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达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illside 思接地质年代,眼扫地球内外 …… 跋涉于水文水资源、地理科学、土地利用与规划、科学思辨、中外哲学

博文

马克思的《资本论》在文献引用上,是否仍“迄今无学者发现错误”?

已有 8079 次阅读 2021-2-15 13:58 |个人分类:人文与哲学思辨|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马克思的《资本论》在文献引用上,是否仍“迄今无学者发现错误”?

          ——说明:本文仅介绍《资本论》文献引用情况的信息

  浏览《中国通史21第12卷近代后编1919-1949上》,看到里面提及马克思当时曾对友人说,《资本论》在文献引用上,迄今无学者发现错误。由此可以判断,马克思追求学术严谨的精神令人赞叹。从网络消息看,时隔150多年(1867年9月14日《资本论》第一卷在汉堡正式出版,其余各卷在他1883年逝世以后由恩格斯整理出版), 广州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相秀丽老师发现恩格斯认为马克思《资本论》中的一篇引用错误,其实马克思的引用没有错误,只是未明确标注而已。

image.png

附1:http://www.wenxue100.com/baokan/23591.thtml

          “卡尔·马克思是怎样引证的”

  ......在征引材料问题上,可以说,马克思和恩格斯为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李振宏先生在通读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特别是阅读他们的书信之后,因深深地为他们的伟大的人格所打动,撰写了《伟大的人格》一书,其中有专门阐述“卡尔·马克思是怎样引证的”一节。根据李振宏先生的研究,在征引资料方面非常得严谨和慎重,是作为科学家的马克思、恩格斯的宝贵的学术品质。“关于《资本论》,马克思说过:‘我的《资本论》(原双引号,而非书名号。——笔者注)一书引起了特别大的愤恨,因为书中引用了许多官方材料来评述资本主义制度,而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学者能从这些材料中找到一个错误。’关于《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恩格斯也说过类似的话:‘我的观点和我所引用的事实都将遭到各方面的攻击和否定……但是我要毫不迟疑地向英国资产阶级挑战:让他们根据像我所引用的这样可靠的证据,指出哪怕是一件多少能影响到我的整个观点的不确切的事实吧。”’(同上,第75页。马克思、恩格斯的话分别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22卷,第165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2卷,第278-279页)在研究了“卡尔,马克思是怎样引证的”之后,李振宏先生充满激情地写道:“马克思主义的学说之所以正确,能立于不败之地,当然首先是由于它的科学性,深刻性,而……事实证明,也还因为他们的学说在材料运用方面有着坚实的基础。他们征引资料,真正做到了忠实与准确。否则,一条引文出了问题,整个理论的声誉都将受到极大的损伤。”(李振宏:《伟大的人格》,第81页)

附2:http://ex.cssn.cn/zx/bwyc/201907/t20190725_4938898.shtml

           查究《资本论》文献注释问题

       20190725 09: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相秀丽

  《资本论》第一卷注释总量超过1000条,平均每章有40多条,内容涉及广博复杂的文献关系和思想关系。马克思去世后,恩格斯和爱琳娜•马克思又拾遗补阙,使注释信息更加完备。然而,《资本论》中有几处引文并未标明准确出处,这也成为国内外马克思文献编辑研究的关注点之一。 

                    缺少的引文注释 

  在《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四版的“序言”中,恩格斯介绍有关的编辑情况后总结说:“只有一段引文没有找到出处,这就是理查•琼斯的一段话;马克思大概把书名写错了。所有其余的引文都仍然具有充分的说服力,甚至以其现在的确切形式而更加具有说服力了。”在此之后,与《资本论》第一卷注释有关的编辑工作大概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以下简称MEGA2)为最重要了。 

  这里的问题在于,《资本论》中并非“只有一段引文没有找到出处”。事实上,《资本论》第一卷至少还有一处重要的引文是没给出处的,这段内容还比较长,马克思未注,恩格斯也给漏掉了。 

  那么MEGA2是否解决了这个引文来源问题呢?MEGA2觉察到了这一点,但它在做注时表示“Die Quelle konnte nicht ermittelt werden”,意思是“来源未能查实”。这个标注在MEGA2的《资本论》第一卷其他各版本也是一样。这段缺注引文的内容是:“治安法官的互相矛盾的判决,造成十分不正常的、无政府的状态。在约克郡是一种法律,在兰开夏郡又是一种法律,在兰开夏郡的某一教区是一种法律,在邻近的教区又是一种法律。大城市的工厂主可以逃避法律,小地方的工厂主找不到必要的人手来实行换班制度,更不必说把工人从一个工厂调到另一个工厂……” 

  对于类似的注释,相对于其他版本,中文版《资本论》第一卷自有长处。例如马克思提及的中国人王茂荫,中文版很早就给出了原本所没有的详细注释。郭沫若、吴晗等史学家在20世纪30年代还曾撰文专论马克思笔下这位清朝大臣的履历和有关的财政主张。事实上,涉及王茂荫,中文版已经不只是翻译,而是修证了马克思的原文,将“Der Finanzmandarin Wan-mao-in”表述为“清朝户部右侍郎王茂荫”,而不是单纯翻译为“满清财政大员王茂荫”。不过,对上面那则缺注引文,各中文版也未置一词,就是最新的依据MEGA2校订的中文版也是这样。 

