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达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illside 思接地质年代,眼扫地球内外 …… 跋涉于水文水资源、地理科学、土地利用与规划、科学思辨、中外哲学

博文

我与李小文老师的科学网友缘——第一次见面竟已是最后一次见面 精选

已有 11246 次阅读 2015-1-10 18:32 |个人分类:人物沧桑|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李小文| 李小文

           

           ——李小文老师作为我博客文字的第1个访客,他的访问与点评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是“网上好友”,又堪称“网上好友”(我与小文博友不在对方的“好友”名单)

            ——李小文博友虽然在网络上离开了心爱的科学网与朋友们,但他的心灵驻在天空遥望

            ——李小文先生既是成就卓然的科学家,又是充满人文关怀的思想者与社会评论家

   我与李小文老师2010年在科学网相识,他是我博客帖子的第1个留有头像的访客,也即是我博客开张之后的第一个科学网读者(由此可以想见他对于新博主的留意)。记得我开博没多久,写了一篇“二胡独奏”(胡耀邦与胡福明)的帖子,竟很快被小文老师发现并进行了点评,使我感到了共鸣。

   小文老师的博文观者如云,而我的博客才疏学浅、应者廖廖。不过,各有各的安然与关切。

   尽管在学问上相差甚远,一天一地。但在思想层面,我将小文老师引为同道与知音。

   从网页上看,我与小文老师都不在所谓的好友名单里。这与我的谨小慎微的个性相关,小文老师看来也没有在网页上追加好友的习惯。在博客上,我从不主动邀请别人作为好友,但这并不代表我不将他们视作朋友。

   说实话,我并不是小文先生博文的追捧者,但这并不代表我不支持他的观点。有点惭愧,一是我习惯自说自话,很少阅读他的博文,反而是他间或点评我的博文;二是我对于小文老师的博文从不点评,因为我认为博友点评很多,他可能无暇回复,我更愿意给他发短消息。三是我从不推荐他的博文,因为我认为他的博文不缺推荐者,我不太喜欢凑热闹。

   去年,小文老师发短信邀我参加他的院士咨询项目。我知道,他主要是看我对水文水资源研究有些热心,想让我在遥感在水文水资源应用方面提些想法(我被分配在再生资源小组)。

   不久前(2014年11月5-6日),赴北师大参加咨询项目的前期讨论。会议之余,我想去访一下小文老师,但熟悉他近况的清华大学赵红蕊老师说,李老师当天(6日)刚从医院出院,身体虚弱,不宜打扰,建议以后再碰面。我觉得,我难得去北京,加之本次赴京本就是响应李老师的约请。我在纠结之下,仍觉得应当告知一下。我当天中午前趁时间空隙去了国家气象局李庆祥研究员处拜访,并借李庆祥博友的电脑在科学网给小文老师留言,称已抵京,如他方便,我打算探望一下。后来我与李庆祥博友在国家气象局食堂吃中饭,因上午在北师大开会时关了提示音,没有留意手机。一出食堂门,就发现手机上有一个多次未接的陌生电话,回拨才发现是李小文老师打来的,可惜当时我没有听到。平常我与李老师网上聊天为主,没有电话联络。我在电话中表示如果李老师方便,我想去拜访一下。他热情地表示欢迎,并与出租司机通话,详细介绍如何前往。我本次所以执意联络,是我认为与李老师在网上交往多年,他是愿意与我当面一叙的,以后很难有合适的机会。到得李老师家中,他说上午刚出院,已接待了几拨客人。他询问我的工作是否顺心、会议效果如何,我说各方面均好,进展正常。我劝他尽量少喝酒,李夫人说,最近已经遵从医嘱,戒酒了。我祝他永褒一颗纯真的心(他的博客头像是一名稚童)。交谈时,他告诉我,他上午出院并在家接待客人之后,就急切地登录了分别多日的科学网,并在中午前不久很快就看到了我刚发出的已抵京参会的留言与电话号码,因此才给我打了电话进行联络。因为中午时分,李老师有午休的习惯,所以简短攀谈后我就告辞了。说实话,他看出去精神有此虚弱,我对他的身体状况感到忧虑,但很希望他能够康复。有点出乎我意料的是,他这么快就离开他心爱的科学网与广大博友们。


