依靠语义搭配的场合,最难掌握。

比如:

“我爱你”为什么不是“你爱我”,那是语序手段决定的,否则不乱套。

“我把作业做完了”,怎么知道“作业”是受事(逻辑宾语),因为有虚词“把”的帮助。

我要吃鸡。
鸡我要吃。
我鸡要吃。

为什么第二句,鸡在头里,没有词序(宾语按照词序要求应该位于动词后)和虚词帮助,它也仍然是受事,那是因为语义搭配:是常识语义告诉我们,人被鸡吃掉的可能几乎没有,而鸡是人类常用的美味食品,所以上述三种表达,语气可能有不同,基本语义关系是不变的。

你想,一个有时需要借助常识语义才能确定关系的语言,容易掌握么?我们是 native speakers, 不觉得,让外国人来学,就太难。他觉得无规则可循,有的多是潜规则。

〉相比之下汉语和英语算是相当接近的.
对。现代英语便得比较接近汉语。但是也不能小瞧了那几个语法后缀的功能:-s, -ed 等。

》为何汉语没有谓语的性数格?这是否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汉人大而化之,不求精进的性格?
这是大胆假设,可我无力求证了,你可以当作一篇语言文化学的博士课题。

Comments (3)

dingdong02月 4th, 2009 at 12:02 pm   edit

要先区分古代汉语、现代汉语

古代汉语,可以从韩语日语中看出其影子。例如“格助词”,好比在主语或宾语背上插上一杆小旗,不讲究语序也不会乱。

现代汉语多不借助“格助词”了,需要加入语序。这与现代英语很接近。

北极星02月 4th, 2009 at 12:04 pm   edit

立委专家这里举的几个例子似乎没有看出中英文的差别啊。
比如“我爱你”“我把作业做完了”,“我要吃鸡” ,相应的英文也是这样说的啊。
而“鸡我要吃”是个不规范的句式,如果用英文说说“Chicken I want to eat”.我相信老外用上您做说的“常识”,也可以明白这话的意思。

dingdong02月 4th, 2009 at 12:14 pm   edit

卡尔那普说:当我们在谈论一个事物时,是在说它的性质;当我们在谈论两个实物时,是在说它们之间的关系。

我理解,这里的性质或关系就是所谓的谓语。一种语言,只要能够把这个刻画清楚即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289120.html

上一篇:立委随笔:联想并购 IBM PC
下一篇:说起中医,我是不大相信的

0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20: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