                 来自《工厂视察员报告》              

  我们可否解决MEGA2发现却未解决的问题呢?有时候是可以的。依据既往学术积累,笔者比较熟悉英国《工厂视察员报告》这一缺注引文按内容看应该就出自这类材料。《资本论》第一卷引用了1842年到1867年的数十期《工厂视察员报告》。上述缺注引文正处于《资本论》引用《工厂视察员报告》最频密的第八章,凭借导出引文的引语“甚至一部分工厂主也抱怨起来”,以及引文本身和其他上下文,有理由推断,它就出自《工厂视察员报告》。 

  根据本文所掌握的《工厂视察员报告》,确实找不到与这段引文刚好吻合的一个片断。这大概就是MEGA2做出上述声明的原因。但考虑到马克思的引用有时是比较自由的,所以也许不必拘泥于寻找单个片断。 

  一方面,引文的大部分即“治安法官的互相矛盾的判决,造成十分不正常的、无政府的状态。在约克郡是一种法律,在兰开夏郡又是一种法律,在兰开夏郡的某一教区是一种法律,在邻近的教区又是一种法律”,其实出自“截至18491031日的《工厂视察员报告》”第1112页上的内容,原是视察员霍纳的话:“在我视察的地区,治安法官们这些矛盾的判决,造成了不正常的和十分令人不快的状况,使部分工厂主及其工人的抱怨激增。不仅在约克郡是一种法律,在兰开夏郡又是一种法律,而且在兰开夏郡的某一教区是一种法律,在邻近的教区又是一种法律;……”其中状语“使……激增”在引文中被省略了。被省略短语的部分意思却刚好构成马克思以自己的口吻所说的“一部分工厂主也抱怨起来”。这部分内容的文献来源可以说就此落实了。 

  另一方面,《资本论》第一卷的有些引用,从表述方式上看是单一的,其文献来源却不单一。对此,MEGA2的注释办法是把几处来源一并列出。这在形式上不够简明,但在内容上则指明了引文的实际来源。前面恩格斯说的那个找不到出处的引文,MEGA2就是这样处理的。也就是说,对马克思所引琼斯“从别人的收入中节约下来从而要经过一个预先的积累过程的基金的形式”这个短语,注释给出了5个自然段、字数10倍于引文的原文(参阅MEGA2 II/10, S. 10581059)。照此方式,剩余的小部分引文内容的来源也就可以落实了。笔者曾在德国《马克思恩格斯年鉴》(Marx Engels Jahrbuch2017/2018))上撰文(An Investigation of the Origin of a Quotation in Capital Vol.1)详细论证了对这一缺注引文的整个探索性注释,情节繁难,限于篇幅,此处不赘,而只按MEGA2的标准格式列出最终的注释结果: 

  《工厂视察员报告。18491031日》,伦敦1850年版第1112页:在我视察的地区,治安法官们这些矛盾的判决,造成了不正常的和十分令人不快的状况,使部分工厂主及其工人的抱怨激增。不仅在约克郡是一种法律,在兰开夏郡又是一种法律,而且在兰开夏郡的某一教区是一种法律,在邻近的教区又是一种法律;这类问题影响着利润和工资,就像它影响着工人阶级的道德和社会处境一样。 

  《工厂视察员报告。18491031日》,伦敦1850年版第9页:我们可以补充说,小地方的工厂主会被挑出来进行起诉,而同一个郡大城市里的资本家却可以逃避法律,这对我们来说是最特别的,看起来也是不公平的。 

  《工厂视察员报告。1849430日》,伦敦1849年版第7页:另一方面,对我来说明显的是,用少年和妇女的换班制度使劳动法制化,其实施对所有小地方的工厂最有害,那里不易找到更多的人手来换班;联合王国里占比最大的工厂都是这种处境;在大城市建厂又需要额外资金,那种地方对工厂人口的身心健康也鲜有益处。 

  以上三个段落的注释从内容到形式都合乎MEGA2的既有范例。 

  如果这样作注确实可靠,那么它就弥补了《资本论》文献编辑史上的一个历史缺憾MEGA2将来也可有所修订,减少一个“来源未能查实”的声明,从而其他依据MEGA2编辑或翻译的版本也能进一步提高文献品质。原则上,独立于MEGA2,中文版《资本论》可以自行就此有所改进,在相应位置各加一条编者注。也就是说,对可以直接落实的大部分引文内容,加注“《工厂视察员报告。18491031日》第1112页”,对余下内容加注“参阅《工厂视察员报告。18491031日》第9页,《工厂视察员报告。1849430日》第7页”。这样做就像给关于王茂荫的内容加了有中国特色的翔实注释一样,将构成各语种《资本论》第一卷中又一项源于中国的文献学贡献。 

