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tificN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entificNK

博文

茅以升“炸桥”诗考略

已有 944 次阅读 2020-7-1 20:04 |个人分类:中国科学社研究|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茅以升, 《别钱塘》, 炸桥, 考证

 

茅以升“炸桥”诗考略

 

1957年11月17日,毛泽东在莫斯科大学大礼堂对中国留苏学生和实习生发表演讲时,提出了“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的至理名言。通过一周以来的博文写作,我认为,伟人的教导用来指导博客写作是非常适用的,博文写作必须认真。随着信息化和数字化的推进,资料及其查询途径日益丰富和便捷,但与其相伴而生的是出差错的机会也增加了。前日推送了博文《茅以升和茅于越——说说中国科学社同仁中的父子兵》,我心里就隐隐有些不踏实,这个“梗”在于我在文中应用了茅以升的“炸桥”诗,即:“斗地风云突变色,炸桥挥泪断通途。五行缺火真来火,不复原桥不丈夫。”当时匆忙,未细加考证。想起博文在发文2天内可修改的规定,为了不留后患,我今天加紧做了考证,确实发现了一些问题,现作简要归纳,并提醒自己引以为戒。

一、关于诗的写作时间

(一)可疑的说法

有四种可疑的说法:

1.炸桥当天晚上说。亦即此诗写于1937年12月23日晚。大部分文献持此说。现将有代表性的出处列举如下:

(1)常山龙著《茅以升与钱塘江大桥》,发表于2004年12月9日《人民政协报》。文中说:“大桥炸毁的这一天晚上,茅以升在书桌前写下了八个字:‘抗战必胜,此桥必复’;并赋诗一首……”

(2)茅于润著《我的父亲茅以升》,浙江文艺出版社2011年9月出版。该书是茅以升的次子茅于润先生回忆父亲之作。文中说:“大桥炸毁的这一天晚上,茅以升在书桌前写下了八个字:‘抗战必胜,此桥必复’;并赋诗一首……”

(3)茅以升的小女儿茅玉麟接受访谈时均持此说。不赘述。

此说对渲染气氛有作用,但与史实有出入。

2. 炸桥前说。代表性的出处有:

(1)《茅以升炸桥拒敌》, 2012年09月27日《浙江日报》。文中说:“炸桥前,茅以升曾赋诗一首……”,且将首句写作“徒地风云突变色”。

(2)人民铁道网http://www.peoplerail.com/rail/show-478-83399-1.html《钱塘江大桥》。文中说:“茅以升炸桥前曾赋诗一首……”,该文亦将首句写作“徒地风云突变色”。

3. 茅以升写《钱塘回忆》时。《钱塘回忆——建桥、炸桥、修桥》写于1963年10月,是一部回忆录,讲述了钱塘江人桥从无到有,从被炸到修缮的过程。代表性的说法可见http://m.news.cntv.cn/2015/09/21/ARTI1442807359521653.shtml《茅以升:忍痛炸毁新建钱塘江大桥》,文中说:“回忆录里,茅以升写下了一首诗《钱塘回忆》……”

https://stc.zjol.com.cn/g1/M000D07CggSA1ZJnUmACICwAASGZgwBO6M117.jpg?width=677&height=943

茅以升《钱塘回忆——建桥、炸桥、修桥》手稿

4.不明确时间说。该说法见于茅以新(茅以升弟弟)外孙女茅青著《我们家的人和事》。文中说:“以升曾为大桥写过两首诗,录下其中一首……”

(二)确切的写作时间

该诗写于1937年12月25日。证据有二:

(1)茅以昇著《钱塘江建桥回忆 》,文史资料出版社1982年出版。该书第77页明确说明该诗写作于1937年12月25日。该书写作于1981年,出版时茅以升尚健在。

钱塘江建桥回忆

《钱塘江建桥回忆 》书影

(2)茅于美著《钱塘江大桥挨炸追记》,载1995年8月27日《光明日报》。茅于美是茅以升长女,她在文中说:“这诗是我父亲茅以升1937年12月25日题为‘别钱塘’七绝三首的末一首”,言简意丰

二、关于诗的内容

(一)关于诗名

茅以升已经称其为《别钱塘》了,我们什么话也不用说了。至于《茅以升:忍痛炸毁新建钱塘江大桥》一文把该诗称作《钱塘回忆》,这是把该诗与《钱塘回忆——建桥、炸桥、修桥》混为一谈了。另外,如果该文把“回忆录里,茅以升写下了一首诗”说法中的“写下”改为“抄录”,时间穿越的问题也解决了。我推测该文来自浙江省档案馆,只要作者做个有心人,查一下藏于该馆的茅以升《钱塘回忆——建桥、炸桥、修桥》手稿,疑问就得到澄清了。

(二)诗的表述

仅比较茅青著《我们家的人和事》中的引用与茅以昇著《钱塘江建桥回忆 》中的表述就足够了,见图。根据《钱塘江建桥回忆 》的排版,这分明是三首诗。茅于美明确称其为“‘别钱塘’七绝三首”,二者相容。我们容易识别其韵脚分别为“eng”“ ao”“u”。 茅青将三首绝句来了个“三合一”,有些想当然了。另外,我也不知道她所说的茅以升关于钱塘江的另一首诗作为何?

徒地风云突变色”中的“徒地”疑为“陡地”之误,有研究称“斗地”应作“陡地”解,是“突然”的意思。但茅以昇著《钱塘江建桥回忆 》仍用“斗地”。

《我们家的人和事》录茅诗页

《钱塘江建桥回忆 》茅诗所在页

三、一个有可能会减少讹误的途径——换一个表现形式

背景、线索和内容很明确的一首诗,在传播过程中竟变了样,除了与作者的写作态度相关外,可能跟该组诗的表现形式也有关系。基于上述讨论,为了尽量避免在流传中产生讹误,我试着重新排版了茅诗——不一定妥当,仅仅是尝试:


别钱塘三首

茅以升

(1937年12月25日)

其  一

钱塘江上大桥横,众志成城万马奔。

突破难关八十一,惊涛投险学唐僧。

 

其  二

天堑茫茫连沃焦,秦皇何事不安桥。

安桥岂是干戈事,同轨同文无浪潮。

 

其  三

斗地风云突变色,炸桥挥泪断通途。

五行缺火真来火,不复原桥不丈夫。

    

在《别钱塘》三首绝句中,以第三首即“炸桥”诗流传最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36802-1240234.html

上一篇:藏品说史(4)| 茅以升著《钱塘江桥》和茅于越译《科学的故事》——说说中国科学社同仁中的父子兵(1)
下一篇:藏品说史(5)| 杨孝述和杨臣勋——说说中国科学社同仁中的父子兵(2)

4 王庆浩 孙冰 武夷山 鲍海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4 08: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