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stfzhao

博文

科学精神与科学信仰——听王子彦老师的自然辩证法课有感

已有 1138 次阅读 2019-10-15 18:21 |个人分类:在大连的时光|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自然辩证法, 科学精神, 科研信仰

前言:自然辩证法作为科学技术哲学,曾经走在思想解放运动的前列,引领风气和时尚。在目前中国的学科体系中,自然辩证法是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组成部分,然而如果是仅仅限定在马克思主义哲学范围内的科学技术哲学,本课程的价值便不能体现课堂上王老师陈述了科学的前世今生以及精髓所在,将科学精神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范畴内提取出来作为一种独立的信仰,这是打动我的地方。本文作为自然辩证法结课论文,将有条理地陈述课堂所闻,以及引发的思考。

 

一、什么是科学精神

科学家在从事科研时,所秉持的理性、实证性、怀疑、探索与创新的方法与态度。

1)理性:是我们认识事物过程的一个阶段,包括概念、判断、和推理。区别于非理性的激情、灵感、非逻辑,但科学并不排斥非理性。灵感、激情、非逻辑方法等非理性因素对科学创造有很重要的推动作用。二者有机统一:可以有非理性产生灵感,但要依靠理性严格求证。

2)实证性:是指所有的科研成果都是可实现的,讲证据的、可以考察的。怀疑精神要求我们不盲从于权威,但是在质疑权威时一定要慎重,基于理性的严格求证,以逻辑的方式陈述出来。

3)探索与创新课上给出的生态预算案例中。我提取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在定题开展研究工作时,第一步是要锁定新颖而有前景的研究领域,早下手。第二步是要搜集资料,研读专著,理清现有理论,以及现有理论做到何种程度。也就是找到所研究领域的巨人们。第三步则是要站到巨人肩膀上,针对前人不足提出改进。作者旁听林鸿飞老师讲课,他提到的探索创新有三种方式:最高级别的是提出一种前无古人的全新的方法,该方法覆盖的学科领域越多越好;中级别是将某种现有方法引入新领域,试着解决新问题;低级别则是某种现有方法的改进和推广,这与本课程所讲的研究步骤相得映彰。

 

二、将科学作为信仰

“这些民族中没有一个如此强烈地专注于自由,如此坚定地信仰人类成就的崇高。”

“希腊人将人类赞誉为宇宙中最了不起的生物,他们拒不服从祭祀或者暴君的指令,他们高扬自由探索的精神,使知识高于信仰。”

主要地由于这些原因,他们的文化发展到古代世界所注定要达到的高度。

《世界文明史》212页这些内容,从我第一眼看到他们,就被震撼了。“祭司或者暴君”在当时的奴隶社会代表着最高权力与地位,然而他们却无畏于此。我似乎读出一点唯物主义的味道。

为何古希腊能在科学技术发展上达如此高的成就,当前的“地理位置说、民族性格说、有名文化说”虽然都有一定道理,但各自又不足以解释古希腊人达到的高峰。我认为这三者分别从三个方面解释,并不冲突,也没必要非得一争高下。古希腊由于地理位置特殊,使得各地文化汇集于此,在思想的对撞冲突中产生了火花,使得他们不拘泥于某种固定的思维方式,而是敢于提出质疑与挑战。渐渐形成了民主、自由的民族性格,在这中间势必会出现一些天才与英雄人物,他们要么被拟化成神、要么被记录在册,持续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古希腊人攀登智慧高峰。这一切似乎是顺理成章的,就像如果牛顿不提出微积分,别人也会提出一样。

黑格尔说:“一提到希腊这个名字,在有教养的欧洲人心中,尤其在我们德国人心中,自然会引起一种家园之感”。也有人提出古希腊文明和基督教文明是人类近现代文明之源。通过了解这两种文明,我认识到科学作为信仰是一种理性而合乎逻辑的存在,而宗教作为信仰则是感性而超乎逻辑之上的存在。但就是这样一对矛盾体经常共存同一位科学家(如牛顿、爱因斯坦、爱迪生、达尔文等)身上,或者共存于人们对事物的解释当中。这令我困惑。

宗教或者科学谁应当作为终极信仰?如果只有当有一天人类无限接近于真理时,答案才能揭晓。我们每个个体能做的,或许就采取折衷的方式,按照宗教倡导的方式自由博爱地生活,而秉持古希腊式的科学精神投入世界的认识和改造当中。

 

三、研究环境道德的学问——环境伦理学

在人类中心主义与非人类中心主义两派相争论中,我得到一种新的启示。或许是过去人类对自然的践踏太多,随意开垦、排放、施肥撒药与猎物捕杀,如今的自然在人类面前已经不堪一击。然而由此产生的恶果也最终回报在人类自己身上。

作者曾在天津读书四年,这是一座海滨工业城市。平时走在马路上路面灰尘就比较大,坐公交时无论男女老少脸上都多多少少写着疲惫。在学校里,每次从图书馆出来,总能看见远处排放的灰色烟雾被海风吹散,近处烧锅炉冒的黑烟则久久在空中徘徊。2013年开始,在全国大范围雾霾降临石家庄、北京时,天津也没有幸免。虽然身处大连暂时远离这一切,但每天打开手机依旧能够看到京津一带的同学日复一日在霾至与霾将至的天气中苦苦挣扎。

课堂上提出科学技术与自然环境应该找到一个平衡点,二者兼顾。从长远发展角度,这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并且经过一些发达国家的实践证明是可行的。然而就近来看,当环境与科学的天平明显倾向科学时而导致环境恶化时,则应更多倾向于环境。

人类中心主义要把人类的利益作为价值原点和道德评价的依据,有且只有人类才是价值判断的主体。而环境是人类的载体,离开环境支撑人的利益就无从谈起。非人类中心主义的提出就是要在环境的托盘上加几注大大的砝码,将倾斜的天平扶正。然而他们主张的全面超越人类中心主义,建立一个以自然生态为尺度的伦理价值体系和相应的发展观,会导致实践中道路曲折而坎坷。因为归根结底,人才是实践的主体,背弃主体的利益而争取非主体的权利本身就有悖于常理。

作者认为,应该把非人类中心主义的尊重自然生命、尊重自然界内在价值融入在人类中心主义的理论当中,并作为约束条件与衡量标准框束人类活动。经过查资料,发现这种理论早已有人提出,被称作“弱人类中心主义”。

 

一份坚持,一份收获。课上所提过书目《哲学走向荒野》、《动物解放》、《沙乡·年鉴》、《人类文明史》,以及纪录片《宇宙与人》都值得细细品读。


以上内容为2014年首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21868-1202042.html

上一篇:我为什么加入科学网

3 史晓雷 刘立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3 01: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