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肠道菌群为靶点的慢病预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pzhao 推广科学验证了的、数据驱动型健康维护方法—调膳食、改菌群、消炎症、降三高、减体 ...

博文

[转载]转载:华西医科大学校长如何死于一场眼科手术?

已有 17886 次阅读 2013-12-7 10:05 |个人分类:真情真性|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医学教育,滑坡| 滑坡, 医学教育 |文章来源:转载

华西医科大学校长如何死于一场眼科手术?

博主按:

做完眼科手术,为了防止眼压升高,用了利尿剂,却不监测血钾,造成电解质紊乱,引起心脏骤停。

抢救不及时,造成大脑组织损伤,成了植物人。

护理不得当,造成吸入式肺炎、静脉血栓。。。。

一个医科大学校长就这么死在号称国际一流的医院里,死在自己培养的学生手里!?却不能追究医院责任!?


以下是转载的文章:


灌水文章大跃进…浮华时代…

中国的临床医学质量越滑越远…?

@眼下,业界热衷于基金和排名…

@专科大夫“只管自己一亩三分"…

@大部分住院医师是实验室培养的…

@今天小大夫正在为SCI神伤、士气低下…

@明天的医学生们,素质低下了…?

@当我们成为患者,谁为我们治疗?

《纪念周同甫老师 》  

—— 谨以此文献给饱受低劣医疗之苦的病人及其家人 …

      在感恩节的夜晚, 我又想起了周同甫老师, 想起了他及予我的恩惠, 想起了他的英年早逝。

      周老师生前有很多头衔。作为他无数学生中的一个,我知道的是华西医科大学的副校长, 是儿科心脏病学教授。          细细想来, 周老师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记忆中是刚进大学参加7年制面试的时候。 在医学院办公楼的院长会议室里,除了面试的英语系邓老师, 身后坐着笑眯眯的李书记和表情严肃谢顶的唐孝达院长。侧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戴阔边黑眼镜的高个子中年老师。他就是从美国回来不久的周同甫教授。 面试的气氛是紧张的,尤其对于憧憬着未来的大学新生。 周老师用英文提了几个问题, 直接了当。对于我的回答频频颔首,看得出他的率直和真诚。

    这种直觉在后来的接触中得到证实。 仅管和周老师的接触仅仅限于学生对校长的仰视, 他的作风在华西依然十分醒目:作为周校长,他讲话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作为周教授,他讲课却是旁征博引,滔滔不绝。风格迥然不同。          毕业的时候,书生意气,留校受挫, 惶然不知所措。 在电梯间碰巧见到周校长, 竟直接告诉了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更不知道学校和医院之间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 周老师有些错愕,惊讶这样的学生留校困难。他说, “我给他们打个电话”。 第二天,主管学生工作的医学院副院长把我召到办公室里宣布了留校的消息。

    真正接触到周老师是他来美国访问的时候。 2000年, 他作为校长率团来到肯塔基大学心血管中心访问。我刚好在那里, 有幸接待了他。一聊起来才知道, 他和家父是先后同学, 都是重医毕业, 儿子也和我同龄。 和我痴迷于医学的父亲一样, 他也极其希望自己的孩子学医, 只是看到儿子在数学方面更有天赋方才作罢。这时候才知道, 他不但专业知识渊博, 而且很富有生活情趣。 他对肯塔基的著名赛马如数家珍, 对Man o’ War情有独钟。 在Target店里, 他花了很长时间给儿子选衣服,细细挑选,对面料和样式颇为讲究。 吃饭的时候, 他不理解我不再继续生命科学研究, 而是转向生物统计。 我解释说随着计算机普及, 生物医学领域有大量数据爆炸式产生出来, 生物统计在未来必将是热点。 而且,我的目标是在美国作临床医生, 基础研究的周期太长。 然后, 我反问他当初为什么没有留在美国。 他说,“ 我华大的好些朋友都当医生了。 你一定能做成。 我在美国的第一年还好, 新鲜感嘛。 第二年, 就很想家人。太想他们了!那个滋味真不好受。”我顺势抱怨了万恶的培养费:年轻学子迟早会反哺祖国,政府不缺这几个小钱, 何苦要伤害他们的心呢?他脸色沉寂下来, 顿了一会儿, 说“相信他们会改的”。他们是谁?我不好细问了。          2007年, 我在做住院医师期间回国探亲。 周校长知道后专门安排我和华西医院的年轻医生们座谈, 交流学习体会。 然而, 临床医学的士气已经很低落了。其间,一位医生站起来大声质疑培训体系和忧虑他们的未来。周校长没有训斥,而是平静地试图劝说他们珍惜目前临床学习的机会。看得出他的无奈。 分手时, 他赠送我校史一册作为勉励。 我站在八教楼门口, 目送着他开着一辆老旧的Jetta, 在混乱嘈杂的人流中挣扎着缓缓驶去,直到消失在成都灰蒙蒙的雾色里。 没有想到,这竟是永别。

