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tificN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entificNK

博文

归去来兮——南京大学朱永教授的出国和归国 精选

已有 4524 次阅读 2021-2-19 08:38 |个人分类:藏品探究:科学家手稿系列|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归去来兮

——南京大学朱永教授的出国和归国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积极动员海外留学生回国参加建设,向这些多年来身在异乡的炎黄子孙伸出了热情之手,广大留学生立即响应祖国的召唤,为了建设百废待兴的新中国纷纷踏上归途,形成了蔚为壮观的留学生归国潮。但是这些学子的归国之旅却非坦途,往往充满了艰险与曲折。1951年9月,有一群中国学生从旧金山乘船回国,9月25日船经檀香山,这批学生被美国移民局扣留,随即解押回美国,其中有一个是医学博士汪良能,本专栏已经在《一句话,一辈子》一文中介绍了他漫长而传奇的回国经历;还有一个是朱永博士,他出国留学和学成归来的历程也充满了曲折,是那个风云际会时代爱国学子矢志报国、百折不回的一个缩影。

朱永,字炳明。1918年生于江苏靖江生祠堂河南,即今岳庙东首。他的父亲朱希武曾长期跟随著名实业家刘国钧先生襄理业务,是民族工商界进步人士。由于两家交好,朱永8岁时即有机会与刘国钧的子女刘璧如、刘汉栋等师从常州青年名士钱小山、苏涤尘等学习古文诗词。在中央大学求学时,曾随中文系主任伍俶傥教授,转入武汉大学后又向徐哲东教授学习诗词写作,所以虽然朱永毕生从事自然科学研究,但他长期浸淫诗词,根柢自然深厚。朱永曲折而复杂的生活经历养成了他饱满而丰富的思想感情。诗言其志,在生活航程的每一个站口,在命运颠簸的每一个峰谷,他一有感触辄记之以诗,正如他自己感言:“在感情剧烈波动的时候,不写点东西,感情便不能平静下来。”朱永晚年辑有自传式诗文集《陋园偶笔》,以此为参考,结合本人收藏的有关文献,我们可以清晰地勾勒出他不同寻常的出国留学和学成归来历程。

一、赴美留学前父亲的谆谆教导

抗战胜利后朱永任刘国钧大成公司的印染工程师。解放战争后期刘国钧避居香港,大成公司亦在香港拓展业务,1947年冬朱永任大成公司香港分公司的印染工程师,深得刘国钧的信任。大成企业最引人注目的成绩是实现了“纺”“织”“染”联营,刘国钧的经营思想之一就是推进企业纵向一体化,他甚至有涉足服装业的想法,因此印染技术对大成公司的扩张至关重要,对此身处纺织企业一线技术岗位的朱永体会更加深刻,于是他便萌生了出国深造从而掌握关键技术的愿望。此时新中国的曙光已经喷薄欲出,朱永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1949年7月,正当朱永准备启程赴美之际,正在内地打理大成业务的父亲朱希武突然从上海来到香港,原来他是受组织的委托来港向刘国钧先生报告上海和常州解放的相关情况,以及刘国钧魂牵梦萦的大成现状,并动员刘国钧及其亲属回国。父子也得以促膝谈心,父亲给朱永讲述了他亲历的上海解放经过,以及他对人民解放军的直观感受。朱希武告诉朱永这样一件事:一天早晨,朱希武出门去买报纸,看见几个身穿土布军装的士兵睡在他们家(现中苏友好大厦附近)后门口,他们看出朱希武有些神色惊慌,立刻带着笑容对朱希武说:“老先生,不要惊慌,上海昨天夜里解放了,我们是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最后,朱希武郑重要求儿子朱永完成学业后回国参加建设,朱永欣然从命。

于是,朱永1949年8月从香港赴美留学,妻子陈修文即携女朱利安先行从香港返回内地。朱永挥笔咏成七律一首以记其事,学成报国之志亦萌发于心:

出国前作

远渡重洋即启程,南来老父教谆谆。

胸怀宇内军团干,露宿街头子弟兵。

风卷残云旧世界,天升红日好乾坤。

参加建设殷殷望,他日归来献此身。

                                            


朱永赴美前与妻子陈修文、女儿朱利安合影(1948年)

二、屈辱与抗争交织的留学经过

朱永保存有一份在某次运动中所写交代材料的底稿,后来收在《陋园偶笔》中,该文详述了他留美被扣的经过,兹择录如下:

在美国Georgia Tech学习二年得硕士学位后,即于1951年暑假乘船回国。船抵檀香山,有七八小时停留,我即登岸游览。下午四时回船时,跳板上有二个军人举枪问我是何人。问明我是朱永后,即命令我在三分钟内把随身行李拿好,并押我到船上休息室里。在休息室里,我看到汪良能(现在西安军医大任教授)等八九人亦在。随后,持枪军人命令我们离船上岸,并说我们是华盛顿来电要扣留的人。我们无法反抗,只得上岸与船上其他朋友挥泪告别。

船走后,我们即被送到移民局的拘留室。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被关押,移民局亦不告诉我们原因。我们和犯人的待遇一样,一日三询,备受侮辱。我们组织反抗,一定要移民局说明扣留我们的理由。移民局除掉认定我们是学理工医的留学生而外,无法确定任何其他罪行后,只好让我们出狱待命(待华盛顿的命令)。我们不肯出狱,一定要移民局或者宣布我们的罪行,或者送我们回国。僵持了数天以后,我们被强迫送到一家旅社自行谋生,等待华盛顿的最后决定。这样,我们便在檀香山痛苦地度了一个多月。

