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中的生命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non77

博文

转载:郝柏林 --- 反对赝科学 精选

已有 4151 次阅读 2008-4-21 05:35 |个人分类:科学与教育|文章来源:转载

看到郝柏林老师这段采访录,对所谓赝科学的见解,实在是精彩,忍不住就掠人之美。听说郝老先生是中国人里面唯一两位通过朗道壁垒(Landau Exam, 即使将上篇博文转载理论物理学的自学书单几乎都学了个遍),真是让人高山仰止。难怪老先生治学如此严谨,看看对歌德的取证(短短两行字,历时两个半天),已见一斑。(故附出歌德一文)


主持人:最近科学界就是有很多反对伪科学的声音,但是您又提出来一个赝科学,赝科学这个词对我们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那您首先想请您解释一下,赝科学和伪科学的区别。

  郝柏林:从它的英文原文上说是一个字,pseudosciencepseudo这个字头,你可以说它是假的、赝的、伪的都可以。我是 因为观察国内这几年对于伪科学的批评、批判,我有一个感觉,所谓伪科学在我们国家,很多根本是江湖骗术,跟科学二字其实不沾边。但是还有一些现象,这些现 象大家也应当注意 ,我就说这类东西,其实在原来的pseudoscience意义上包含在里头的,为了稍微区分一点,把这个字头翻译,赝字倒出来,赝字正式的翻译叫做,我 们在离子物理里叫做赝离子,这是王竹溪先生定的名词。王竹溪先生,国学根底非常之好,赝、赝品用这样一个字,所以我就建议恢复这个东西,用它指 pseudoscience,原来就已经指的那类东西,就是有一些事情,它有一些联想,有一些观察,有一些思索,这些东西可能有积极意义,也可能是并不对 的,有很多发挥,有很多议论,它还没有达到现代所说的科学,科学的东西是要证明的,要是排伪的,现代科学有现代科学的方法,不是这样的,很多是想当然的议 论的猜的东西,这些东西当然你不能一般都否定,说它都不好,那么这类事情要有所区分。特别是这样的事情,不要过早地就上媒体,不要过早就由领导来提倡,一 下成了好像大得很的科学。

  主持人:您在反对赝科学方面做了哪些具体的事情呢?

  郝柏林:我做的事情很少,我经过几年思考以后,觉得有这么个想法,我一共写了几百字,可以说那几百字的文章是下了功夫写的。比方说其中 作为赝科学的历史上的例子,我举了歌德,德国的大文豪歌德,大家都知道歌德的《浮士德》、《少年维特之烦恼》,可能大家不知道,歌德留下了不少植物学著 作,歌德对自然也有很高的兴趣,所以通常在西方,在所谓科学学里,讨论到pseudoscience的时候,往往举歌德做例子。这件事我过去也知道,我想 在我的文章提到歌德这件事情,这是我们作科学人的一种根本的东西,就是我引用什么,我要找到歌德的这些东西,我是利用了我2001年初在美国访问的时候, 花了两个半天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坐到那儿把歌德的东西跟别人描述歌德的东西借出来看,这样,我那篇短文后头虽然没有引文,如果谁要问我,你说歌德根据什 么,我可以告诉他,根据什么书,哪一页怎么回事,我有笔记,我做了这种调查,写了歌德的话在那。我顺便说这件事情,我想是我们国家应当提倡的,叫做言之有 据,也就是科学一定是要尊重事实的,科学要尊重事实。但是科学的这些联系,因果关系是要证明的,把背后的东西找出来,另外还要说明不是别的因素影响的,所 以叫证实和排伪,这两件事都得同时有,你才能把一个结论逐渐地表述出来。作为一个科学的结论,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主持人:也就是说任何一个成果,一个科学成果,证实和排伪,是必须具备的因素。

  郝柏林:对,是应当做的,是现代科学方法论中间的必须有的内容。那么在我们这个国家,这类问题比较容易出来,我也这么写过,我们中国有 一种叫做清谈之风,魏晋以来的清谈之风,在我们知识分子中间也不少,就是把这种口头的议论谈来谈去当作理论。我在理论物理研究所工作这么多年了,也做过研 究所的所长,我们接待人民来信,接待人民来访,我后来就有了一个词,叫议论物理。有的来访者,我跟他谈一谈,谈了一阵以后,我就说对不起,我们不是同行, 我们是做理论物理的,你是做议论物理的,你最好找你的同行切磋,我们这个地方是做理论物理,理论物理的人干什么?依靠实验,回到实验,用数学做工具,把这 些问题前因后果说清楚,这是我们所做的事情。他是发表各种各样的议论,说现在的什么东西在《易经》里就有了,然后就大讲起来,国内现在还有一些人对《易 经》很感兴趣,这也很好,我们自己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你可以去念,可以去学,我的看法,现代科学技术问题的答案在《易经》里找不到,对《易经》的看法, 我愿意引用马克思当年对希腊神话的一个评论,马克思说过,希腊神话是人类幼年时期的一种创造,但是,你要想去回答现代社会现代技术的问题,说《易经》里就 有了,我想根本不是你研究的方向,不应当有这个方向。

  主持人:我们刚才这个访谈,我们也知道基础科学的重要性,而且它是一门要耐得住寂寞的科学,但是反过来我想问您,今天您作为一个科学家,您是有所成就了,但是可能有很多像您这样做基础科学研究的,他们十年二十年他可能是一点成果都没有,那么您怎么看待这样一个现象呢?

