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kesheng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aokeshengming

博文

李月明团队发现先天免疫蛋白IFITM3调节阿尔茨海默病γ-分泌酶

已有 1121 次阅读 2020-9-3 11:13 |个人分类:小柯生命|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北京时间2020年9月2日晚23时,《自然》杂志发表了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李月明团队的论文,题为“The innate immunity protein IFITM3 modulates γ-secretase in Alzheimer’s disease”,对先天免疫蛋白IFITM3调节阿尔茨海默病γ-分泌酶进行了详尽研究。

阿尔茨海默病(AD)是一种致命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在组织病理学上,AD的特征在于脑中存在细胞外斑块(Plaques)和细胞内神经原纤维缠结(NeurofibrillaryTangles)。


斑块的主要成分为β-淀粉样肽(Aβ),被认为是重要的AD致病因子。Aβ来源于淀粉样蛋白前体蛋白(APP)通过两种蛋白酶β-分泌酶(BACE1)和γ-分泌酶产生N和C末端Aβ。


γ-分泌酶是由四个必需亚基组成的大分子复合物:尼卡斯汀(NCT),早老素1(PS1)或早老素2(PS2),Pen-2和Aph-1。PS1/PS2是γ-分泌酶的催化亚基。PS1/PS2和APP突变引起家族性AD(FAD),突出显示了γ-分泌酶在AD中的重要作用。


AD可以分为家族性AD和迟发性AD(LOAD)。两种形式的病理特征和功能连接性相似。然而人们对γ-分泌酶在晚发性阿尔茨海默病中的作用知之甚少。


四个必需亚基对γ-分泌酶的调节已被广泛和充分调查。最近的研究表明,γ-分泌酶还有两个独特的特征:1)只有一小部分的γ-分泌酶4亚基复合物具有催化活性;2)γ-分泌酶可以被γ-分泌酶非必要调节蛋白调节。


然而,鉴定γ-分泌酶调节蛋白一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首先,调节蛋白对γ-分泌酶活性影响的性质是调节性的,而不是必需的。换句话说,与消除酶活性的必需组分不同,调节蛋白仅适度改变γ-分泌酶活性。


其次,调节蛋白与γ-分泌酶之间的相互作用是有条件的,取决于特定的细胞环境,例如缺氧诱导因子1α(Hif1α)对γ-分泌酶的调节。寻找γ-分泌酶调节蛋白需要发展新的方法。


这项研究开发了一种无偏见的化学生物学和功能方法,使用小分子γ-分泌酶调节剂(GSMs)鉴定γ-分泌酶调节蛋白。(GSMs)特异地抑制Aβ42产生而不影响其他位点和底物切割,已经成为AD药物开发有前途的策略之一。


使用E2012 BPyneGSM探针,这项工作将先天免疫系统反应蛋白IFITM3鉴定为调节蛋白。IFITM3具有广泛的抗病毒活性,可作为先天免疫应答中抵抗感染的第一道防线,例如甲型流感病毒和寨卡病毒。


李月明团队和合作者的工作已经表明:

1. IFITM3是γ-分泌酶复合物的一部分。

2. IFITM3上调γ-分泌酶活性以产生Aβ。细胞中IFITM3的敲低和敲除(KO)减少γ-分泌酶活性,KO细胞中IFITM3的重新表达完全恢复了这种活性。

3. IFITM3表达随着衰老和FAD突变而增加。IFITM敲除可以降低5XFAD小鼠中的γ-分泌酶活性和斑块沉积。

4. 一部分迟发性AD(LOAD)患者具有较高水平的IFITM3蛋白,并表现出较高的γ-分泌酶活性以产生Aβ。

5. IFN-γ可处理诱导原代神经元培养物中的IFITM3表达,并直接增强γ-分泌酶活性。此外,其他促炎细胞因子IL-6和IL-1β在人星形胶质细胞(Aβ的另一来源)中诱导IFITM3表达,导致γ-分泌酶活性增加。因此,任何炎症状况都可以驱动IFITM3介导的Aβ产生。

6. 最后,证明了IFITM3靠近γ-分泌酶的活性位点,这是第一个被活性定点抑制剂标记的γ-分泌酶调节蛋白。这些抑制剂用于鉴定γ-分泌酶(Nature 405689-694(2000))。

总之,这项工作为几个令人兴奋的领域做出了重大贡献:γ-分泌酶调节,神经炎症/免疫,Aβ介导的抗感染活性和AD风险。最近的遗传学研究强调了神经炎症在AD发病机制中的重要参与,然而,过去工作的大部分集中在Aβ的清除上。

这项工作揭示了神经炎症调节γ-分泌酶活性并因此影响Aβ产生的独特机制。这表明对大脑的免疫攻击,例如微生物或病毒感染,可以促进Aβ的产生,支持Aβ在先天免疫系统中起作用的假设。

IFITM3作为一种免疫开关,以增加γ-分泌酶活性和Aβ产生的抗微生物活性,可能导致增加老年痴呆症的风险。此外,这项工作首次确定了LOAD亚群,这对于了解该疾病的具体机制和开发精确药物治疗非常有价值。

此外,这项工作为研究γ-分泌酶调节蛋白在不同生理和病理条件下对γ-分泌酶的调节开辟了新途径。IFITM3可以作为一个值得考虑的生物标志物和药物靶标,在对迟发型阿尔兹海默症病人的分类中可以起到很好的区分,并制定个性化治疗。

相关论文信息:
DOI:10.1038/s41586-020-2681-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23233-1249097.html

上一篇:耶鲁大学团队阐明非酒精性脂肪肝中肝脏胰岛素抵抗发生的机理
下一篇:密西根大学邹伟平团队揭示癌症免疫逃逸的新机制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8 11: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