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蜂同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yanc

博文

佛罗里达寻虫记之穷寻不如偶遇 精选

已有 4058 次阅读 2018-1-22 04:0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游记, 佛罗里达, 扶桑绵粉蚧, 小菜蛾

佛罗里达寻虫记之

穷寻不如偶遇

陈华燕

前文《佛罗里达寻虫记之佛罗里达大学自然区教学实验室》一文中提到了去佛罗里达的Gainesville盖恩斯维尔)和Orlando(奥兰多)是为了找虫子,要找的虫子正是一些臭名昭著的害虫,扶桑绵粉蚧(Phenacoccussolenopsis Tinsley),小菜蛾(Plutella xylostella (L.)),西花蓟马(Frankliniella occidentalis (Pergande))和棕榈蓟马(Thrips palmi Karny)。扶桑绵粉蚧和西花蓟马原产美国,现在成了很多国家的重要入侵性害虫。小菜蛾则是全球性的重大害虫,为害各种十字花科植物,包括我们常吃的甘蓝和青菜。棕榈蓟马原产东南亚,现在也成了很多国家的重要入侵性害虫。

去佛罗里达找虫子的首要目标是扶桑绵粉蚧,因为2016年在Orlando参加国际昆虫学年会的时候在会议中心附近的扶桑上发现过,知道可以在哪里可以找到。另外,为了确保能找到,又联系了在Gainesville佛罗里达州农业与消费者服务部(Florida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and Consumer Services)工作的朋友,还咨询了同在那里工作的粉蚧研究专家D R Miller 博士,回复说在与他们单位只有一墙之隔的佛罗里达大学自然区教学实验室就能采到这种粉蚧。心中自然是大喜,1217号临近中午到达Gainesville,一出机场,朋友接上我后直奔他们单位。先在他们单位后院找了一番,的确是在一些灌木的根上找到了一些粉蚧,可是不太像我要找的扶桑绵粉蚧。当时已是中午一点,还是不死心,两个人又翻入了佛罗里达大学自然区教学实验室,也就是前文说的那片自然区林子,继续找。这时朋友说怎么找的方法真是让我开了眼界,直感叹隔行真的是如隔山,同样是研究虫子,他要是不说,还真的不知道上哪找去。他说我们要做的不是在扶桑树上找,而是在鬼针草(Bidens pilosa L.)的根部上找,尤其是长在红火蚁(Solenopsis invicta Buren)巢旁边的鬼针草。其实,扶桑绵粉蚧这个种最初就是在一种学名为Solenopsis geminateF.)的火蚁巢上发现的,也是其种本名solenopsis的来源。于是我们两个看到鬼针草就拔,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几天,我一见到鬼针草和红火蚁巢就兴奋。终于在一个红火蚁巢的鬼针草上找到了一些非常像扶桑绵粉蚧的粉蚧,但朋友告诉我,在同一棵植物上可以有好几种近缘种的粉蚧,肉眼看,我们找到的粉蚧肯定是跟扶桑绵粉蚧同一个属的,但是要确定是哪个种,还得第二天回实验室制作玻片后鉴定。两个人找到了两点半,又饿又累,当天只好作罢,约上另一个朋友先吃饭再说。反正已经知道能在哪里找到,鉴定后如果是扶桑绵粉蚧,再回来多采点也很方便。

第二天朋友制作了玻片鉴定,只能鉴定到Phenacoccus这个属,但具体是哪个种还是不能确定。 Miller博士来上班后,他也不能确定,但说他曾经在佛罗里达大学的那片自然区林子里找到过扶桑绵粉蚧,决定19号带我们一起去找。老将出马,似乎就是有点不一样,我们找到了更多的粉蚧,只可惜,跟我们前一天找到的种类差不多。朋友建议,毕竟是到冬天了,再往南点的地方找找可能更容易找到。看来我是要到之前在Orlando会议中心见到过的地方找了,于是决定租车于24号从Gainesville前往Orlando

Orlando之前,当然也没闲着,继续找别的虫子。先是跟一位师兄去了佛罗里达大学的试验田基地,采到了一些小菜蛾的成虫。但蓟马还是没见踪影,另外也想采一些小菜蛾的幼虫。可是师兄要准备回New Hampshire(新罕布什尔)过圣诞节,没法再带我出去逛。于是22号在网上租了23号的车,结果第二天早上按预定的9点半去到机场的租车处时,竟然告诉我说,我要的车型暂时无车可租,只有一辆SUV,但租金要翻一倍,要想租我预定的车型,需要再等4个小时。这可是我第一次租车,竟然还碰上这样的事,真是奇葩的人生总是要碰上奇葩的事啊!接下来几天都要用车,可是没有更多的预算,那就只能等便宜的车了。在机场傻等4个小时好像也不是个事,拿出手机查看机场附近的地图,发现机场旁边就有个自然保护区,手机上显示的步行时间是一个多小时,但我看了地图,出机场不远就可以到达保护区的林子,估摸半个小时作用就可以走到,刚好又背着相机,决定去看看。给租车处留了电话,就开始向保护区步行出发。

