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面书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eobob ---------且歌且酒 赴汤蹈火 ---------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博文

来宁散记---生活篇

已有 3139 次阅读 2010-12-5 23:16 |个人分类:沽酒金陵--种桑种梓|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题记:八月份来到南京,不觉之间已经四个月,对于一个新地方的感觉,往往是波动几次,然后趋于稳定。具体地来说,最初以为南京那么好,那么必然会感到失望,过段时间发现南京确实很不错,至少相对北京上海而言。

    早晨第一缕阳光越过紫金山,透过茂密的树枝,照进我的窗户,将我桌子上的那本《二刻拍案惊奇》镶上金色的时候,我的闹钟铃声便会想起,多数情况下我会摁掉闹钟,如此反复若干次,大概七点四十多的样子起床。早晨到底应该几点起床?这个问题曾经困扰我很久,特别是参加工作以来我决定改掉中科院时期那种颠倒黑白的作息,准备沐浴在早晨金色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中锻炼锻炼身体,这意味着我必须要在七点起床。正当我下了革命决心,准备把闹铃调前早起晨练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一篇《世界上最为科学的作息时间表》,此文引用英国某大学科研人员的研究成果,证明最佳的起床时间应该在7:30之后。而我向来是相信科学的,因此断然地打消了早起晨练的计划。

    窗前的那棵树枝繁叶茂,遮挡了相当部分的阳光,降低了室内的温度,也导致了入冬以来我依然会时不时受到蚊子的袭击,某天忍无可忍的时候,我提了个单手锯子,跳进防盗护栏院里,将大部分的枝条锯掉,从此以后,蚊子顿然消失。推开窗户,不远处的紫金山便映入眼帘,温暖的阳光照进小屋,我才发觉简陋的寝室竟然有道如此的风景,些许幸福感便涌现出来,这让我一度忘记了生活在眼下中国的事实。

    从住处到单位食堂和办公室,大致不过两分钟,也因此改掉了科学院时期不吃早饭的坏习惯。每天快要八点的时候,吃一份工作以来从未改变并且坚信亘古不变的早餐,一碗豆浆一个肉包,价值RMB1.7元,这让我常常想起在上海读大学时的经典早餐:一包豆奶一个肉包;中午时分,在食堂打两个菜,大致上8块钱,记得从大学到中科院,那时候我坚信中科院食堂的打饭师傅绝对是天底下最小气的吝啬鬼师傅,及至现在,我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仙,惊觉单位食堂师傅竟然远比中科院食堂师傅还要吝啬。不过事情不会是通盘糟糕,恰如同没有事情是完美的道理一样,这里的师傅虽然远比科学院师傅吝啬,但是显然地厨艺水平高于科学院,饭菜味道还算不错。

    所幸的是,住处的街道紧邻大学,因此小小的一条街道便有不下几十家小餐馆,而且价格便宜,于是我晚饭常常在大学里或者街上的小餐馆解决。因为无法忍受顿顿米饭,我决定米饭面食各占半壁江山,中午在单位食堂吃米饭,晚上在外餐馆吃面食。因此我的晚饭常常是一大碗味美价廉的牛肉刀削面,价值6元,比较饿的时候会再加一份大排或者鸡排牛排之类,价值3-4元。然后预算一点水果,这样下来,我每天用于吃饭的开销大概不超过25元。通常情况下,我会步行十多分去附近大学吃晚饭,也算是每天的锻炼,心情好的时候会逛逛大学附近的充满各种特色小店的街道,偶尔也会瞄两眼校园的90后小女生们。走在满是90后的大学校园里,有时候我会扭头四周看看,对比对比,看看我这所谓的80后大叔和90后们到底有哪些区别呢?

    刚来南京,我便决定一定要平衡工作和生活,我应该尽量地拥有好的心情和心态,而非科学院时期一心读书心无外物。于是动用了读研时期积攒的津贴,斥巨资买了辆山地车,淘宝上淘了各种零件,装了个感应器以便计程,顺便加入了南京的一个自行车俱乐部,每个周末都骑车出去溜达溜达,一来锻炼身体,二来熟悉南京。我一个人骑车到江宁看望表弟,单程25公里,也骑车去逛仙林大学城,一个下午来回大约30公里,但我一次也没有参加俱乐部的城外骑行活动。我的逻辑很简单:因为城外骑行得需要件保暖的冲锋衣,而现在冲锋衣价格很贵,我决定在新年打折的时候再买。刚刚工作,手头拮据,物价飞涨,苛政如虎,过日子还得讲究个粗中有细,对吧?

