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狂犬病疫苗》讲稿 16:公共卫生问题

已有 5244 次阅读 2013-7-10 10:43 |个人分类:狂犬病防治|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狂犬病 疫苗 讲稿 公共卫生 | 公共卫生, 讲稿, 狂犬, ∫呙

44.16 公共卫生问题

目前全球每年仍有超过5.5万人因狂犬病而死亡,多数发生在亚洲和非洲。WHO多年来反复强调,要“协调全球努力,共同防控狂犬病”,并指明了防控狂犬病的正确方向:消除犬狂犬病可显著减少人暴露于狂犬病毒。大规模接种狂犬病疫苗是控制和消除犬狂犬病惟一的、也是最符合成本效益原则的干预措施。

要成功控制狂犬病,尚有待于其他措施,如:加强犬只管理;强制性报告人和动物狂犬病; 确保具备可靠的诊断设施和程序;开展尸体剖检以确定疑似狂犬病感染者的死因;改进参与狂犬病防控的全体公共部门之间的协调。

目前中国防控狂犬病的局面是:一方面,某些媒体和舆论对狂犬病风险的夸大或误导使许多人对狂犬病过度恐慌,盲目过量注射疫苗,全球几乎80%以上的狂犬病疫苗被中国人接种了,相关社会财富的支出每年超过100亿元。 但由于相关动物的免疫和管理却迟迟未得到改善,作为主要传染源的狗群中的狂犬病迟迟得不到控制,中国近年来每年人狂犬病的死亡人数平均仍高达约2000人,在全球占第二位(严家新,2009)。

44.15.1 动物的狂犬病免疫接种

从巴斯德研究狂犬病开始,他就认为人类狂犬病的预防大部分可以通过对犬进行免疫接种来实现。虽然1884—1885年,人们对犬进行了研究并获得大部分狂犬病免疫保护的实验性数据,但直到20世纪20年代早期,人们才制定出切实可行并获得成功的犬科动物疫苗。

第一次大规模用于犬免疫的疫苗是1921年由Umeno和Doi在东京制备的一种改良Semple疫苗。在生产和应用这种疫苗的日本和其他国家,实践证明这种疫苗可以有效地控制犬的狂犬病。Hebel引进一种标准小鼠效价试验对Semple疫苗进行检测,使得疫苗的质量大大提高,确保了大规模免疫接种项目中疫苗的效价。

1945年,Johnson证明,单剂高效苯酚灭活的疫苗可以保护犬免于狂犬病毒野毒株的攻击,有效期超过1年。从1945年开始,这种疫苗是唯一用来控制犬、猫和其他家养动物狂犬病的疫苗。

1948年,Koprowski介绍了改进的活病毒疫苗。将病人脑组织中分离到的病毒株连续传代,首先在1日龄小鸡中,之后在含胚鸡蛋中,使病毒对犬的致病性丧失,产生一种对犬而言安全的减毒病毒株,称为Flury LEP。继续在含胚鸡蛋中传代Flury LEP产生的疫苗对成年实验室动物无毒,但对新生小鼠仍然致命,这种病毒株称为Flury HEP。在世界各地,将Flury LEP和Flury HEP应用于各种家用动物。但是,20世纪70年代,美国停止使用减毒Flury病毒疫苗。

1964年,加拿大的研究工作者引进另一种狂犬病毒减毒株ERA。ERA疫苗可以提供良好的免疫,持续时间至少达3年。但是,疫苗在猫和其他动物引起了几例狂犬病,导致疫苗停止常规使用。

20世纪80年代,人们使用新生小鼠的大脑或细胞培养源性的病毒制备灭活狂犬病疫苗用于动物免疫,现在疫苗广泛用于欧洲和美国。但是,在美国,只有细胞培养灭活病毒疫苗和活的基因重组疫苗获得批准用于家养动物。