附1: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0729-842133.html

              北京出差,轮访均首度谋面的李庆祥、李小文、尚松浩三博友

附2: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84-755622.html

                          (李小文)答博友陈昌春

附3: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0729-755670.html

            “升尺度、降尺度”宜改为“尺度粗化、尺度细化“- 一答小文博友

附4: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0729-755735.html

             地学领域的升降尺度是什么?都是梯子惹的祸!——二答小文博友


附5:我与李小文先生的往来短消息摘录(我想,小文先生如果在天有灵,是不会反对公开的)

hillside 2010-4-16 12:12

李老师:您好!
感谢你对我作为新加入科学网博客一员的一览!
我断断续续从事地理工作,但天资平平,然抱屡败屡战之心态,努力奋斗。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遥感学院资源环境与城乡规划管理系陈昌春
hillside 2010-4-18 22:36

李老师:您好!

再次感谢您成为我博客的第一个访客。我并在武夷山老师留言的鼓励下写了一些博文,如有空可回点一下。

本次告诉您一个消息:
我上周刚开博,但我又打算停了,所以给曾关心过我的论坛前辈一个交待。
我目前正在读博,进展不顺,原打算来学习SCI写作经验什么的,一时手痒,开了个博。
我这次短暂的写博经历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作为我们地理学界的大家的您成了我的第一个访客,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武夷山老师给我帖的留言也使我收益匪浅。
博可能还是要上的,只是时间有限,可能只能潜水了。李老师的博客一直留给我很深的印象,让我学到不少东西。
   
              谢谢!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遥感学院资源环境与城乡规划管理系                         陈昌春hillside 2011-6-15 22:24

李老师:您好!看了《黄老邪关于科学网李小文的声明》,我觉得您面临着压力,但我也认为您人为地制造了身份危机。我从不指望你的回复,现在更不指望。但是,我愿意以一个地理人的身份向您表示敬意,肖传国博客上有跟帖指你是八十年代的方励之。不管别人说什么,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管发生什么,我都默默地支持您(您所说的往往是我想到了,但没有勇气去公开面对的)。当然,勇气是相对的,我并不怕事,主要是不想陷入麻烦,反而失去了思考的自由。
  我曾经写过”二胡独奏“的博文,在博坛上,我依然愿意独奏,从不在意有无观众。
     祝  生活之树长青!
         陈昌春lix 2011-6-15 23:22

谢谢!


hillside 2011-6-16 18:29

            奇文同赏析
李老师:您好!科学网新闻报道:清华教授宫鹏《自然》发文论中国粮食安全(China needs no foreign help to feed itself)。我个人感觉与钱学森预报粮食产量类似。
河南大学开设“新闻发言人”专业引质疑
宫鹏忽然变成了发言人角色,可喜可贺!?
我不知道宫鹏是否能像周立三先生一样代表了国情研究者。
  一时愚见,聊博一哂!


hillside 2011-6-16 19:02

李老师:您好!原谅我再次打搅。...我认为他(hillside:名字略)说的“我相信肯定有很多学生要超过我,而且将要有越来越多的学生超过我,这是必然的事。我想,这也是所有为人师者的愿望。”
  我认为,这很矫情。作为一个有思想、有深度的教师,有少量学生赶上或超过都肯定不是大概率事件。
  我认为,科学知识或许可以传授,但科学思想、人文修养是难以外加的。
  比如您,即使将来有学生在专业上有所突破,您的人文关怀也是难以企及的。
  如您觉得已构成骚扰,请直接告知或不予回复即可。我即不再叨扰。
               陈昌春lix 2011-6-16 19:34

没关系的。都有说自己意见的权利。


hillside 2011-6-16 20:32

一天全骚扰。
因为你不愿明确身份。下面的话就当戏说。
作为地理人,我尊敬有知识的人,但往往敬而远之者居多。
我对“您”的敬意主要是来自于您批驳姚文元的文章。尽管它没有发表,但在我的心目中,它的思想价值超过“您”的成名作(模型)。
如与您无关,就当我讲故事好了。


hillside 2012-1-4 23:48

李老师:您好!本人开博几天内,即受到您与武夷山老师的点评。对于鼓励本人深表谢谢!因时间原因,我正考虑少写或暂停书写。在此时刻,继续感谢您给予洪水三要素的一点想法给予的支持。我刚才上传了可下载的英文水文地理书籍目录,感觉有些不安。因为涉及知识产权问题,我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是否可以给我一个意见?如您认为不妥,我将删去介绍的二帖

lix 2012-1-5 02:49

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妥。您已经提醒下载者注意知识产权了,同时您并未牟利,只是传播知识。不应该有麻烦的。小文


hillside 2012-1-5 12:11

谢谢李老师!


