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erNature科研服务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pringerNature 汇聚施普林格、Nature Portfolio、BMC、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和《科学美国人》等深得信赖的品牌

博文

《自然》总编辑在联合国大会的演讲全文:科学在应对全球挑战中的作用

已有 1083 次阅读 2021-10-8 10:05 |个人分类:观点评述|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9月14日,第76届联合国大会在纽约开幕。《自然》期刊总编辑Magdalena Skipper在联合国大会科学峰会开幕全会上发表演讲,呼吁联合国要重视科学在应对全球挑战中所发挥的作用。


以下是Magdalena Skipper演讲全文

我们从目前的新冠疫情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在我看来,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已经被戏剧性地证实了,即遵循科学建议能够获得实时回报

科学家们一次又一次地向我们提供证据,表明戴口罩可以减少SARS-CoV-2传播,最近的支持性数据来自孟加拉国农村地区的一项随机对照试验。尽管有如此令人信服的证据,一些地区仍然存在人们不愿意戴口罩的现象。如果我们想要改变这种现象,最好的方法就是寻求社会和行为科学的指导。

今年春天,在更具传染性的Delta病毒变种出现之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re for Disease Control)直接响应经过同行评议的研究,取消了完全接种疫苗的个人在室内佩戴口罩的要求。

去年6月,英国政府引入了“支援泡泡(support bubbles)”的概念。后来,其他国家政府以各种形式实施了这项以科学为主导的社交距离战略。在严格封锁后,这一措施使得COVID-19曲线保持缓慢增长,这对许多人的精神健康来说非常重要。

关于疫苗加强针的明确科学指导正在出现——它们目前只应保留给非常脆弱的人群,因为有充分证据表明疫苗接种带来的免疫效果持续良好。当然,这是一个倾听世卫组织和科学界呼吁的机会,疫苗需要被分散到那些迄今为止供应量少得可怜的地区。整个世界都必须得到保护,而且要迅速。

令人难过的是,世界各地的大量例子表明,不遵循科学会给人类带来实质性的代价。我们必须记住,在我们面临的其他危机中,这一代价将超越人类,影响全球所有生态系统。

这次疫情还凸显了全球科学合作的重要性。毫无疑问,如果在疫情开始时没有强有力的合作与数据共享,我们就不会看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疫苗研发速度。但是,尽管有一个充满希望的良好开端,现在却并非一帆风顺。随着政治紧张局势的加剧,围绕COVID-19的科学合作一直在下降。政治永远不应该成为科学家之间的障碍,而拥有国际召集权的联合国可以发挥统一作用。

合作将是解决我们面临的其他危机的关键

即将召开的COP26会议是自2015年以来最重要的全球气候会议。新一轮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承诺有望达成一致。这些承诺完全基于世界各地200多名科学家提供的科学证据,他们来自IPCC(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成员国。他们最新的报告显示,尽管巴黎气候大会的目标遭到了持续不断的破坏,但如果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50年左右达到净零排放量——许多国家已经承诺实现这一目标,那么巴黎气候大会的目标仍然是可以实现的。

新的相关研究不断涌现,应该予以考虑;就在上周,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一组研究人员在《自然》期刊上发表报告称,89%的煤炭储量、58%的石油储量和59%的天然气储量必须保持未开采状态,才能有50%的几率实现国际商定的气候变化目标。

全球化石燃料行业前景已经黯淡,但这项工作表明,需要进一步限制开采,以提高实现1.5℃目标的机会。

尽管这看起来很困难,但我们必须听取研究人员的建议。历史告诉我们,全球政治意愿可以带来真正的改变。1987年定稿的《蒙特利尔议定书》已成功地减少了平流层中的臭氧消耗物质。现在,臭氧层正在恢复,南半球的对流层环流也在恢复。

该条约被广泛地认为是最成功和最有效的环境条约之一。我们有更多的机会,但要实现这一目标,科学家和政治家必须齐心协力。

去年12月,可持续海洋经济高级小组在一系列“蓝皮书”以及同行评议的科学出版物中宣布了其结果。14位世界领导人齐聚一堂,委托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研究领域的科学家为全球海洋健康、经济、公平、金融、财富和知识的下一步发展规划道路。这一会议的结果是这十四位领导人作出了前所未有的公开承诺,要可持续地利用海洋生态系统。

我们迫切需要更多这样的领导,联合国应该帮助推动此类行动。

再过一周,联合国将举行第六届粮食系统峰会(Food System Summit)。一个被称为“科学小组(Scientific Group)”的领先科学家的任务是确保支持此次峰会的科学是广泛、稳健和独立的。该小组确定了七个优先事项,以加快向更健康、更可持续、更公平和更具复原能力的粮食体系转型。尽管在气候变化领域,这一进程已经确立,但这是科学家首次明确参与有关未来粮食的多边讨论。

当谈到改变粮食系统时,联合国还应支持其他研究工作,如CERES2030——这是一项全球共同努力、旨在就如何最有效地为零饥饿道路提供科学指导的项目。本周,蓝色食品评估报告将首次还就“水产食品对粮食安全的贡献”进行系统评估。

明年春天,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将在中国昆明举行。30多年来,国际社会一直在努力寻找减缓和扭转生物多样性下降的方法,但都以失败告终。

会前,我们探讨了一项新的行动计划——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该框架提出了到2030年保护世界30%陆地和海洋的目标。若想实现这些目标,必须先仔细和系统地评估实现这些目标的途径。这可以由IPBES(the Intergovernmental Science-Policy Platform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的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来完成,类似于IPPC在气候大会之前所做的工作。遗憾的是,组织昆明会议的那些国家似乎没有将IPBES纳入行动计划。我们很可能会后悔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将科学建议和政策完全结合起来。

联合国已意识到科学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道路上所发挥的作用;联合国秘书长已委托编制第二份《联合国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但现在是联合国采取下一步行动,将科学议程置于联合国大会议程的前部和中心的时候了。

联合国认为通过其大会,可以将世界领导人、民间社会的倡导者、年轻人和全球企业聚集在一起,以加强和重振集体的决心来解决我们共同的问题。这一愿景的严重疏漏是未明确提及科学,这种疏漏有可能会代价高昂,令世界承担不起。现在是正式和明确地扩大邀请的时候了。


关于作者:


Magdalena Skipper博士是一名遗传学家,拥有剑桥大学遗传学博士学位,曾在剑桥MRC分子生物学实验室从事研究,后在伦敦帝国癌症研究基金会(ICRF)担任博士后研究员。

Skipper博士拥有丰富的编辑和出版经验。她最初于2001年加入《自然》,曾任《自然综述:遗传学》主编、《自然》遗传学和基因组学高级编辑、自然合作期刊的执行编辑和《自然-通讯》主编。她致力于科学透明度、科学传播的清晰度以及科学出版中的创新。

点击此处查看英文原文

版权声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办公室负责翻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欢迎转发分享,如需转载,请邮件China@nature.com。未经授权的翻译是侵权行为,版权方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2021 Springer Natur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32244-1307143.html

上一篇:最新自然指数聚焦可持续发展相关研究,北京居全球科研城市首位 | “自然指数-科研城市2021”增刊
下一篇:图书馆员是最安全的工作?他们可能面临巨大的健康风险

2 杨顺楷 吴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30 17: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