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语义计算:关于解析逻辑语义角色】

已有 2646 次阅读 2017-1-25 04:56 |个人分类:立委科普|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逻辑语义, 汉语自动分析, Role, labeling

白:
“每人选一种动物做研究。”“每人选一个小伙伴做研究。”

我:
好吧,来两颗圣诞奇异(歧义)树,祝各位圣诞快乐!

当树长得不像树的时候,我们开始怀疑。人可以做研究,动物可以做研究吗?都可以。不过一个主动,一个被动罢了,但汉语的被动不必用显性形式(“被”)。汉语做研究比英语难。
== 汉语被做研究比英语(被做研究)难。
== 对汉语做研究比(对)英语(做研究)难。

总之,“做研究”有两个坑:施事和对象,前者要求【human】or【institution】
后者无要求:无事不可研究。

宋:
有些情形不好办:小王带着哥哥到北京看病。谁看病?
老王带着老伴回乡创办了一所小学。谁创办了这所小学?

我:
parse see see:

宋:
连动结构后动词施事的确定有时是模糊的。

我:
这种模糊貌似不是语言自动分析的问题。因为可以假想有一个没有歧义的表达形式,人要用这种形式去表达上面的两句自然语言语句,我觉得表达的人自己会感到困惑。换句话说,人的表达有时候需要模糊,人的理解有时候也不在乎那个模糊地带的定点。这时候,如果一种表达形式不给模糊留下余地,人就会手足无措,会被逼迫得精细起来。从这个角度看语义计算,有时候我们对这个计算有不合理,也不切实际的要求。人自己都模糊的东西,不能指望机器去黑白分明。人自己需要有模糊区间的表达的时候,不能说这个语言应该清晰到区间的定点。

白:
问题不在于有模糊性,而在于模糊性其实是限制在一个精确的范围里,我们如何把精确范围的表达纳入句法结构的表现?比如这一句“丁丁拉着妈妈去了少儿图书馆”
还有宋老师的两个例子
“小王带着哥哥到北京看病。”“老王带着老伴回乡创办了一所小学。”
“丁丁和/或妈妈”、“小王和/或哥哥”、“老王和/或老伴”
这样的表达应该在句法结构的表现形式上有对应物。
“跑不了是两个之中的一个或两个”
这样的填坑逻辑要能够体现在句法结构的表达之中。

我:
丁丁那句目前是酱紫滴:

我:
白老师说得对。
目前还没有公认表达法 来区分句法关系的两种 or, 但要想加 也不难

白:
next也好,合并也好,说的都是两个谓词有坑要共享,而且共享的位置可能只有一个。现在来了两个候选(就算前一个谓词有一定引导作用但也往往不明确,除了兼语),在没有更多语境信息的情况下,只能是一个有明确嫌疑范围的悬案。

准备了一个坑,两个萝卜都有资格进,弄不好其中一个还可以免额度。这就是“和/或”算子的由来。如果语境能提供进一步的知识,它可以锁定为“和”,也可以退化为“或”,甚至可以精确落地到两个候选当中的一个。

“张三在答辩中回答问题正确。”此句的root在“回答”还是在“正确”?
“回答问题正确”“问题回答得正确”“问题回答得正确了,才能获得奖品”
感觉“回答问题正确”有主谓结构的倾向啊。“回答问题”做主语,“正确”做谓语。可是被后面那些“正确”做补语的出来一搅和,又不坚定了。
“问题回答正确了,才能获得奖品”
“回答问题正确”的最外层说的是“回答问题”还是“回答正确”?我认为是后者。
“正确”是比“回答”高一阶的谓词

单独定性怎么都好办。关键是如果主谓结构成立,那么得字结构的“补语”地位就至少要动摇一下了。或许“得”的作用就是把前面的谓词名词化(降格),以便后面的谓词上位呢。那么,“正确”这个谓词就是个高也能成低也能就的主儿:遇到带“得”的谓词,它当名词吞了;遇到不带“得”的谓词,它当谓词吞了。这是个“变色龙”坑, 我们把这种坑表示为“X”,类似扑克牌里的“混儿”(wildcard)。


当然,root统一为“正确”

这样,跟汉语“张三回答问题正确”或“张三问题回答得正确”对应的英语是 “Zhang San's answers to the questions are correct”。而跟汉语“张三正确地回答了问题”对应的英语是 “Zhang San answered the questions correctly”。

宋老师例子里还涉及到亲属词,亲属词带坑,但坑这里也有一个前置的逻辑门,标配是小王,例外从语境中找小王之外特别提及的说话人乃至外号叫“哥哥”(如张国荣)的命名实体。


【相关】

【李白对话录系列】

中文处理

Parsing

【置顶:立委NLP博文一览】

《朝华午拾》总目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1029752.html

上一篇:【李白之21:萝卜多坑不够咋办】
下一篇:【李白之23:“一切都在变,只有变本身不变”】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9 13: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