hillside 2012-1-18 13:17

李老师:您好!因时间关系,我考虑暂停休博时,您对我的洪水四要素一文予以推荐。我又继续写了一阵,可渐少或渐止。今日又写了一篇:令人费解的“指数幂”——数学“基本初等五函数”实为“四函数”。想听听您的意见。如有余暇请一阅。又:我并不太喜欢热闹,三五知己叙谈足矣,可惜可遇不可求,只得到科学网自说自话了。
祝网游快乐!
陈昌春


hillside 2012-1-19 10:28

谢谢李老师到本博一游!
祝寒假快乐、龙年快乐!

陈昌春hillside 2012-1-19 12:19

从博友彭真明“[转载]我校成立资源与环境学院”中惊悉:电子科大资源与环境学院院长李小文院士感谢学校的信任、各部门的关心和支持。
先向李老师表示祝贺。但从照片看,容颜有些岁月痕迹,希望李老师身体健康。毕竟身体是自己的。
陈昌春


lix 2012-1-19 16:02

说得是。我只是挂个名。也祝您春节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hillside 2012-1-19 16:13

那我就放心了。尽管有非议之声,但李老师的社会情怀我表示完成理解与支持(见于《写了半天,不知科学网的主题是什么——博文分级谈》)。只不过本人因学业(老博士在读尚未毕业)未成,不敢多分心了。
祝李老师永远大旗飘飘、风神依然!


陈昌春hillside 2012-8-2 19:18

李老师:您好!
本人因时间紧张与个人爱好,自说自话为主。前几天对北京暴雨灾难有病呻吟,发了一声叹息博文《情陷泼水结》,被张其瑶编辑发现后,约登在中国科学报博客版上。
我因经历与工力原因,可谓不稂不莠。但思考之心未泯。今日想到一联“面子上的科学家、骨子里的思想家”,本来是用于描述我个人的长远追求,但发现与李老师的性格似乎有些类似。我想用此语表示敬意,望不以为忤。比如宫鹏,尽管似乎对传统文化有思考,值得佩服,但我是不会将“思想家”的头衔随便送人的。这是我送出的第一顶,希望没有马屁之嫌。
说实话,从李老师的文革文章,我就认为李老师是一个值得钦敬的思想者。
别人往往只将您看成科学家,希望我是不多的将您看成思想家的人之一。
               地理人   陈昌春

lix 2012-8-3 00:07

谢谢夸奖!我也很喜欢您的博文。希望以后多指教!


hillside 2012-8-3 11:37

谢谢李老师!
祝寿比南山,思驰东海!


hillside 2012-12-9 23:14

老邪辗转数地,住院近两月,现已回到北京。”
现向李老师致以热烈的问候!
本人自2008年开博以来,最早的博文《二胡合奏》就得到李老师的点评,本人深感快慰与惊喜。因为胡福明乃彼人母校所出,且南大视为骄傲,且胡耀邦暗中主控,故有“二胡”之串,当时对此想法曾自鸣得意,经李老师点评后,深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攀。
我开博的目的是以文会友,但至今为止,我仍然自觉处于一人独唱状态。不由得对于李老师高朋满座深表钦佩。
丁裕国老师最近不幸逝世,我深感失落,他是我在科学网结识的属于忘年交的朋友,但我未敢引为知音,无法自做多情。
您的勇气是我所佩服的。正如我在南大的硕士导师,我与其他学生的学术崇敬迥然有别,我佩服的是他博士阶段对于马克思绝对地租论的否定。
对于您,我佩服或留在心里的,还是您那段政治岁月的勇气。
作为博友,我希望您保重自己的身体,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看似戏说、实则极严肃的大问题的言说。


hillside 2012-12-9 23:43

尽管我学养有限,但我自感承袭鲁迅、顾准、殷海光一路的独立精神。最后,我还愿意送给您一句我对您的评价:“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除了上次对你的赞叹之外,这是我第二次,也是在科学网上唯一送出的赞美。
当然,我总是希望科学网上的地理人多多益善。特别是深度的思想者,当然这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hillside 2013-12-15 21:34

