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oxiaol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aoxiaolin

博文

头疼的蚊子蚂蚁和蟑螂 精选

已有 8845 次阅读 2013-6-1 07:2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蚂蚁, 头疼

引子:浴室壁上一蟑螂体格强壮,皮肤铮亮。吾欲灭之,其移动神速;且施钻墙功缩骨功。余望墙兴叹。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于是谷歌之,方知此物厉害之极,非你我所能料。

 

蛇等野物,闻而未见已令人不寒而栗。如永州的异蛇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愈之者。得而腊(xī)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luán wǎn)、lòu )、),去死肌,杀三虫,可恨之物也算是有可怜之处。我硕士出野外在三角洲曾三步跨过三条蛇,第四步的时候两股瑟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掉头遁走;博士在传说有巨蟒(python) 遍地的大沼泽穿行,常常因为脚被草藤绊住而吓得魂飞魄散。然而,在平常生活中,蛇毕竟是不常见的稀罕物。而那些看着体态轻盈的昆虫,却是无比的令人头疼。

 

蚊子绝对是很多人夏日永远的痛。只是佩服卫军英老师还可以写出精彩的美人色诱蚊子血。不知道B型血最遭蚊子是否有科学依据,我反正是受蚊子青睐的。大学在高碑店实习那会,我和同屋的半夜起来开灯跳高打蚊子算是一个经典,等到白白的墙上贴满黑的尸体红的血,我们也精疲力尽地瘫倒在床上。在这边好不容易看了人生的第一场流星雨,却也付出了浑身是包,奇痒无比的代价。更不用说深的夜、静谧的夜、微微鼾声的夜,蚊子随风潜入就把一切的美好搅了个乱七八糟。这该死的蚊子!所以我坚决地恨蚊子我真心地爱蚊帐。

 

蚂蚁是我害怕的虫子之二,我以前对蚂蚁的感情是敬佩,他们是集体主义的象征、以弱胜强的典型例子,也是自然界天生具有寻求最小路径的聪明动物之一。小时候,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就是下雨的时候看蚂蚁搬家。可是当我被火蚂蚁咬得浑身红肿后,我对他们的敬佩之情很快就转化成了敬畏。最喜欢看的一件事情也和蚂蚁有关,不是看他们搬家抬食物,而是看他们造的土丘房子,试图区分普通的小蚂蚁和厉害的火蚂蚁的房子有什么不同。

 

最后转回去写蟑螂, 很奇怪它居然有个很萌的名字叫小强。谷哥竟然还给了名字的来源,说是由电影《唐伯虎点秋香》开创先河,剧中饰演唐伯虎的周星驰在一幕昵称蟑螂是自己的朋友「小强」。我以前以为全国的人民没有不认识蟑螂的,后来才知道北方是极少见到蟑螂的。去年国内的同门出差路过,我和她在一宾馆住宿,想不到竟然偶遇小强。我那同门当即从床上跃起大叫,“你把它除掉,要么我们就换房。”我则一脸平静,“不就是个蟑螂嘛,又不吃人。”同门是山东人,说是以前在家从没见过此物,甚是害怕,让我理解。我虽然不是man, 但也够man,之前也应河北舍友的要求用报纸裹死过蟑螂一只,所以捉蟑螂倒不是难事。只是蟑螂兄“移动神速;钻墙缩骨无所不用”,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只好劝同门保持冷静先行休息,说蟑螂不吃人肉也不近人身。同门瑟瑟发抖半信半疑。等我窝进被套闭目歇息,同门又一阵惊叫“蟑螂在你被单上!”。话音刚落,我就已经从床上跳下;鸡皮疙瘩骤起,满脸通红,谁说的“蟑螂不近人身”啊?同门又害怕又好笑,我也淡定不了,只好同意打客服换房。我想因为蟑螂换房应该是该旅馆接到的最雷的要求吧。只是后面更好笑,客服马上派了个服务员先捉蟑螂。进来的是个身强力壮的男子,一手提着灭虫剂,问我们“在哪?”同门一本正经的说“here, there, everywhere.”那人就彻底崩溃了。无语地站定了几分钟,只好下去给我们换房~~~


这边的虫子不少,聪明的人们自然有对付的方法,不过是种很环保的方法。在橱柜的角落四周,你会发现下面的东西,官方的名字叫”insect trap & monitor".其实就是一个两面透风内部粘力十足的小纸房子。原理就是将虫子困住,饿死。





最后让谷哥来告诉我们蟑螂“小强”非同一般的!所谓“人外不仅有人,还有蟑螂”!

“虽然很多人并不喜欢蟑螂,甚至要除之而后快,但蟑螂早在人类出现前的数亿年已活跃于地球,从石炭纪及二迭纪的化石找到一些比现存大出数倍的物种,而经过数亿年的演化,蟑螂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人们不得不承认它们是一种成功的生物。”


“就像很多其他昆虫一样,蟑螂的中枢神经不在头部,它的生命力十分顽强,有说蟑螂就算被去除头部后也可以活动长至一星期的时间才死去。”

“蟑螂亦可以闭气达45分钟。亦可以减慢心跳,降低新陈代谢以延长生命。”

“一般常说,如果地球人使用核子武器自相残杀以至人类灭绝的话,蟑螂会是唯一存活在地球上的的生物。此说法不完全正确,虽然蟑螂比起其他脊椎类生物有较高的抗辐射性,辐射致命剂量比人类高出六至十五倍不等,然而果蝇的抗辐射性比蟑螂更加高。蟑螂的高抗辐射性相信是与细胞周期有关。辐射在细胞分裂的时候会造成较大的伤害。蟑螂只会在蜕皮的时候进行细胞分裂,而一个星期之内最多只蜕皮一次。蜕皮大概需要四十八小时完成。期间若有辐射侵袭,蟑螂的细胞将会受到影响。但并非所有蟑螂皆于同一时间蜕皮,即是说可能有部分蟑螂不受辐射影响。即使蟑螂在蜕皮的时候遭受辐射尘的侵袭,生存率仍然比人类高出很多。”

如果不想听一家之言,果壳网有一篇《既被小看,又被高看的小强》更加科学可信。


儿童节了,如果您读着这篇文章笑了,像小朋友一样天真无邪的笑了,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9936-695481.html

上一篇:Mr. & Mrs. Professor
下一篇:一花一世界

26 武夷山 陈小润 齐国臣 曹聪 杨正瓴 唐常杰 边媛媛 李学宽 鲍海飞 庄世宇 徐大彬 林树海 陆俊茜 李伟钢 王汉森 李汝资 赵婧 刘立 蔡庆华 何青 林涛 张玉秀 陈沐 刘钢 虞功亮 wlim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7 15: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