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kesheng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aokeshengming

博文

关于新冠病毒,公共卫生的下一步怎么走? 精选

已有 4043 次阅读 2020-2-13 18:15 |个人分类:小柯生命|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2020年2月12日,世卫组织(WHO)传染病危害科学和技术咨询组(STAG-IH)在国际顶尖学术期刊《柳叶刀》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题为:“COVID-19: what is next for public health?”,对公共卫生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提供了建议。

 
WHO STAG-IH与WHO秘书处合作,于2020年2月7日在瑞士日内瓦审查了有关2019新型冠状病毒病(COVID-19)暴发的现有信息,并得出结论,应继续实施遏制消除的持续战略,未来的2-3周至2020年2月底对监测社区传播情况至关重要,必要时可更新WHO的公共卫生建议。
 
中国暴发COVID-19早期时的基因分析表明,该病毒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相似,但有别于后者,而与蝙蝠身上分离的冠状病毒基因相似性最接近。
 
2020年1月初,关于疫情的信息很匮乏,WHO基于此前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疫情的经验,在1月中旬提出了公共卫生建议。
 
然而,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与SARS-CoV相比,COVID-19的暴发和特点有很大区别。
 
鉴于中国以武汉为重点、在全国范围内应对疫情,WHO鼓励与武汉交流密切的国家采取预防性公共卫生措施,一旦有输入性病例,则立即开展行动,可将病毒从人群中消除,就像2003年SARS疫情那样。
 
据信SARS-CoV已在2003年从人群中消除,从那时起,医学文献中再没有关于SARS-CoV在人群中传播的报道。
 
2003年的SARS疫情被认为是由一种变异的冠状病毒,从动物传染给少数人,之后在医疗机构中发生以肺炎为主要特征的聚集性传播。
 
根据早期病例中获得的基因组序列的系统发育,COVID-19被认为是在2019年11月或12月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的。
 
遗传流行病学显示,从2019年12月初武汉市首例病例回溯追踪开始,感染传播途径几乎完全是人传人。武汉在短短几周内就发生了大规模传染。

COVID-19与SARS-CoV具有不同的流行病学特征。
 
COVID-19在上呼吸道有效复制,似乎不会引起症状的突然发作,类似于传统的引起冬季常见感冒的人类冠状病毒。
 
感染者在潜伏期时,上呼吸道产生大量流动性病毒,进行正常活动时,加剧了感染的传播。
 
相比之下,在感染者病情轻微的潜伏期,SARS-CoV并不容易传染,大多数传播是在感染者病情严重时发生的,因此与COVID-19相比,遏制SARS-CoV暴发相对容易些。
 
COVID-19对下呼吸道的细胞也有亲和力,并能在那里复制。
 
感染的临床过程似乎有三种主要模式:

1)轻度疾病伴上呼吸道症状;

2)无生命危险的肺炎;

3)开始时症状轻微,持续7-8天,然后迅速恶化,发展为严重肺炎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ARDS需要高级生命支持。
 
COVID-19的病死率较难估计。
 
最初的病例定义仅包括肺炎,但最近进行了调整,纳入临床症状较轻的人群,目前的病死率估计约为1-2%,低于SARS(10%)。
 
COVID-19似乎通过与其他常见感冒或流感病毒相同的机制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即面对面接触时打喷嚏或咳嗽,或接触了感染者的分泌物。
 
在COVID-19中,粪-口传播途径尚待确定,但在SARS暴发期间曾发生过。
 
武汉封城似乎减缓了COVID-19的国际传播。
 
根据现有证据,一种可能的情况是,新发现的COVID-19在大多数感染者中引起了像季节性流感一样的轻度和自限性疾病,而在老年人或患有糖尿病、肺病和其他慢性病等共病的人群中更可能引起严重疾病。
                                                        
医务人员感染的风险很高,引起公众关切。另外,在医疗机构中接受长期护理的人一旦遭受感染,则健康后果很严重。
 
COVID-19治疗的核心仍然是非药物干预,因为尚无获得许可的疫苗或抗病毒药物。
 
如果疫情向更广泛的社区传播转变,WHO的遏制消除战略可能需要进行调整,需将缓解战略与 WHO网站上STAG-IH建议的行动结合起来。这些行动具体如下:
 
首先,需要密切监测流行病学的变化、公共卫生战略的有效性及社会接受度。
 
第二,需要不断改进加强沟通策略,为普通人群和高风险易感人群提供可行的自我保护知识,包括识别症状,并为寻求治疗提供明确指导。
 
第三,继续加强疫情中心的源头控制,即,对COVID-19检测阳性的患者和人员进行隔离、接触者追踪和健康监测、严格的感染防控卫生设施,并在中国发生疫情的所有其他地点采用积极的公共卫生控制干预措施,继续积极监测和限制活动。
 
第四,在中国境外有感染者和接触者传播的场所周围,继续限制活动,进行深入研究,以提供有关传播能力、传播途径和自然感染史的信息,定期向WHO报告并分享数据。
 
第五,使用WHO建议的监测病例定义,对所有国家可能发生的感染加强积极监测。
 
第六,正如在季节性流感发生时所做的那样,预测到老年人和其他患重病风险人群的严重感染和病程,所有国家均需要准备弹性卫生系统。
 
第七,如果已形成广泛的社区传播,特别是当接触者追踪变得无效或失控,以及资源利用效率低下时,那么应考虑减少人群活动,包括取消公众集会、关闭学校、远程办公、家庭隔离等,通过电话或网络对症状人群的健康状况进行观察,以及提供必要的生命支持,例如供氧、机械呼吸机和体外膜肺氧合(ECMO)设备。
 
第八,需要开展血清检测,以评估一般人群中的感染者。
 
第九,对市场上的动物和动物饲养者进行调查,了解疫情来源很重要,以便为预防将来的冠状病毒疫情提供必要的证据。
 
作者:
David L Heymann, Nahoko Shindo
论文链接:
https://www.thelancet.com/pb-assets/Lancet/pdfs/S0140673620303743.pdf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23233-1218353.html

上一篇:非洲面临新冠病毒传播风险,世卫呼吁提供援助
下一篇:最新研究表明新冠病毒感染可能造成肾脏和睾丸损伤

5 范振英 李大斌 黄永义 朱志敏 杨顺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3-30 03: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