      2009年五月, 我完成在霍普金斯医院的轮转回国探亲的时候, 才被告知, 周校长在华西医院眼科手术后第3天突发呼吸心跳骤停,虽然保住生命,却已成植物人!

     我见到周老师的时候是晚上十点半。 他直挺挺地平躺在普通病床上,头发已经剃光了, 目光呆滞, 嘴角不时有口水溢出。四肢强直, 而且出现了肌肉萎缩。 他对外界刺激完全失去了反应。 那个傲岸潇洒,才华四溢的人已经荡然无存了!

     作为医生, 我注意到他没有使用深静脉血栓和误吸的预防措施。 我反射性地看了看他的双下肢,结果右侧小腿明显红肿,Homans 征明显, 提示深静脉血栓形成。 护工说几天以前他已经报告了医生, 可是没人觉得有问题。 勤奋的实习生立刻请来了超声技术员作了静脉多普勒。右下肢深经脉血栓得到证实,而且已经到了股总静脉。 因为校长的特殊身份, 二线值班的神经科副教授很快出现了。 可是她对于这个神经内科最常见的并发症却不知道如何治疗, 还纠结于用阿斯匹林还是华法林。 于是又请了血管外科会诊, 并请示主任后,总算决定抗凝治疗!在美国, 这是低年资住院医生必须学会的, 不然就会开除。 在这所排名中国第二, 号称亚洲第一的医院里面, 神经内科的副教授竟然不知如何应对!

    周校长心跳骤停的原因没有人知道。 浏览病史,他术后使用了利尿剂降眼压,却没有监测电解质。 事发当天的第一个血电解质显示:血钾3.0。这可能引起心律紊乱。而且, 低钾常常伴发低镁, 后者可以诱发致命的Torsades Pointes。可是他的急救医生根本没有查这一项!他的第二次血电解质报告是在48小时之后……期间, 据说做了MRI和PCI, 所有贵重的检查… …  

    2012年11月, 我回到中国,再次见到了周老师。 他已经经历多次吸入性肺炎。他安详地躺在一张普通病床上。没有深静脉血栓的预防,没有吸入性肺炎的预防……第一次见到了周师母,朴实得令人心碎。 我握着她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2012年12月的一个寒冷的夜晚, 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到我的家里。 一个陌生但亲切的声音,那个我未曾谋面的兄弟, 轻轻告诉我:“父亲走了” … 。

     公道地讲,华西医院为周校长提供了力所能及的最高水平的医疗服务, 普通病人难以获得。不仅仅 因为他是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教育厅厅长,他自然拥有这个国家最好的医疗资源,更重要的是:他是自己大学的一校之长!他正值壮年, 正处在事业的最高峰,他突然莫名其妙地失去了生命,在那家医院, 他曾经呕心沥血的地方。

    在这个灌水文章大跃进的浮华时代, 直接关系病人生命的临床医学质量越滑越远。那些业界领导一味热衷于基金和排名的时候, 是否想过谁来照看他们的父母, 他们的老师和甚至他们自己? 在低劣的医疗质量面前,他们难道会真的以为自己和草根患者不同吗?… …  

    25年前,在遥远的西雅图,在细雨蒙蒙的华盛顿大学校园里,风华正茂的周同甫先生思念着他的家人,他的孩子,他的医院,他的祖国,“太想他们了”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61-747759.html

上一篇:在旅行中更要关爱自己的饮食健康
下一篇:为什么肺部有问题时,要高度关注肠道菌群?

10 刘全慧 张成岗 曹聪 罗帆 朱杰 杨正瓴 蔡小宁 杨金波 luofalai sandstor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2 20: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