  辩证地讲,注释探索既然是实证性的文献学研究,它就永远有被证伪的可能。其前提性假设是上述缺注引文源于《工厂视察员报告》,这个假设当然不是毫无疑问的。即使这一假设确无问题,提议者本身也可能犯例如找错了文献来源的真实位置的错误。无论如何,本文都乐见这一注释建议被更好地研究改进或取代,亦如乐见其为学界所接受。      (作者单位:广州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附3:http://www.cssn.cn/mkszy/mkszzjj/201411/t20141121_1410390.shtml

            《资本论》再研究:文献、思想与当代性

            《中国高校社会科学》2013年第3期 作者:聂锦芳 

  迅猛推进的经济全球化态势,特别是近年由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引发的世界性经济危机,再一次证明了马克思的基本理论及其对资本主义的深刻批判仍然是透视当代世界重要而有效的思维方式。《资本论》是马克思一生最重要的著述,是诠释马克思思想最重要的文本依据。在当代新的境遇下把马克思主义研究推向新的高度和层次,仍然绕不开这座“思想高峰”。新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ARX/ENGELS GESAMTAUSGABE,以下简称MEGA2)的陆续出版,以及中文版《马克思恩格斯文集》10卷本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版的问世,为我们提供了更为权威而完整的文献资料,而当代理论思维水准的提升和社会实践的发展,也为我们重新研究《资本论》提供极大的空间和可能。从文献(文本)、思想和当代性三个维度进行融经济学、哲学与社会理论于一体的深入探讨,将有助于把《资本论》研究推向新的高度和层次。

  一、《资本论》著述原貌的文献学还原

  (一)《资本论》著述的文献构成

  谈及《资本论》,除极少数文献学家外,过去相当多的论者基本上都将其视为一部“俨然已经完成了的著作”,而离开其庞大的笔记和手稿群,甚至离开马克思本人的“第一手稿”,只是根据由后人整理“成型”的三卷“通行本”来展开研究的。现在看来,这种研究明显缺乏真实、完整而权威的文献基础。随着MEGA2 中专门刊出“《资本论》及其手稿卷”15 卷 23 册的第二部分业已出齐,再加上其第三部分“书信卷”第8—35卷大量涉及《资本论》的通信,以及第四部分“笔记卷”第2―9卷所刊布的作为《资本论》准备材料的四个笔记等文献的刊布,马克思准备、写作、修改和整理这一著述的曲折过程将不断被完整地再现出来,同时也表明《资本论》文本实际上由如下几个部分组成。

  一是“笔记部分”。即MEGA2第四部分第2—9卷所涉及的“巴黎笔记”(1843年10月—1845年1月)“、布鲁塞尔笔记”(1845—1847)、“曼彻斯特笔记”(1845)和“伦敦笔记”(1850—1853),此外还包括正在编辑中的第14卷的“危机笔记”(1857—1858)。这些笔记是马克思在《资本论》正式写作前的准备材料,记录了他从思想先驱那里汲取思想资源、展开自己的思考和重构的思路及过程,几乎触及到后来《资本论》手稿中的绝大多数材料和议题。特别是由于后来的手稿实际上也非常凌乱,各部分之间的衔接常常出现中断,这些笔记就成为索解马克思复杂的思想结构和叙述逻辑的重要参照。

  二是“初稿部分”。在过去稍微深入一些的研究中,人们总认为《资本论》有三个手稿,即著名的“1857—1858年手稿”、“1861—1863年手稿”和“1863—1865年手稿”,而MEGA2根据新的文献补充和修正了这种说法。它不仅通过第一部分第2卷刊出了“1844年手稿”中的三个手稿,通过第二部分第1卷的2个分册、第3卷的6个分册刊出“1857—1858年手稿”,而且通过第2卷将1858—1861年马克思留下的材料(包括7个笔记本的前言、两个提纲、《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准备阶段”、第1分册、《资本论》第1章的“计划提纲”、“引文图解”等)和恩格斯的评论一一予以刊出,又通过第4卷3个分册将所谓“1863—1865年手稿”修正为“1863—1867年手稿”,公布了从1863年至《资本论》第1卷正式出版前马克思的全部手稿。这样说来,所谓《资本论》的“手稿部分”实际上指的就是1844—1867年间马克思所写下的他关于政治经济学研究和《资本论》的所有初稿,而“三个手稿”的说法只具有相对的或特定的意义。......

附4:https://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ADZD201602004.htm

   不读原著,不查原文——关于学术界在马克思主义资本理论研究中的一个学风问题

                       周德海  

【摘要】:一些学者在研究马克思主义资本理论的文章中,所引用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言论,所作的注释和参考文献,存在着太多的错误。从对这些错误的考查和分析中,可以发现,这些文章的作者在写作论文的过程中,编者们在审阅和编发这些文章的过程中,普遍存在着不读原著和不查原文的现象。在这种基础上写作和发表的研究成果,其真理性是很令人怀疑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0729-1272291.html

上一篇:朱和海先生《中東水问題:地理、政治和經濟考察》近期已出版
下一篇:Geopark(地质公园)概念是怎么来的?——中国1985年已有,法文文献最早见于1991年

2 武夷山 葛维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1 17: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