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中的生命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non77

博文

威尼斯的双年展与绿色的居住观 精选

已有 4868 次阅读 2009-6-13 04:30 |个人分类:写在科学边上|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双年展,威尼斯,绿色居住观| 威尼斯, 双年展, 绿色居住观

这次到威尼斯, 正好赶上威尼斯的双年展。 威尼斯双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是一个拥有上百年历史的艺术节,是欧洲最重要的艺术活动之一。并与德国卡塞尔文献展(Kassel Documenta)、巴西圣保罗双年展(The Bienal Internacional de Sao Paulo)并称为世界三大艺术展,并且其资历在三大展览中排行第一。被人喻为艺术界的嘉年华盛会[1]。


威尼斯的双年展2009




夕阳中的市政厅




傍晚潮水淹没的St Marco 广场

看到其中的一件中国作品, 给我很深的印象。 这位建筑师跋山涉水, 在中国走过了很多地方, 尤其是农村和偏远穷困地区, 去努力倡导一种新的建筑思想: 工业化, 规格化的商品房并不是解决中国居住问题的唯一途径。 恰恰相反, 在结构设计安全的前提下, 因地制宜的采用当地的原材料, 合理利用土方法, 传统结构和剩余劳动力,  可以建造出低廉,舒适而富有文化个性的居住社区。

我觉得这个思想, 是对目前建筑居住观盲目现代化的一副清醒剂。 现在国内的城市建设对传统的建筑形式失去自信, 个个追求”现代风貌”: 大马路, 中心广场和玻璃幕墙的高楼大厦, 不管郑州还是广州, 洛阳还是襄阳, 千城一面, 我们的城市失去了其历史传统与文化个性。 另一方面, 过度的住房商品化发展给好大喜功的官员和唯利是图的房地产公司提供了绝好的机会。 政府以高价将土地转让给开发商, 以此兴修浩大的市政工程, 和拉动地方的GDP。 开发商层层加码, 高昂的房价就转嫁到普通老百姓头上。 一个国家房屋价格, 应该与该国的工业制成品, 食品和劳动力价格保持一定的比例。 人民币跟各国货币相比, 对工业品, 食品和劳动力的购买力偏高, 对住房的购买力偏低。 这不能不说明我们的建筑居住政策存在着问题。

还有, 我们传统的建筑形式, 是否也应该象长袍马褂一样被革命掉呢? 这次汶川地震, 有人指责川人天性懒散, 修建的房屋粗糙不堪, 地震当中摇倒坍塌也是意料之中。 但是这个分析并不仔细。 据建筑师的调查, 四川传统的穿斗式木梁房屋在这次地震中几乎未见倒塌。 多数倒掉的是所谓的”新式建筑”。 所谓穿斗式房屋, 是川人曾广为使用传统的房屋结构形式。 将较大的圆木竖地为桩, 连桩成排,上端凿空, 空中架梁, 梁行成架, 铺瓦为顶, 竹泥为墙。 这样的房屋结构质地轻, 并且具有很好的整体性, 所以震而不倒。  倒是现在农村修建的楼房, 多用钢筋混凝土的竖柱, 直接用预制板, 不做圈梁, 整体性很不好。 这次地震中很多学校的杀人楼房, 就是这种要命的结构形式。

当然, 这位建筑师也承认, 我们并不是要把人赶回到木柱竹墙的平房时代。 但是, 我们是否认真的想过, 我们可以拥有绿色传统而又居住舒适的房屋呢?  他的观点非常新颖而且兼顾诸方面。 第一, 房屋应该安全而适于居住。 因此, 他在设计时规划出卧室, 厨房和卫生间等, 满足使用要求。 主结构采用钢结构, 受力合理, 整体性好, 保证安全, 其余的建筑材料不做规定。 除了钢结构的设计与施工由专业人员操作以外, 其余的如墙体, 楼板, 管道等等都由房屋主人自行修建。 这样去商业化的房屋建筑, 既保证房屋的安全, 又保持传统的就地取材, 利用闲余劳动力, 造价低廉,


以下是这位建筑师在河南, 四川等地帮助当地居民修建的居住社区的照片。




Fig. 1 四川震区的老少动员 重建家园 (白色架子是钢结构)




Fig 2. 羌族同胞具有民族传统的建筑



Fig 3 河南地区利用高粱杆作墙体的房屋



Fig 4 震后重建的居住社区

<END>

Reference:
1. Wiki :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8%81%E5%B0%BC%E6%96%AF%E5%8F%8C%E5%B9%B4%E5%B1%95&variant=zh-cn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68-237912.html

上一篇:显微镜,宏现镜与整体的物理观 (3) --- 在地愿为连理枝的DNA
下一篇:哥本哈根的味道

3 强涛 刘玉平 刘进平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5 05: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