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评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hz125 张江科技评论编辑

博文

王建宇院士专访:塑造创新策源力,打造科学新高地

已有 763 次阅读 2019-8-22 17:17 |个人分类:张江科技评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科院, 科技创新, 科创

■ 采访/杨晗之


国家级实验室、顶尖学术研究机构以服务国家战略规划、开展前沿基础研究和高新技术转移为使命,是连接学术界和工业界的重要桥梁,在国家创新体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战略性地位。

面对新一轮的科技革命,作为我国顶尖学术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肩负着怎样的使命?应该如何塑造创新策源力?在上海科创中心建设过程中,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如何发挥连接学术界和工业界的桥梁作用?《张江科技评论》采访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院长王建宇。


打造世界级科技创新策源地

国立科研机构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发达国家普遍成立了国立科研机构,如美国国家实验室、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德国亥姆霍兹联合会等。在我国,中国科学院是代表我国最高科学技术水平、规模最大的自然科学领域的国立科研机构。

王建宇院长介绍,根据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8月的批示,中国科学院牢记责任,积极落实“四个率先”,即率先实现科学技术的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以下简称上海分院)是中国科学院的派出机构,负责联系和管理中国科学院在上海、浙江、福建地区的研究院所工作。“中国科学院在上海的研究机构以创新型国家建设为己任,致力于把科学研究与国家发展进一步结合起来。”王建宇院长说。

从组织机构上看,中国科学院研究机构有4种模式。一是卓越创新中心,致力于科学和技术原创。王建宇院长说:“卓越创新中心的规模不是很大,但要求研究的东西是具有原创性的,在国际基础研究和前沿领域能够达到领先水平。”上海的很多研究机构都是按这个模式进行建设的,如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分子细胞科学卓越创新中心)、神经科学研究所(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等,类似德国的马克斯?普朗克科学促进学会(简称马普学会)。二是与国民经济以及国家重大战略发展密切相关的创新研究院。这类机构体量较大,往往有上千人的规模,主要以应用基础和应用技术研究为主,解决国家重大战略问题,比卓越创新中心从事的研究可能要偏下游一点,类似德国的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会、德国于利希研究中心。三是大科学研究中心,主要以大科学装置为基础,开展科学研究。张江有很多大科学装置,如上海光源、国家蛋白质科学研究(上海)设施、超强超短激光实验装置、软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活细胞成像平台,以及在建的硬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等,是国家科学发展的重大科学平台。“当科学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很多科学研究不是一两个科学家在自己实验室里就能完成的,必须借助大科学装置,而张江的光子科学设施集群正是这样一个开放的平台,向全国以及全世界开放。”王建宇院长说。四是特色研究所,解决国家或地方区域发展的专题问题,侧重于专业性问题而不是综合性问题。

目前,从中国科学院的管理体系、构造上来看,每个研究所需要在4类机构里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而特色优势和成果产出不明显、长期缺乏核心竞争力的研究所将面临改组。这种模式正是中国科学院着力打造科技创新策源地的表现。曾经有一段时间,中国科学院希望研究所是全能的,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产业策划和产业化最好全部在一个地方完成。这是一种比较理想的模式,但实际上发展是比较困难的。“现在的分类,从中国科学院自身发展来看,我个人认为能够让每一个研究机构的特长得到充分发挥。”王建宇院长满怀信心地说,“上海的科创中心建设,为上海成为创新策源地提供了非常好的机遇。中国科学院在上海的研究机构正是遇到了这样的好机遇,所以发展得比较顺利。”


建设科技创新高地

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提出了要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王建宇院长指出,既然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一定要有科学高地,如果这里只是产业发展得很好,但没有科技策源地的话,就达不到科创中心的要求。

作为上海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关键举措和核心任务,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将构建代表世界先进水平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群,提升我国在交叉前沿领域的源头创新能力和科技综合实力,代表国家在更高层次上参与全球科技竞争与合作。中国科学院与上海市政府一起建设的张江实验室、张江药物实验室等平台,都是为建设科学高地而努力的。