    由于紫金山近在咫尺,所以爬山便是极度方便的事情,如果愿意,每天爬山一次也非难事。因为太近,所以我竟然来了这么久才爬过一次,大概只需一个小时即可登顶。前半截路途平坦坡缓,后半截坡陡,踏着林间的石阶,落叶满地,一路上爬山的人络绎不绝,即便是大冬天也更有中老年流氓裸露着上身爬山,往往背个包,肩膀上勒着两根带子,那样子十分滑稽可笑,流氓气十足。从我住处出来,大概两分钟便到了爬山口,爬山的路上感觉不到阳光,然而当到快要到达最高点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阳光普照,温暖袭来。站在紫金山山顶透过白色的雾霭,整个石头城便在脚下了,尽管裸露上身的老流氓们以及打情骂俏的90后们常常会让俯瞰石头城刚刚产生的那点历史沧桑感慨便立刻烟消云散了。

    每当这个时候,特别是人多的时候,我往往难以回想历史纵横千年中脚下这片土地上所发生的波澜壮阔的故事,以及由此产生的一种美好而忧伤的情怀,于是我便突发奇想:假如我像索罗斯那样富有,我就站在紫金山山顶的军事禁区上,穿一件那种庄稼汉经常穿的无袖大U红背心,叼一支香肠般大小的雪茄,把绿油油的美元大把大把纷纷扬扬地向山下撒去,然后看着潮水般爬山的人们争先恐后的情形,我想那样子怕是年龄如同温爷爷这样的老人们也会如狡兔般健步如飞的吧?当然了,爬山的好处多多,于我而言,上山出一身汗,下山又出汗,因此下了山吃午饭也会出汗,因此劳累回来睡觉也会出汗,爬一次山便出好几次汗,这对我不大爱出汗的人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惬意。这让我保守地规定,每个周末必须爬山一次,或者以大概类似运动量的骑行代替。

    如果爬山不原路返回,而是朝着另一个方向下山,那么便是南京唯一的大学兄弟那里了,偶尔也会和他在明孝陵或者中山陵走走,因为都在紫金山景区所以举步之间便可到达,一起吃吃饭喝点小酒,谈论谈论国事历史。只是Z兄多年单身,近日寻得佳偶一枚,不免冷落了弟兄,而且一贯愤青的此兄,居然几年之间变得尤为平和,我不知道这是南京或是佳偶给他带来的影响了,或者是二者共同作用的结果了。我只知道每每见面,此兄总会对我说,工作也稳定下来了,该是找个女朋友的时候了......

    为了增重,我从淘宝上淘了个飞鸟凳和哑铃,摆在小屋里,本着美好的愿望去锻炼身体,可是眨眼之间寒冬来临,举练哑铃很容易出汗,而冬天洗澡太频繁实在是件不舒服的事情,不过我依然相信寒冬稍过我便大加利用。某天我经过药店,惊喜地发现秤的读数显示我比夏天时多了5公斤,后来我略加计算,我那双双层皮的厚底“踢杀牛”鞋保守估计有1.5-2公斤的重量,更要命的我是吃了晚饭过来,因此应该扣除那一大碗牛肉刀削面的重量,以及冬天衣服的重量,最后我的惊喜在计算中变为沮丧:我还是没有长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本来一直想去学古琴,可是人事处迟迟不肯兑现诺言,迟迟没有补发工资,因此导致我学古琴的计划一度延期。不过我坚信自己会学得很好,因为我发自内心喜欢古琴,几乎是中国文化的一个象征符号。多数的晚上我会听听音乐,看部外语片,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看书或者与工作相关的兴趣部分,然后在十点半的时候撤离办公室,十一点躺下听会儿外语或者看会儿古典历史金融书籍,直到睡意袭来......

    借用小学作文常用的句式来结束生活篇一文,那就是:啊,这就是我的一天,一个单身汉简单而又快乐的一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899-389045.html

上一篇:来宁散记---蜗居篇
下一篇:资治通鉴之我的2010

4 陈绥阳 赵宇 侯成亚 唐常杰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8 08: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