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stfzhao

博文

我为什么加入科学网

已有 468 次阅读 2019-10-14 22:25 |个人分类:思维是条鱼|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读博, 思维, 记录

起步于技术博客

从2015年4月开始,我开通了个人技术博客,记录学习过程中遇到的技术问题及解决方案并公开发布。一是作为自己以后遇到类似问题的索引,二是帮助遇到同样问题的人。

在我认知里,开源社区里程序员们的义务贡献才是整个行业迅速发展的源动力。我所遇到的每一个问题,几乎都是别人遇到过的,只要输对关键词社区就能检索到,个别难题需要去stack overflow里提问或找答案。我希望靠近并成为这类愿意分享的人,但是在生活中,我并不十分善于社交。一方面我无法够很好地把握交谈的度,另一方面这种即兴沟通经常因为各种干扰因素无法做到坦诚、真诚,常常让我觉得精力透支、备受干扰。

我也试过有道云笔记,那是在公司实习时候,有些内容不适合公开。一开始它也能讲知识有条理地整理下来,但是随着记录的增多,需要分多层文件夹时,混乱的感觉出现了。一层一层的文件夹很难快速定位到要找的内容,而且也局限于本地访问。

在个人博客里,内容是公开的,可以随时随地不分设备地访问,再加上博客内部搜索功能,使用起来十分便捷。这更坚定了我的开放式记录之路。

停滞于反馈的不足

在技术博客里,大多数来与我互动的都是小白,问的问题集中在技术。有的技术细节我还记得,就积极回复他们。有的不记得,但是因为比较简单,我就临时搜索再给他们提供思路,偶尔也会搁置一些难题留给其他读者去回答,也算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对话平台(虽然有很大的时间差)。

2017年开始,我从工业界转向学术界。当我继续在我的一亩三分地耕耘时,我感觉到匮乏,是反馈的匮乏。我希望深入探讨的学术经验在这里无人问津。

我觉得我该找到真正的学术群体,来收获学术上的反馈,于是了解到科学网博客。然而,科学网的实名制让我有一种深深的不安全感,我担心因为文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我曾试着用非实名去注册,奈何编辑的火眼精晶总是能识别。怎么办呢?出于这点顾虑,我迟迟没有加入。

利他与分享之路

2019年10月八日, 青塔人才发布了一篇文章“博士退学再来过:我从来不曾优秀过”。作者踏踏实实记录了自己的坎坷读博历程。我以为又是一个博士生的励志故事,只匆匆浏览一遍。后来神使鬼差,又点开读了一遍。有些话语触动了当时的我,于是搜索了“赵序茅”这个名字。

我发现了一片新天地!

他在他热爱的科普行业里发光发热,义务帮助孩子们了解大自然。就这样,他从一个历经坎坷、几乎不不不顺的农村小伙,成长为一个充满激情的、热爱自己学科的博士生。我相信他已经找到了自信的来源,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写出那篇博士致谢。他有两本书的名字一直在我脑海里跳跃:《雪豹下天山》与《西域寻金雕》,充满着铺面而来的西部气息。赵序茅最终找到了他的金雕,在生活的围堵里厮杀出一个缺口,破了命运给自己设下的局。这在我看来是理想主义者的成功。

我分享对此文的感受给身边人时,被问道:你看见人家走这条路,就觉得也适合自己走吗?我回答说:学术界成功的人不只他一个,但是我没有羡慕与向往其他人,偏偏注意到他走的这条路,说明是这是我是我深层次的愿望,是和我的价值观相契合的路。

我的脑海里也有一盏灯,这盏灯让我整个人显得有点“中二”。我曾试着去灭掉它,好让自己显得“通达事理”。这层努力帮助我改善了一点人际、也收获了一些快乐。然而就在我继续推进时,有个女孩子出现了,她完整地描述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和她从小到大逐渐成形的世界观,我从她的文字中看到了更值得去探索的东西:

“我根本无法操纵我的思维,所有的想法,所有的过程....我无法获得任何可行的解释,我写代码的时候,连获得个真正的随机数都很难,但我的思维却全都可以凭空出现,为什么?我没有办法精细的控制我的鱼(思维与创造力),我只能观察和记录,所以我必须让我的鱼自由,让它们可以随便跳跃...以前的我,为了保护我自己的鱼,害怕,怯懦,软弱。但以后的我,也许可以保护别人的鱼了”——林萌

那天我读了很久,担心作者匆匆收尾或者只是讲个故事。这些担心最终被证明是多余的:她是认真的,也是充满善意的,有些东西被通透地讲出来了!人人都曾有过那条鱼,只是有的人选择禁锢鱼的游动而致力于装裱鱼缸。光鲜的鱼缸和游动的鱼都能带来快乐,但后者的快乐更富生命力,也更持久,它成就了人的精神面貌。

自我救赎之路坎坷,人的悲欢又互不相通。有些先行者突围了,将经验留给后来人,是值得推崇的义举。未能跳脱的人,分享所得、记录成长历程,大概也算一种善行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21868-1201926.html


下一篇:科学精神与科学信仰——听王子彦老师的自然辩证法课有感

3 史晓雷 刘钢 代恒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6 09: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