后来才发现,步行是个错误的决定,这又是另一个奇葩事的开始。出机场不久,很快就走到了地图显示的保护区边缘,可没想到林子边上全部有铁丝网围着,根本没法像我预想的那样直接穿过林子。可是都到了保护区边上了,不去有点心不甘,于是开始按照地图上的导航走。走了20几分钟,经过一个监狱的时候,地图上显示监狱旁边有条小路可以斜穿林子到达保护区,虽然不是导航给出的路线,但可以少走很多路。不走寻常路是我的一贯作风,于是拐入了那条小路。可是没走多远就到了一个类似贫民窟的地方,有一群像是无家可归的人,大都住在露营帐篷里,有些还住在破旧的房车里。但这绝不是露营的,因为帐篷旁边还晒着衣物,还有人在烧柴火做饭,住地附近也到处是垃圾。这肯定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的聚集地。我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对人有偏见,可我当时腰里跨着个大相机包,又只身一人,还是有点心惊惊的,有种自动送上虎口的感觉。如果真把我给抢了,那真的只能算自己倒霉了。但心里又安慰自己,就在监狱旁边,警察叔叔肯定也在附近嘛,应该没人敢造次吧?咬牙穿过了那片区,来到了一个类似关卡的铁门面前,大开,地图上显示可以继续走。可是越走越可怕,穿过铁门后,路两边的林子里有一些类似劳改犯住的废弃营房,门窗都破了,墙体上有各种涂鸦。这时脑海里浮现但都是美国大片里出现过的类似的犯罪现场。又经过了几个营房,突然看到了一辆警车,我知道不能再往前走了,在这样子的地方,一个人背着包走,警察叔叔碰上,肯定得盘问。赶紧掉头往回走到导航的路线上,这样一折腾,1个小时已经过去了,而导航给的时间显示还需要再走1个多小时才能到达保护区的入口。人生没有捷径,找个虫子也没有捷径呢!幸好只是虚惊一场。然后乖乖跟着导航路线走,七拐八弯的,终于走到保护区门口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2个半小时了。最可气的是,进入保护区,完全不符合我对保护区的想象,植被单一,只有一些松树和棕榈树,完全不见扶桑和鬼针草的影子,除了几只飞得很高的蜻蜓外,其它虫子都没看见。大失所望,于是用Uber叫了辆车回机场乖乖等我要的车。到了下午一点,终于等来了车。办完手续,直奔附近的沃尔玛买水买吃的。搞笑的时,当时没太注意车长什么样,从沃尔玛出来后,找了老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车,真是服了自己了。

吃饱喝足后开始用手机搜附近的农场,竟然还真给我搜到了三个相连的社区有机农场。有机农场,肯定没打农药,如果有蔬菜的话,那肯定可以找到小菜蛾和蓟马。问题是,这样的社区农场大多是私人的,不一定能够私自造访。于是决定前去看看情况再说。到达农场时下午两点左右,真的有一大片蔬菜和草莓,可农场一个人也没有,想找个人人问问也没地找去。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就是拍拍照,抓几只害虫,我还“为民除害”了呢,不至于要把我怎么样吧?后来,正当我在抓虫和拍照起劲的时候,偶尔有农场的工作人员在路上经过,可是没一个人搭理我,看来我是多虑了。忙了2个小时,采到了一些小菜蛾幼虫和蛹,也在草莓和西兰花上拍到了一些蜜蜂。农场上也种有茄子和番茄,可是一只蓟马也没见。

快到下午四点的时候,太阳还很高,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又找了一个叫甜水湿地公园(Sweetwater Wetland Park逛了1个多小时。湿地公园里风景优美,是水鸟和鳄鱼的天堂。不愧是叫甜水湿地公园,人在那里逛了一圈,心情也觉得甜美了起来。

