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与分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lecXu 坐标瑞典,心向祖国,关注社会、自然科学与技术,为中华之复兴而努力。

博文

参加BBC和SVT合作拍摄的电视节目Nobel minds 精选

已有 6814 次阅读 2014-12-12 01:44 |个人分类:趣味小品文|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诺贝尔奖| 诺贝尔奖

    今天(瑞典时间1211日下午12点半到4点)是我人生中头一次参与电视节目的制作,更没想到还是在西方的主流媒体上,当然,这得益于我在斯德哥尔摩这诺贝尔的老家的地理优势。今年的诺尔化学奖中有我们实验室长期合作的Stefan Hell,我们实验室的年轻人也有幸可以得到参加BBCSVT举办的关于诺尔奖话题但面向大众的Nobel minds节目。

     我们知道这个节目的存在,最早是通过导师在斯德哥尔摩大学的合作者的邮件转发,后来则是收到了KTH应用物理系面向全系博士生和博后发送的邮件。能够有机会和众多的诺贝尔科学奖和经济学纪念奖获得者同台,对于青年学者而言,当然是有吸引力的,甚至还能有机会在主流媒体上露脸,何乐而不为?

     虽然节目本身最终剪辑之后大概也就45分钟的样子,不过整个节目摄制下来还是花了接近三个小时的。由于节目针对的对象是大众,我们并不被允许来询问专业的问题,而必须考虑到大众的接受程度。话说,在参加节目之前,我们参加节目录制的人,都可以提交若干问题给诺奖获得者们。今天参加节目的总体人数大概在一百人左右。但是在一个星期前的申请回复中,只有6个人收到邮件说问题被选中,可以当面提问,而我很有幸成为最初这六个人之一。我着实有点兴奋,然而昨天又突然收到邮件说由于时间关系,我和另外一个人的问题被取消了。不过在节目录制的现场,我又重新被安排得到了提问的机会,所谓好事多磨吧。

     我提的问题,其实是个很常被问到的题目,只是节目中我是第一个往这方面问的,就是获奖者怎样得到灵感去研究,解决最后导致获奖的科学问题。我想,青年学者一般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很感兴趣的吧。诺奖获得者们并没有正面回答,主要是说要有对问题有激情,这样才能关注,才可以克服很多困难,不屈不挠。这当然是非常正确的。可是问题依然存在,选择什么样的问题呢?在节目的最后,Stefan Hell 首先做了回答:选择困难的问题。W. E. Moerner 做了个非常有必要的补充,我相信也是可以得到所有人共鸣的一个补充,就是问题不能太难,否则再努力,在这个历史阶段也解决不了,那努力就白费了。当然这个涉及程度的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明白的,这也是他们能说到的程度,只能靠大家自己的双手来探索了。

     本文的读者或许想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获奖者们又是如何回答的。年轻学者提的问题或者发表的评论当中,首先是关于经济学的话题(节目组选的第一个话题是经济学的,然后依次是生理医学,化学和物理奖的)。有一个人提的问题不错,她说经济和政治通常是紧密相关的,从事经济学研究,怎么做到政治上尽量保持中立。Jean Tirole 说他会听取家人的意见(如果我记忆正确的话)。还有个来自南非的人,基于全球化做了一个评论。他提到说,大家都在谈全球化,但是好像非洲整个洲似乎好像和外界很分隔的样子,也没有多少科学研究非洲有重要的参与。从经济的角度上来讲,非洲并不孤单,中国和非洲的经济往来就非常密切。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讲,其实发展中国家都存在这个问题,现代科学和技术的发展,非常依赖经济的投入。

      关于生理医学奖,由于 May-Britt Moser 是女性获奖者,BBC的主持人 Zeinab Badawi 主动挑起了女性的话题,她似乎有点倾向于相信女性可能不太适合从事科学研究,以至于她说 May-Britt Moser 是获奖者中独特的物种(她用了unique species 这个表述)。May-Britt Moser 非常优雅(从节目的录制过程中还可以看出她是个非常有活力,很活泼的人),满脸微笑地表示在座的青年学者中有很多女性。她说生孩子,带孩子确实对女性从事科学研究是个较难克服的障碍。她举例提过她曾经有带着仍然在哺乳期的婴儿去参加学术会议的经历,就再没有做过第二次,言外之意是真的很难都做好。Eric Betzig 面对女性科学家的话题,回答是他的妻子就是一位科学家,他认为现在女性科学家越来越多,高水平的也是越来越多。W. E. Moerner 和 Stefan Hell 也都表示同意。事实上,在此时,我可想做个评论提一下庄小微虽然没有拿诺尔奖,但是她也是一名非常受尊敬的一流科学家。不过我按捺住了这个冲动,在这个场合提她的名字,或许会有点尴尬吧。

      日本获奖者在节目中说话不太多,节目录制中一个有趣的片段是,中村修二在回应主持人关于自己成为日本的骄傲时,他说他拿的是USA的护照,他是代表USA领奖的,看来在日本公司的经历留给了他不太愉快的感受。说完这话的时候,坐在他左侧的 Eric Betzig 拍了拍中村修二的肩膀。不知道日本的普通民众看到这个片段,心里会怎么想...

      节目录制完之后,我们实验室一干人等有幸和Eric Betzig 以及 Stefan Hell 一道合影。可惜我和 Eric Betzig 的两人合照中他闭眼了,也没来得及重新再照一张。







诺贝尔情结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03-850349.html

上一篇:英国民众发动占领民主运动被逮捕40人,世界主流媒体集体禁声
下一篇:从西方人搞不清怎么翻译羊说开去

20 戴德昌 罗德海 武夷山 马建敏 曹聪 杨正瓴 侯沉 史晓雷 唐凌峰 曾杰 陈理 高正明 强涛 席鹏 陈亮 王元 zhoutong shenlu eastHL2008 zhucel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7 05: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