小文老师:您好!
有语说,奇文相与析。我突然发觉我写了一篇奇文《夏朝的立国与亡国——成亦洪水,败亦洪水?大禹曾治水二千年!?》http://bbs.sciencenet.cn/blog-350729-749831.html ,有兴不妨浏览一下。
因时间关系,内容未经认真组织,只是随兴而发。


lix 2013-12-15 22:34

看过,谢谢!主要不懂 a BP 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BC是公元前这一种表达。“距今”另有缩写。所以不敢发言


hillside 2013-12-15 23:16

感谢小文老师的及时提醒,真是出了一身冷汗,否则真成了奇文了。
还是我学艺不精,一时没有多想,误将BP当成BC呢。
我仅给您一人推荐过这一次。
目前的题目是临时更换。武夷山阅读的标题还是原标题,即现在恢复的原标题。
“谢”就一个字!


hillside 2013-12-15 23:30

我再一想,原标题《夏朝的立国与亡国——成亦洪水,败亦洪水?___夏朝灭亡原因猜想》依然有问题。因此,此篇博文内容还是有问题。问题还是出在我没有加以多想,将不太常见的BP误看作BC了。
再次谢谢李老师!


hillside 2014-1-2 17:27

李老师:您好!
因您一般可能无暇细看回帖,我干脆将回帖作为问候。
祝新年快乐!
[16]陈昌春2014-1-2 17:23
我试着对一下李老师的上联:
耶娘耶苏,不输耶鲁
下联试释:名校虽重要,感恩更可贵。
注:“耶娘”在古文中通“爷娘”。“耶稣”在早期的圣经翻译中常作“耶苏”,这种译法我觉得比“耶稣”雅致。“苏”可收一语双关之妙,除谐音外,又可直接表示耶稣的重生。
下面摘录网页文字若干:
稣 (1) 穌 sū (2) (形声。从禾,鱼声。“苏”的本字。艸、禾义通。“稣”常用为“苏醒”义) (3) 同“苏” [same as “苏”] 稣,把取禾若也。――《说文》。段玉裁改为“杷取禾若也”,并注:“杷,各本作把,今正。禾若散乱,杷而取之,不当言把也。 (4) 转意为死而复生,苏醒,复活。今作“苏” [revive;come around;recover consciousness] 留尸十日,平旦喉中有声如雨,俄而稣活――《法苑珠林》 “穌”另见 sū(苏) 稣(穌) sū ㄙㄨˉ 同“苏”③。〔耶~〕见“耶”。


lix 2014-1-2 17:37

谢谢!也祝新年快乐!
有篇短文,能否帮忙拍砖?最好加一个小流域的例子。


hillside 2014-1-4 12:01

先说得罪了。小文老师是前辈了,原谅我直呼“小文博友”。
不过,我非常赞同小文老师的心胸与气度,是我等参与者的缘份与福份。
可以说,我从不乱赞别人。试举二例:一(如能保密最好):我在科学网从未追加过一个好友。联系较多的张学文先生我也私下直言相告。好友不在纸面上。二、我已过半百年月,没有一个引为真正意义的知心朋友。我常羡慕“斯世得一知己足矣”,这对我而言可能永远是梦想了。
回到正题:
我写了一个回复,有空请一阅。
“升尺度、降尺度”宜改为“尺度粗化、尺度细化“——答小文博友


hillside 2014-1-4 12:05

补:“今年八月底我在南大地理学院延搁多年的毕业学业属于完成”中“毕业学业”为“博士学业”。我因对“人”的问题过于关注,对其他事情疏于投入,致落别人之“掩口葫芦”,但我并不介意。
严格说来,只是获得自然地理学博士毕业证书,学位因发表论文原因仍在等待之中。


hillside 2014-1-10 20:38

小文老师:您好!不知我的“二答”是否给您带来困扰,如觉得不妥,我将改换名称。
另外,您那天尺度转换回信中提到“小流域”,我自己可谓不闭合流域的不入流的流民,对小流域并无多少认识。当时曾想起小流域方面的专家顾慰祖先生。因他最近邮件中给我一个论文链接,顺便撰一博文进行介绍:
“流域实验水文学面临的挑战/2013—《武训传》观众顾慰祖先生著?”
我觉得观众问题目前不适宜找顾先生直接核实,还是网搜为妙。不过,一时之间,没有结果。不知李老师对“此顾是否彼顾”有何见解。
顺祝时祺!


