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狂犬病疫苗之惑 精选

已有 42936 次阅读 2010-11-17 16:14 |个人分类:狂犬病防治|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兽医,灭活,狂犬病,疫苗,农业部,卫生部,防控,狗,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

 

在国药武汉所参加并赞助的“2010年全国狂犬病防控高层论坛 上,本所严家新研究员曾作题为 “当务之急:尽快批准质优价廉的兽用灭活狂犬病疫苗上市”的报告,提出关于中国消灭狂犬病策略的建议,表达了国药武汉所对全国狂犬病防治工作的高度社会责任感。1115日出版的《新世纪》周刊(财新网)发表了该刊记者刘虹桥采访本所严家新、徐葛林研究员等的相关报导,题目是“狂犬病疫苗之惑”,现将该报导摘要刊登如下:

 

应尽快批准质优价廉的兽用狂犬病疫苗上市,并将狂犬病疫苗接种的重点由人转向狗,否则中国在狂犬病防控上每年“投入100亿,死亡两三千”的局面不可能有根本改观

“农业部管的狗咬了卫生部管的人”

全国上亿只狗中,绝大多数没有注射过狂犬病疫苗,狗用疫苗的覆盖率不到20%。国际经验表明,犬类狂犬病疫苗大规模接种是控制狂犬病的最有效措施,70%的接种率若坚持数年,就足以基本消灭犬间狂犬病,在源头上切断狂犬病毒,迅速将人间狂犬病的死亡人数降至个位数。

  多位专家指出,中国每年接种人用狂犬病疫苗和抗血清的总费用超过100亿元,所付出的代价堪称世界第一。但死亡人数仅次于印度,效果是倒数第二。

  这凸显了中国狂犬病防治策略的重大失误。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究员严家新及其同事说,如果所有的狂犬病暴露后病例均得到预防处置,100亿元是远远不够的,每年的投入据估算需要245亿元。而犬类狂犬病疫苗的价格可以降到人用疫苗价格的二十分之一,按70%免疫覆盖率计算,每年给1亿只狗的免疫费用不过数亿元。

  因此,他们呼吁尽快批准质优价廉的兽用狂犬病灭活疫苗上市,并将狂犬病疫苗接种的重点由人转向狗。否则,中国在狂犬病防控上每年“投入100亿,死亡两三千”的局面不可能有根本改观。  

  “狂犬病死一个人都是不应该的。”严家新对本刊记者说,“别说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就连拉美也基本把每年死亡人数控制在个位数,中国却每年死几千人。”

  他认为,在狂犬病防控的问题上,80%的责任都应归于农业部。“现在是农业部管的狗咬了卫生部管的人。死了人,卫生部得负责任,就投钱给人做疫苗、搞防治。但根源是在狗,等到狗咬了人,再来搞防治,有些本末倒置。管好了狗,就控制住了狂犬病,各个国家的经验都是这样的。”

  在20109月举行的全国狂犬病防控高层论坛上,严家新及其同事徐葛林在发言中指出,中国许多地区长期对狗的狂犬病疫苗接种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而一旦媒体报道狂犬病死了人,有的地方政府甚至对狗采取斩尽杀绝的极端政策,引起国内外舆论的抨击。这样的做法是典型的“懒政”加“乱政”,是在行政不作为和胡乱作为之间摇摆。 

难产的兽用狂犬病疫苗

  狂犬病减毒活疫苗的毒性并未完全消除,对免疫动物仍有风险,其安全性明显不及灭活疫苗。正因为此,世界卫生组织已明确提出应当尽快停止在家养动物中继续使用减毒活疫苗。

  严家新说,目前中国大中城市的兽用狂犬病灭活疫苗基本上依靠进口,供应量不足,而且价格昂贵,到消费者手中每剂价格好几十元。

  如此之高的价格,显然是让人无法承受的。更何况,中国狂犬病最高发地区并不是人们养得起宠物的城市,而是经济条件相对落后的农村地区。

  实际上,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下称中监所)已经给乾元浩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中监所是其股东之一,下称乾元浩)颁发全国惟一的冻干无佐剂兽用狂犬病灭活疫苗的新药证书。该疫苗在2010年还被列为科技部农业科技成果转化项目。

  但严家新认为,乾元浩的兽用狂犬病灭活疫苗工艺基本上照搬人用疫苗的标准,在毒株、细胞和培养条件的选用等方面存在很多问题,按目前所批准的工艺很难实现规模化生产,加上成本过高,不大可能有市场价值。  

  严家新建议,可将人用狂犬病疫苗直接用于狗和猫的免疫。即使仅仅改变剂型和包装,原封不动地将其用作兽用疫苗,从成本核算的角度看也极具市场竞争力。目前,人用狂犬病疫苗每人份是五支,企业标准通常是每支效价不低于四个国际单位,而狗和猫用的狂犬病疫苗每年只需接种一支,每支效价不低于一个国际单位即可。

  严家新分析,目前1人份的人用疫苗的出厂价最高不超过200元,分装成狗用疫苗后,每支的出厂价不足10元。而且,由于兽用疫苗的要求不用像人用疫苗那么高,可以通过省略纯化步骤等措施,将成本降低到每支2元以下。

  他指出,沿海部分发达城市已经通过政府采购,实现对宠物的免费狂犬病疫苗接种,“如果把疫苗价格降到三五块钱一支,其他地区的政府就也可能下决心来推广这件事情”。

  严家新表示,去年“甲流”如在中国大流行,卫生部难辞其咎;而狂犬病在中国的控制,农业部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发挥主要作用。农业部要是能够用卫生部当年处理“甲流”的态度,来处理狂犬病的问题,“肯定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384753.html

上一篇:世界兽医史上最伟大的成就------根除病毒性传染病牛瘟
下一篇:高度警惕:一种可能与HIV同样危险的新病毒
收藏 分享 举报

11 赫英 孙学军 朱志敏 吕喆 迟菲 关法春 侯成亚 唐常杰 韩健 sjyb123456 chenyl12345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4 02: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