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面书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eobob ---------且歌且酒 赴汤蹈火 ---------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博文

来宁散记---蜗居篇

已有 3055 次阅读 2010-10-28 22:43 |个人分类:沽酒金陵--种桑种梓|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前几天新闻上说,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发出警告,称中国大城市房地产泡沫在膨胀;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竟为这则新闻感到一丝无奈而复杂的欣喜,因为我知道中国的惯例是很在乎老外怎么说但是不大在乎老百姓怎么说的。毫无疑问,高房价问题在中国不仅是民生与社会经济问题,差不多是基本的人性问题了,因此几乎击垮了中国青年的理想,长远来说于国于民族影响恶劣。理论上的出路无非三者之一:或逃离祖国,或本着中国人惯有的老绵羊习性忍着,或反抗,当然还存在其余的或者继承遗产或者嫁娶富人或者中彩票等小概率人和事。

    人们大概早已模糊了主义的问题,或者说现阶段的主义和核心价值都是房子,这对于改革开放之后的人们不知道是喜是忧,喜的是中国人不再变态地追求谁也无法达到的圣人境界,忧的是虽然逃脱了精神枷锁但却渐渐地被物质奴役而丧失人的尊严。胡适早就教导过青年少谈些主义多解决些实际问题。撇开房奴社会和房子主义不谈,面对现实需要在以上几种可能选择其一。显然我不会是个非理性的反抗者,充其量仅仅是博客上发发牢骚罢了;许多同学师兄劝我出国,比之于没人性的房奴主义,我更加不能忍受没有中华文化的生活,加上种种不确定因素,我觉得不如先工作再出去访问之类亦特不恶,当然我会尽可能地劝那些不在乎中国文化的同学好友应该胸怀伟大共产主义抱负尽量出去解放全人类而不要回国;如此说来,我大概不知觉地也成了一只绵羊,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中国人大抵是个绵羊民族罢了。

   单位招聘设了陷阱,算计了我等初出茅庐涉世不深若干善良的中科院小青年们,但我向来以为在中国唯有无能懦夫才会在乎编制问题,除去了被骗的愤恨之外倒也无碍大事。我因不能容忍被骗的怒火中烧一时冲动差点儿立马辞职另寻良家,退而理性思考这样反而损失更大,白花花的一年光阴。于是我鼓励自己道,流氓固然可恨,但是如果足够自信的话应该去改造流氓,那样便是无量功德了,于是我压抑了闪人的念头,留下了。

   公正地来说,在房子压死青年的现实面前,单位虽然采用了幼稚的令人哭笑不得的小孩子伎俩似的招聘陷阱,但是却提供一个至少可以容身的破败职工寝室;据行情称,在大城市即便是破败寝室也算是格外的奢侈了。

   一个炎热的七月份早上,我来到单位职工寝室,大概足有140平米的三室一厅住三个人,我预定了个小的卧室,后来搬走一人,于是偌大的脏乱破旧的房子里就我和另外一个小伙了。屋里满地狼籍,把几个差点儿就可以算是古董的N年前的木柜摆的整齐些,若非我没有力气搬运则早把这些木柜丢垃圾了;窗户上挂着厚厚的尘土,让我深信这玻璃可能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都没有擦过,于是我窗里窗外干抹布湿抹布上上下下清理干净了玻璃,依次擦了桌子和干板床,扫了地,喷了杀虫剂,铺了个凉席,搭了个蚊帐,于是阿弥陀佛暂时可以睡觉了。

    七八月的南京若是蒸笼一般,于是用读研积攒的补助买了个空调装上,顺便又买了个衣柜,在自己小屋里铺了地垫,天气渐渐变凉的时候又买了个热水器,添置了个椰棕床垫,淘宝上买了一床被子,墙壁上挂了个从西藏实验带回来的藏族挂毯,一个藏族姑娘牵了一头牦牛.....后来防止自己继续宅得厉害,便斥巨资买了一辆山地车供周末游走南京城内外,后又淘宝上套了个飞鸟凳和哑铃摆放客厅,以期锻炼些肌肉,毕竟工作了还是要重视些革命的本钱。

    后来发现马桶坏了,继而更为惊讶地是马桶居然坏了至少2年以上,但是屋子里的同事们居然宁愿端水而冲既没有向单位反映也没有自己更换,坏马桶居然了用了好几年,历史之久远以至于他们都不清楚马桶何时坏了,只知道他们来时马桶已坏。知道这些后我几乎晕过去,这让我初涉社会的毛头小子纳闷难道领导就这么可怕到要吃人的地步么,他们居然谨慎到如此地步,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职场处世哲学夹着尾巴做人么?

   于是我给后勤领导打电话,建议单位更换马桶,于是便发生了这件里程碑式的事件:我之前,从来没有人向单位提过此类建议,单位也从未为他们改善过寝室,哪怕是一只马桶。据同事称,去年单位还说加大对职工寝室的改善力度云云;那么如此猜测,明年的总结报告大致上会出现类似的句子:2010年在职工寝室建设方面,我们取得了可喜可贺的巨大成绩,更换了被CCTV推荐信得过的产品“小康”牌马桶一只和若干块玻璃,极大地提高了单身职工的生活水平......

   某天当我在线的时候,威尔士神父很关心地询问起我在新城市的生活情况,我告诉他南京就是孙中山和蒋中正时代的中国首都,小日本犯下的罄竹难书的大屠杀即发生于此。他问我有自己的apartment么,几个房间的?我说我们天朝上国有着这么非凡的世界影响力,你这种小国寡民居然连天朝上国的国情都不了解,我代表温爷爷要斥责你无知可耻该当何罪?!我告诉他,在严重的高估的情况下,北京的研究生平均年薪绝对不超过5000英镑,但是买个房子将近20万英镑,而且是apartment不是house,而且只是70年的居住权并非你们资本主义社会的私人财产。神父听了之后,一声Oh My God之后,下巴掉在了地上就没再起来....

    许久之后,他像是突然在文明社会里发现了山顶洞人的原始生活一样吃惊好奇,说太不可思议了,这种事情发生在西方国家,总统也得辞职。我说听了这个你作为一个神父是不是也忍不住想用方言骂句生平知道的最毒辣的脏话呢,你这下子理解中国青年的艰难了吧,他表示很难过,而且上帝也会难过,安慰我说别太难过do not give up。我笑着说就凭占世界五分之一的无数中国人为一套房子奴役的事实,我便知道上帝一定是不存在的。我又补充说,不过我不会绝望,毕竟我生长在这片文化里,也许我不能改变什么,但是我试图让这个世界在美好的一端上加上轻微的重量,哪怕是非常微弱飘渺的一丝。神父表示熊抱安慰,苦难的孩子们....

     叹世事之艰难,尤以中国青年为甚也!岂不悲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899-378097.html

上一篇:毕业离京琐记(二)
下一篇:来宁散记---生活篇

3 吕乃基 赵宇 侯成亚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5 18: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