晚上回到师兄家,碰上他刚好要去机场,又把他送到了机场,回来一个人在他家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7点半起来,吃了早餐,作别了师兄家的两只猫,驾车向Orlando的会议中心出发。全程近200公里,已是圣诞节前夕,路车车辆较多,花了近两个小时。会议中心显然没有正在举办的会议,停车场关闭,眼看着扶桑就在路边,但又不能停车。开着车绕了半天,好不容易在一个餐馆前找了个停车位,然后再步行回会议中心找扶桑花。可是会议中心的扶桑花长得太好了,完全不像有粉蚧的迹象。寻遍会议中心周围的扶桑,一无所获,然后直奔我2016年见过有粉蚧的酒店门前。终于找到了那几棵扶桑,可是只找到了一些粉蚧遗留的白色的壳和粉蚧蜜露引起的煤烟,却不见活的粉蚧的踪影。这下我傻眼了,只因前一年匆匆看了一眼你,我驱车两百公里,如今却不见你的踪影,情何以堪?不甘心,又再附近的一片林子里找鬼针草拔了一阵,找到了一些跟在Gainseville找到的类似的粉蚧,虽然种类不确定,总算聊胜于无吧。

到了中午,找到预定的酒店住下,给在Orlando度假的老板和老板娘发短信,报告我到Orlando了。他们住在老板老妈的家,离我住的酒店不远,邀请我到她家一起过圣诞前夕。老板老妈家在一个只有高于65岁的老年人才能购买的小区,都是只有一层的小别墅,房子周围都种着花花草草,路边闲走着毫不怕人的鹤,环境很是优美舒适。唯一有点不好的是,门牌号排列的不是很规律,可以跳号。我从酒店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小区,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找到她的家,而且还是因为看到了我老板的车(我老板直接从Columbus开车到Orlando)。见到了老板和老板娘,大家都很高兴,千里迢迢的,能相聚也不容易。寒暄一番,老板娘问我有没别的安排,我说想找一些在扶桑上的粉蚧。老板娘说,门口有一棵,上面好像有,因为她以前用手机拍过。不会这么巧吧?我们走出门外看看,天纳!还真的有,而且非常像扶桑绵粉蚧!反正,植物确实是扶桑,虫子确实是粉蚧,粉蚧背面确实有像扶桑绵粉蚧那样的黑斑,只不过黑斑小了点,但至少这是最接近的了。可惜的是,因为是来做客,没带大相机,只能用手机凑合着拍。这时,心里又冒出那句话,对摄影师来说,相机就像士兵手里的枪,要永远枪不离手!幸亏带了装有酒精的采集瓶,这点我倒是吸取了教训,我的背包里一般都会装有一两个采集瓶,正如我老板娘说的那样,一看就是搞虫子的人的包。

至此,前面一大堆的流水账,终于烘托出了题目里的那句话,穷寻不如偶遇!这是不是有点像寻找爱情,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不期而遇处?可是这么多年穷寻不着也就算了,但也没有偶遇啊!看来寻找爱情确是比找虫子难多了。


1.鬼针草根部的粉蚧,有点像我要找的扶桑绵粉蚧。


2. 粉蚧专家Miller博士亲自出马帮我找粉蚧,致敬!

3. 佛罗里达大学的试验田基地

4. 在佛罗里达大学试验田基地拍到的小菜蛾成虫,颜色有点怪怪,偏黄,不大像在国内见到的偏白。


5. 社区农场。要找到这么一大片菜地真的不容易。

6. 另一片社区农场

7. 小菜蛾幼虫。一般在叶背取食叶肉剩下一片薄膜,俗称“开天窗”,是小菜蛾为害蔬菜症状的特点。

8. 小菜蛾蛹


9. 访草莓花的蜜蜂

10. 访西兰花的花的蜜蜂。平常看到的都是超市里卖的没开的西兰花,第一次见到盛开的花,到有几分稀奇。

11.Gainseville甜水湿地公园的美丽水道


12.Gainseville甜水湿地公园是水鸟的天堂


13.Gainseville甜水湿地公园也是鳄鱼的天堂。有些鳄鱼就躺在路边,闭目养神,对过往的游客不理不睬。

14.Orlando会议中心。故地重游重游,有种说不出味道的感觉。


15.Orlando会议中心的扶桑长得郁郁葱葱,一只虫子也没有。

16. Orlando会议中心附近的一个扶桑,2016年在上面见过粉蚧,如今却不见粉蚧的踪影。你会驱车200公里去见一棵树吗?

17. 老板老妈家门口一棵扶桑上的粉蚧。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1302-1096108.html

上一篇:你怎样学习效果最好
下一篇:学生眼中的好老师

10 李学宽 文克玲 张晓良 董全 王桂颖 李颖业 杨正瓴 姚卫建 张珑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3 11: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