具体来讲,中国科学院对上海分院以及上海分院研究机构的发展提出了非常明确的方向,上海的科研力量要作为科创中心建设的主力军或依托力量,发展必须与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紧密结合,而非一般性的合作,更不能游离在之外。王建宇院长说:“经过五六年的努力,我们现在无论从体制上还是机制上都取得了一些成效。体制上最大的变化是,我们正在逐步打破研究所与研究所的围墙或隔阂,也在上海市的统一协调下,打破研究所与高校的壁垒,围绕科创中心建设交叉融合。”体制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科学院和上海市共建了张江实验室。张江实验室最主要的任务是解决国家未来科技发展中的核心问题,或为科技发展提出核心的解决办法,而不是简单的数论文、专利。这样的科研机构建成后一定能真正成为国家科技发展的策源地。

上海除了积极推动作为科创中心核心承载区的张江科学城建设外,还在各个区县建设功能性平台,即科创中心的承载区。“中国科学院在上海一共有15个研究机构,我们鼓励这些研究机构与承载区、平台紧密地结合起来,这样大家就可以非常好地融合到整个上海的科创中心建设中。” 王建宇院长说。


机遇和挑战

对于上海科创中心建设以及科创创新策源地建设所面临的挑战,王建宇院长说:“我觉得现在从体制上已经比较明确,接下来可能要面临更多的压力或者更需要做好的就是机制上的事情。机制上,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观念的转变。尽管目前观念已经转变了很多,但是还需要继续转变。” 这个观念的转变,是指科学家要转变观点,政府官员要转换观念,管理者也要转变观念。

首先,改革过程中要进一步充分发挥科技工作者或者科学家的主观能动性,研究机构要以更宽广的胸怀、更大的包容把他们吸引到这里。对科学家应更加放权,对技术路线和对科研经费的使用要给予更大的宽容度,否则会限制他们发挥作用。对于科研机构的分类改革,应打破条块分割,破除利益壁障,统筹国家、地方、社会各方面力量和资源,形成强大合力。

其次,打造科学高地的管理体制、运行机制、管理机制和用户机制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完善。例如,上海光源是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准建设,由国家和地方共同投资,中国科学院和上海市合作建设的大科学装置。为了积极探索开展实验室新型研发机构的制度创新,上海光源已从中国科学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划转至中国科学院上海高等研究院。从运行机制上来看,机构改革还需要有一个过程,大概还需要二三年才能够稳定下来。从目前体制上来看,大科学装置是解决国家的重大科技战略问题的重要平台,不是简单的属于哪个部门,而是属于国家的。涉及如何运行、如何管理的问题都在探索当中。

作为国内顶尖学术机构,中国科学院如何能更好地成为连接学术界和工业界的桥梁?王建宇院长指出,现在中国科学院面临两个重要任务:一个任务是要解决国家的重大科技问题,包括国家的安全、国家科技的能力以及科学研究的能力,这些工作不一定马上产生巨大的经济价值,但具有深远的意义,如探月、载人航天等;另一个任务是要把技术向产业转化。目前,中国科学院正与上海的区县进行合作,共同建设一些功能性平台。不同于企业,功能型平台通常是非营利机构,体现公共科研属性,主要负责研发产业共性关键技术;不同于科研院所,功能型平台虽然得到财政资助,但采用市场化运作机制、企业化管理模式,并协调社会各方力量共同参与。

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上海微技术工业研究院,这是由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与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政府共同发起成立的新型研发机构,致力于“超越摩尔”技术和物联网应用的创新和产业化。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与奉贤区政府也正在共建传染病免疫诊疗技术协同创新平台,旨在打通从原创发现到创新疫苗和抗体药物的研制路径,提升我国传染病相关生物医药领域的国际竞争力。类似的平台上海还有很多,在技术转化过程中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现在由地方政府和企业共同来支撑这样的平台,就解决了转化的第一个难题。“我认为,上海市的功能性平台建设,给中国科学院的科研成果转化带来了更多的希望。”王建宇院长说。


——选自《张江科技评论》2019年第二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8-1194813.html

上一篇:6位专业大咖联合推荐新书:《上市科创板》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8 09: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