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oxiaol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aoxiaolin

博文

闲言碎语

已有 3007 次阅读 2014-6-12 05:1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1 What is your research question?

最近向牛人请教不同的问题,牛人都不约而同地问我:What’s your research question? 如此简单的问题,要么让我一时语塞要么让我经不住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语塞。后来想想,这个问题的确是“看似简单实却困难而重要的。”

 

很多研究生和博士生在写开题时犯难,就是想不清楚自己要研究什么。而在你开始研究的时候,也需要经常不断的提醒自己“我正在做的一切工作是为着解决那个what的问题的”。

 

 

2 同志仍需努力

来此地的第5个年头,感叹time flies, age flows, 也感叹各自发展的速度迥异。和自己一块来的朋友们,经过四年的修炼,奔向的前程各不一样,让人唏嘘。有一毕业就拿到教职的牛人A;有拿着一堆EST高水平文章,抱定了非牛校不去决心的牛人B也有如我一样的土人, 不无羡慕嫉妒恨地望着牛人远去的背影,痛定思痛地一遍遍问自己:回头是岸还是死磕到底?

 

问题的答案因人而异,于我,也许还得回到牛人曾问到的类似的问题:what do you want to do/be?  如果努努力能隔自己期待的路近一点,那咱就再努努力吧。

 

3 异国故花

之前常常提到异国的故花,其实也是自个儿的坐井观天,和那一点点文艺范儿的思乡情结。

 

上周去开个会,搭了隔壁实验室一个弟弟的顺风车。因为那兄弟自个的车没有音箱,所以也忘了要开音乐。两个不熟的人呆在只有空调声的车里,没话也找不到话的尴尬。途中,那弟弟让我翻翻他的书包拿个东西出来。英文没听懂,东西拿出来,倒是惊喜了一下。Gardenia这个单词是后来查的,拿出的是一朵花儿,我家那地儿夏初常见的栀子花!于是我一脸兴奋地跟那弟弟开始聊着花儿。他说,他家后园种了好多这种花,现在都开了,芳香四溢的。想着开会第一次要做报告,怕自己紧张,就带两朵在身边,搁在车里或宾馆里可以养神静心。

 

一个来自迈阿密的男孩,竟然如此心境。我也就这样闻着栀子花那不偏不倚的香气儿:想起也正是这个时节,父母家楼下阿姨茶几上的一玻璃盆的栀子花;想起菜市场随着裹了荷叶的粽子一起卖的五毛钱的栀子花~

 

4 汪曾祺和沈从文

从某牛人在美国留学看金庸小说的故事里,我寻着了图书馆存放中文书的地方。可是金庸竟然被汪曾祺和沈从文比了下去,我搁下了那些刀光剑影、英雄豪气,续看了汪老的一些作品,也开启了对沈老作品的了解。师徒二人都是极其淳朴的,但文风却明显的不同。沈老的一些短篇,结尾总是让人意犹未尽,觉得不止于此;然儿却真是“就此搁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9936-802638.html

上一篇:默 粉
下一篇:纸币上的那个人

14 朱晓刚 齐国臣 陈小润 张鹏举 赵美娣 王海辉 王春艳 蔡庆华 徐传胜 林涛 陈沐 郭峰 孙友甫 边媛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0 13: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