  郝柏林:说一点成果没有,我也不大相信,总会或多或少有所贡献,有所得。当然,机遇跟他自己所具有的条件,遇见的问题,使人们做出来的 东西不一样,重大的程度,影响不同,这些事情很难作一般的来谈。实际上你看一看,音乐家,喜欢音乐的人,真正成为大家都知道的作曲家、第一小提琴是很少 的。乐队是一大堆人坐在那,非常多喜欢音乐的人是在那个乐队里,一辈子坐在那拉,他也是很高兴的,自得其乐的,他在音乐上也有所心得。我想我们科学也是这 样,整个是一支大乐队,不能说只有第一小提琴手,只有指挥他是有贡献的。


  主持人:就像您说的,作为一个科学家来说,他首先就是要耐得住寂寞。这是我想是必须的,特别是在我们现在这种时代,社会生活那么丰富,一个人要想发挥自己的话,那办法非常之多,你何必非要成天到晚安安静静地搞科学呢? (哎,这个主持人是谁啊?)

郝柏林:但是这么大的国家,总有一些人,一些年轻人就是喜欢这个事,就是干这个事,而对这个国家来说也就够了,就几个人干好就可以了, 是吧。所以基础研究方面是不能够提倡有非常多的人非要来,大家都去研究哥德巴赫猜想,国家也受不了,不需要养那么多人,有那么几个干得好的,一直干的还可以吧。


附:伪科学与赝科学
 
54卷第2期目录 2002325日出版 
据《科学》(上海)杂志网站
 
郝柏林    
 
寻求对各种自然现象乃至人类自身的理解,是人类与生俱来、世代相传的愿望。
在这个意义上,科学与宗教有着某种共同的渊源。
               
科学与非科学的观念共存相争,乃是不可避免的社会人文现象"伪科学”一词对应英文
pseudoscience。希腊文前缀pseudo有伪、假、赝等意义,也可以译成“赝科
学”。鉴于我国的实际情况,笔者建议使用“伪科学”和“赝科学”两个词,并
赋予它们不同的涵义。
               
近些年我国学术界批判的伪科学,多属江湖骗术,其实与“科学”二字并无关系。
【其实联系甚多,只是它们与科学共同体认可的科学相关太远。有人说,中国伪
科学的过分繁荣是与中国特有的“科学主义”相联系的。因为“科学”两字叫得
太响(其实对科学发展不利),人们都想利用科学。】然而,赝科学却是许多科
学技术工作者往往难以辨认的一类非科学现象,宜提请学术界注意其普遍性和危
害性。
               
其实,赝品并不一定毫无价值。临摹逼真的梵高名画,只要不冒充原作去骗钱,
尽可挂在客厅壁上供欣赏。所谓赝科学,大都基于一定的事实,辅以各种联想和推论,
却没有用现代科学方法去证实和排伪。许多赝科学作品,可能读来津津有味。
只要不把它误认为真正的科学,可能也并无大害。

伟大的德国诗人歌德(J W.von Goethe,1749—1832)不仅留下了《浮世德》和
《少年维特之烦恼》,还发现了人的上颔间骨、论述了冰川时期的存在、研究过
颜色的理论,对植物形态、化石等有过不少观察与思考。然而,歌德的植物学论著,一
般被视为赝科学的先驱。歌德的赝科学遗产,曾被德国和瑞士的某些哲学流派继
承和发挥。  
               
弗洛伊德(S. Freud,1856—1939)的精神分析著作,包括其对于梦的解释,为
许多读者所喜爱。然而,严格来说,大多属于赝科学的范畴

赝科学有一些值得注意的特点

其一,某些在自己领域中卓有建树的科学家,在其他领域搞起赝科学,更富迷惑
作用

其二,从事赝科学的人士,不在真正的理论和实验上下功夫去证明自己的主张,
却借助宣传和媒体扩大影响

其三,他们热衷于提出新名词甚至新学科,却未见把那一门新学科推进到底,使
之成为科学

其四,由于过去的贡献,他们容易取信于领导,受到支持。  
               
国内流行过一种称为“生物全息学”的体系,宣称生物的任何部分包含着整个生
物体的信息。它的早期版本,基于宏观观察,完全没有引用分子生物学的成果。
例如,它解释说食用的玉米棒子长在植株中部,因此玉米留种要保存中段。最近
“全息学”的作者在国内一家并非等闲的刊物上著文,要人们承认他最早提出克
隆生物体的思想。我国“人体科学”的某些著述,也带有赝科学的印记
               
中国知识界的清谈之风,自魏晋以来久盛不衰。魏晋清谈,当时有过抵制政治迫
害的背景。后人却忘其所源,乐此不疲。缺少实证和实践的精神,仍是我国学术
界应当警惕的通病。赝科学在这种传统下,也较易生长和传播。我国科学界不仅
要揭露伪科学,还得努力识别赝科学,谨以此短文,与识者共勉。

<END>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68-22372.html

上一篇:微软系统生物学研究中心
下一篇:A seminar about 多铁

0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1 03: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