我们被扣的事件轰动了檀香山。我们一方面通过新闻界报导我们的情况,争取社会同情(美国人非常同情我们,他们认为夫妇不能团聚是人生极大的不幸),一方面直接向美国政府抗议。当时很多美国人来访问我们,支持我们;华侨更是对我们关怀备至,并给我们以生活上的照顾。一个多月以后,美国政府最后来了一条所谓“命令”,说中美在朝鲜正处在交战状态,放学理工医的留学生回中国大陆不符合美国的最大利益。至此,我们知道在檀香山再留下去也无用,便回旧金山,继续与移民局和美国政府斗争,争取回国。

我在1953年暑假以前,一直住在旧金山附近。一面争取回国外,一面谋生与读书。当时,除非你愿意将来留在美国,很难找到正式工作。所以我一直找零杂工来维持生活,例如在Macg公司做拣货工,餐馆和公园做杂工,厂里做染色工,做家庭中文教师、游泳教师,农民工,等积聚到一点钱,便去上学校。在此一年半时间内,我为了争取回国所采取的步骤有:

 1.通过旧金山报界争取美国人民的同情,现在我还留着一份当时一家报纸为我的遭遇所写的一篇充满同情的长文。

2.到旧金山各种所谓民主组织去呼吁。

3.写信责问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

4.去圣地亚哥和洛杉矶等地联络被扣留学生向美政府交涉。

5.每一星期就打长途电话或打电报给美国移民局要求放我回中国……

我当时行动并不自由。每隔三个月必须向移民局“交代”一次情况,我在加大俄文班学习时,曾被移民局从班上叫到汽车里去盘询过,汽车中有录音设备。

在旧金山多次交涉无效。刚好Oregon大学给我奖学金读博士学位,便一面读书,一面争取回国。在无法直接回国的情况下,我决定先申请去香港,然后回国,便写信给爱人,叫她和孩子设法到香港去取得居住证,并代我找职业。我爱人工作单位常州民生布厂党支部和常州市公安局积极支持,很快批准她和小孩去香港。但是,当时的香港已不能自由进入。经好友陈鸿女士多方设法,冒着危险购置了香港居民家属证,同时,查济民先生的中国染厂聘我为工程师,然后把聘书和我爱人小孩的香港居住证一起寄到移民局。又交涉了半年多,移民局才来电报放行。我在Oregon大学已修完了博士生各种课程,考试通过了俄文、德文,博士学位论文已有初步成果,一年后便可取得博士学位。回国交涉有了结果,但怕移民局再有反复,便毅然决定放弃学位,立即回港。为了不使中国染厂为难,在港停留了三个多月,然后以探亲名义回大陆。在香港期间,亲友们以高薪和开肥皂厂劝我留在香港,我婉谢了他们……在1954年11月2日回到祖国的怀抱。

朱永在美国乔治亚大学(1950年)

三、任教母校数十年

回到常州与家人团聚后不久,朱永就给中央人事部写了一封信,表达了他回到祖国的欣喜、急于参加新中国建设的心情,以及有意到母校南京大学任教的愿望:

中央人民政府人事部留学生回国报到负责同志:

本人于本月十二月十一日由深圳返国,总结在美留学二年(一九四九—五一),被扣三年(一九五一年十月—一九五四年十月)之痛苦生活,回到祖国怀抱无限欣奋。经深圳时有当日深圳边防检查站曾加询问后,由该站负责同志介绍于广东省文教厅留学生招待委员会。当时本人因爱人生病,又携有小孩一个,急需回到故乡常州,因此即行搭车返江苏常州,未曾向文教厅报到。

抵家后即知,第一未向文教厅报到为不合手续,第二南京大学已呈准高教部,邀本人去南大化学系任教。本人因受美国虐待之刺激太深,又感受祖国建设工作热潮,深切激动,故急于觅工作岗位。南大既准,极合志趣,故除持深圳原函向广州文教厅报到外,特将此项原由呈报贵部,希望原谅本人手续未周,而同时可让本人从速加入建国工作。来令可寄江苏常州观子巷二条弄朱宅朱永。

此致

敬礼

                            朱永  上

                               十二月廿三日

朱永致中央人事部信 顾金亮藏

在此之前南京大学为延聘朱永,特地向高等教育部提出申请:

高等教育部:

我校拟延请新自美国回国的朱永先生来校任教事,已奉钧部抄发十一月十六日致中央人事部(54)人周字第八六函,请其分配。查朱永先生现已到达香港,即将回国,既蒙钧部同意,我校拟即聘请,以便早日到校。特再报请,核准办理,即祈示覆。

                  南京大学校长  潘  菽

南京大学为延聘朱永向高等教育部提出申请  顾金亮藏

高等教育部综合大学教育司于1955年1月致函国务院人事局,请求分配朱永至南京大学任教:

国务院人事局:

据悉最近有自美返国的留学生朱永先生尚待分配工作,拟请你局将他分配至南京大学任教,以补该校化学系师资之不足。

此致

敬礼

 

                              高等教育部综合大学教育司

                                      一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