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m1010019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m101001912

博文

好奇心驱动:第100个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格雷德(下)

已有 838 次阅读 2020-2-21 12:11 |个人分类:博士培养|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研究不放松

     格雷德说:“是什么触动和激发像我这样的基础科学家的好奇心?,任何时候我们都在做了一系列实验和探索各种各样的科学难题,当完成某项试验,你认为你已经回答了某个问题,你很可能又面临了三到四个新的问题。我们的做法表明,虽然你可以做某项精致的研究,试图回答有关疾病的某一具体问题,但你也可以按照你的嗅觉去提出问题和发现答案。“ :

     在随后的2年博士课题研究中,格雷德对端粒酶进行了进一步的纯化和深入研究,发现酶由蛋白质和RNA 两部分构成,其中的RNA 发挥了末端延长时的模板,而蛋白质具有逆转录酶活性。

       1987 年,26岁的格雷德获得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1988年,格雷德到位于纽约长岛的冷泉港实验室做博士后,继续进行端粒酶的研究工作。博士后结束之后,格雷德留在冷泉港实验室成为一名助理研究员(相当于助理教授)专职做研究,开始与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的哈雷(Calvin Harley) 进行合作。哈雷的研究兴趣在细胞衰老,而格雷德的兴趣在端粒,两人的合作将端粒与衰老紧密联系在一起,1990 年,他们的研究表明端粒长度与细胞衰老相关,端粒缩短造成了细胞衰老现象的发生。格雷德还与哈雷合作研究癌细胞中的端粒特征,癌细胞中的端粒酶被激活,这使癌细胞端粒随着细胞分裂不出现缩短现象而免于衰老,相反继续增值,成为不死的“永生”细胞。这些结果对理解衰老发生机制和肿瘤治疗有重要意义。格雷德还发现端粒酶在DNA 损伤和染色体稳定性发挥重要作用。

    1997年,格雷德离开待了10年的冷泉港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任副教授,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进行研究。格雷德一方面继续研究端粒酶的生物化学特性,确定了端粒RNA 的二级结构和功能; 另一方面探索端粒酶的遗传学问题, 发现端粒酶在生物体中具有功能保守性。

    格雷德还发现在端粒酶缺乏的情况下可显著减少肿瘤形成。这进一步说明抑制端粒酶是治疗肿瘤的重要策略。格雷德还关注于干细胞与端粒酶的关联, 以小鼠模型来理解端粒酶在干细胞衰竭中的作用, 这有利于对有机体衰老和端粒关联的更清晰理解,将端粒酶研究应用于临床。

格雷德对端粒酶生物化学和生理功能的研究极大拓展了端粒研究领域,加深了人们对细胞衰老、死亡和癌症发生等分子机制的理解,为端粒酶的临床应用奠定了基础。到霍普金斯大学的第二年,1998年,还是副教授的格雷德获得了北美医学界极富盛名、有诺贝尔奖“预报”美誉的Gairdner 基金会奖。1999 年,格雷德在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升为分子生物学与遗传学系教授。2003年起,格雷德成为约翰霍普金斯基础大学医学学院分子生物学与遗传学系的Daniel Nathans 讲座教授和系主任,同年成为美国科学院院士与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2006年,格雷德与布莱克本、绍斯塔克共同摘取艾伯特•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即美国医学界最高奖项。许多艾伯特•拉斯克奖获得者日后成为诺贝尔奖得主。

   根据Web of Science的SCI数据库收录格雷德25年共59篇论文,包括学术论文39篇、会议摘要9篇、评论4篇、社论4篇、会议论文2篇、通讯1篇。就总量而言,格雷德的论文数不算多,甚至很多年都没有论文发表。但就质量而言,有影响因子30多的《细胞》与《自然》,还有极高的引用率。

     格雷德的59篇论文共被引用6,751次,平均每篇引用114.42次,平均每年被引用270.04次;其中2005年被引用数最高,共618次; H指数为35(有35篇文章每篇最少被引用35次)

     格雷德的59篇论文发表在31种SCI收录期刊上,其中《细胞》10篇,占总文章量的16.9492 %。1985年那篇发表在《细胞》上的论文,被引用1,300次,平均引用次数/年为52.00。还有一篇1987年的论文也发表在《细胞》上,被引用485次,平均引用次数/年为22.05。此外,还有1989年《自然》杂志的论文,被引用781次,平均引用次数/年为37.19,这三篇论文都是博士期间的研究成果,格雷德均为第一作者,都是与导师布莱克本合作的。我也十分好奇:格雷德在博士期间如何进行艰苦卓绝地科学研究,取得如此“辉煌成就”。

      对于这样杰出的科学家,有什么理由不去选择进入她的实验室做轮转?当然,也不一定去选她做博士论文的指导教师。或许太难了!最后,儿子既没有选格雷德做导师,也没有进格雷德实验室做轮转.因为,儿子认为她研究领域已经比较成熟,可研究的问题相对比较少了;我认为,格雷德的学生很少,最近10年内只有两位博士研究生,均是女生(一位已毕业,韩国女子梨花大学的本科生;一位在读,美国乔治城大学的本科生).所以,选格雷德实验室做轮转或选她做导师并非合适.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26423-1219621.html

上一篇:好奇心驱动:第100个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格雷德(上)
下一篇:导师组(博士论文指导委员会)的功能与结构(上)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5 03: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