hillside 2014-1-10 22:42

李老师:您好!
经过考虑,我将“流域实验水文学面临的挑战/2013—《武训传》观众顾慰祖先生著?”改为中规中矩的介绍帖了,避免给顾老先生带来可能的、不必要的困扰。
因此,也不麻烦您对“此顾是否彼顾”费神了。hillside 2014-1-13 00:38

小文老师:你好!
我写了一篇奇文《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原因之我见——似被忽视的干旱视角》,有空请一览。hillside 2014-1-13 00:39

但愿这篇奇文没有硬伤。感谢上次对于大禹治水一文中“BP”的指正。


hillside 2014-8-8 18:25

李老师:您好!
今天读了《【地图之问】《皇舆全览图》的辉煌与遗憾》,感觉很精彩。反腐尽管深得人心,但制度建设更为重要。与此同时,不管是出于什么的意思,中国科研及经费管理也在一定程度陷入困局,王铮的“哥哥行不得也7”也有描述。李老师的“将科研人员作倡优蓄之”一文我觉得在无奈中显出智慧(未细看全帖)。
阅读之下,有几个小问题说明一下:
1.“滑坡,崩角,泥石流之类”中可能是“崩塌“

2.[27]李小文2014-7-5 19:06
哇!不好意思,没听说过世界动力分布地图。能简介一下吗?

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好像您说过有电子版?有利用的规定和办法吗?

《中国历史地图集》有电子版8册,原来颇多资料的新浪爱问在严格监控之下似乎泻肚了。
祝 身心愉快!
陈昌春


lix 2014-8-8 20:55

谢谢


附6:我与小文先生的往来邮件

1.求助:咨询报告
发件人"李小文" <lix@bnu.edu.cn>
日 期1970年01月01日 星期四 08:00
收件人changchunc@nuist.edu.cn


昌春博友,您好!

我奉命给国务院写一个咨询报告,主题是以遥感数据共享作先行,突破行业壁垒,倒逼在数据共享方面大家有所前进。课题组设立了个水文水利小组,但真正的行家不多。从网上了解,您还是比较注意这方面的情况和动向的。所以我想邀请您参加该小组的工作。这没有什么经费支持,主要是义务劳动。但报告写好了,对年青人今后的发展绝对有益。不知愿意帮忙否?

谢谢考虑。

小文


2.Re: Re:求助:咨询报告
发件人"李小文" <lix@bnu.edu.cn>
日 期1970年01月01日 星期四 08:00
收件人"Changchun Chen" <001309@nuist.edu.cn>

昌春博士,您好!

可能我没有讲清楚,水文水利小组负责人是清华大学的赵红蕊教授。我虽然名义上是总负责人,但此事还没有通知赵教授。我因为明天又上火车,上网不便。我建议您直接和赵教授联系,可附上我们联系的email。百度百科赵红蕊清华大学,有她的简历。我有便时也知告她一下。我手上没有她的email地址,这个软件写信半路上怎么找,我还不会:(

谢谢!

小文

3.Re: 中国地图学史 (美)余定国著
发件人"lix" <lix@bnu.edu.cn>
日 期2014年08月09日 星期六 00:36
收件人"Changchun Chen" <001309@nuist.edu.cn>
昌春学弟,您好!
 
收全了。谢谢!
 
小文
----- Original Message -----
Sent: Friday, August 08, 2014 9:30 PM
Subject: 中国地图学史 (美)余定国著
李老师:您好!
顺便发送中国地图学史 (美)余定国著,请查收。不过,字迹不太清楚!

        陈昌春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0729-858142.html

上一篇:鄱阳湖逼近极枯水位 湖中明代石桥显露 —— 年末假新闻?!
下一篇:李小文既是著名科学家,又是充满人文关怀的思想者与社会评论家

28 蔡小宁 杨正瓴 李伟钢 姬扬 罗德海 张忆文 李子欣 禹荣明 赵美娣 吕洪波 周可真 黄仁勇 李庆祥 彭渤 李志军 李志俊 卫军英 廖晓琳 柳艺博 张余庆 蔡庆华 王峻晔 徐晓 李土荣 余世锋 程娟 杨学祥 dchl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4 0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