 正如南美和泰国部分地区的经验所证明的,通过免疫接种、绝育和健康教育来控制犬狂犬病从而消除人类狂犬病是一种成功的策略。在消除了犬狂犬病而且可以由符合资格人员对犬进行10天观察的地区,没有必要对受伤者立即进行免疫接种,只有当动物产生狂犬病症状时,才开始免疫接种(Slateet al.,2005

 对野生动物口服免疫以预防狂犬病在陆栖动物中的蔓延已经成为可能,比如狐狸、浣熊和山狗。将SAD B19病毒减毒株加入到食饵中,对狐狸进行免疫接种。病毒在幼仓鼠肾细胞系中培养,即使在高温环境下也能可保持稳定。将近10 6感染单位的剂量可以使100%的狐狸获得免疫,并且这种方法已经广泛用于德国和中欧的其他国家。但是,因为SAD B19病毒株残留有对啮齿类动物的致病性,因此人们制造了毒性更小的病毒株,即SAG2。

 人们将基因工程学应用到狂犬病免疫接种中,构建含有G蛋白基因的重组痘苗病毒V-RG。研究者将重组体加入到食饵中由动物摄食,然后病毒只在扁桃体和口腔扩增。在很多物种中进行的广泛实验已经证实使用这种重组体免疫接种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在欧洲、加拿大和美国进行的现场试验也证实了令人鼓舞的实验室结果。曾发生痘苗重组体感染人类的两个病例,产生局部病灶,但没有持续效果。1989年在比利时广泛应用V—RG将狐狸狂犬病从当年的841例减少到1993年的2例。同时,人群需要免疫接种的暴露事件也显著下降。这些口服疫苗的广泛应用实际上已经消除了西欧的红狐狸狂犬病。在北美洲,数百万剂通过飞机播撒的V-RG已经阻断了浣熊狂犬病从东海岸的蔓延,并遏制得克萨斯州的灰狐狸狂犬病,消除墨西哥边境的山狗狂犬病,同时还抑制了安大略省南部的红狐狸狂犬病。

 在美国,有两种狂犬病疫苗可用于家养动物:灭活病毒疫苗和金丝雀痘病毒基因重组疫苗。两种疫苗都需要在l~3年后进行加强免疫。

通过口服应用的新狂犬病疫苗可以保护犬免受狂犬病毒的攻击,效果与其他狂犬病疫苗相当。这种疫苗对发展中国家尤其有意义。

44.16.2 人狂犬病的免疫接种

每年因假定狂犬病暴露而免疫接种的人达到2000万,接种者主要分布在亚洲。因为疾病风险是可变的,人们很难精确定义狂犬病免疫接种对人类狂犬病发生的预防作用。然而,人们观察了被狂犬病动物咬伤的未治疗患者,发现疾病发生率为3%—80%,这主要取决于咬伤的部位和严重程度。在美国,每年3万—4万免疫接种的人群中,只有相对较少的一部分有患狂犬病的风险。然而,注射有效疫苗和抗血清个体很少发生狂犬病,证明许多狂犬病病例得到预防。1989年,在得克萨斯州,在咬伤人的动物中,有34%的臭鼬、19%的狐狸和15%的蝙蝠经实验室检测都确认患有狂犬病,因此人类显然是有患病的巨大风险的(WHO, 2013)。

对犬狂犬病的有效控制连同对暴露人群的及时免疫接种是当前北美和欧洲狂犬病发生病例少的原因。在发展中国家,即使神经组织疫苗也可以减少接种者中狂犬病的发病率,但是相当一部分暴露人群却往往会寻求狂犬病控制的“土办法”或“祖传秘方”,而从不接种疫苗,其悲剧性后果可想而知。因此,发展中国家迫切需要价廉的狂犬病疫苗和广泛的健康教育,帮助人们恰当使用疫苗(Hampsonet al., 201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706893.html

上一篇:《狂犬病疫苗》讲稿 17:问题与展望 (附:全文的参考文献)
下一篇:《狂犬病疫苗》讲稿 15:发展中的新型狂犬病疫苗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16 06: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