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meibaxia99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meibaxia999

博文

冠状病毒的来龙去脉:武汉新型肺炎疫情最终如何解决?

已有 8911 次阅读 2020-1-28 14:50 |个人分类:涨见识|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冠状病毒, 新型肺炎, SARS, MERS, 武汉, MERS

 
1.jpg
01

童师妹回湖北黄冈过年,天天躲在家,不敢出门。她问:“师兄,上期故事你分享了冠状病毒从哪里来?你能再科普一下冠状病毒是什么?如何发展吗?”


海豚突然想到柏拉图提出的终极哲学命题:“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师妹确实提出了一个好问题,海豚查阅许多资料,梳理了冠状病毒的来龙去脉。
 
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快速指南》:“目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特效抗病毒药物,治疗以对症、支持为主。”这岂不是和治疗病毒性感冒一样?非常好奇,究竟有没有对抗冠状病毒的靠谱方法呢?
 
2020年1月28的最新消息:武汉协和医院,11名医护人员冠状病毒转阴,首批3名出院。自愈的秘密是什么呢?医生朋友说:“在和疾病的对抗中,医生只是辅助,你的免疫系统才是主力。”
 
海豚和有好奇心的你,一起探索冠状病毒与免疫系统的奥秘。

2.jpg

               冠状病毒进入体内的途径


02
我是一种低调、脆弱又顽强的冠状病毒。我们因四周突起,形如花冠而得名。我们是一个古老神秘的家族,种类繁多,祖先可以追溯到一万年前。
 
我们的理想宿主是鸟类和蝙蝠这种恒温飞行的脊椎动物。虽然如此,但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宿主免疫系统就像一支军队,一直追杀我们。嘿嘿,但一直没有干掉我们。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们与宿主共同进化。那些杀不死我们的,终将让我们更强大。

与天花、艾滋病、鼠疫、流感这些“毒王”比起来,我们只能说是无名小卒。聪明的中国人在11世纪的晋代,发明了人痘术来对抗天花。受此启发,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发明了牛痘疫苗。

疫苗的应用遏制了很多嚣张的病毒。天花病毒已经于1980年灭绝。但我们冠状病毒,人类还没有开发出特效药或疫苗。 

3.jpg

冠状病毒从动物到人的传播 



03

在漫长岁月里,我们在蝙蝠和鸟类宿主中,共生共存。在非典以前,我们一直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默默实现生命最基本的目标:生存和繁衍。


1937年,人们在鸡中分离出第一种冠状病毒。随后在猪和家禽中分别发现我们的亲戚TGEV和IBV病毒,但它们不会感染人。之后发现,感染人的冠状病毒如OC43和229E只会引起普通感冒的症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并没有重视我们。
 
直到2002年,人们把果子狸养殖场建在蝙蝠栖息地附近。云南山洞的蝙蝠把我们传染给果子狸,果子狸被贩卖到广东,吃野味的人们把我们带入了人体。意外地,我们从天然宿主(蝙蝠),到中间宿主(果子狸),进入了人体宿主。
 
进入陌生宿主之初,我们也诚惶诚恐。我要到哪里去呢?
 
我们通过表面的花冠(刺突蛋白),在黑暗中摸索。在人体肺上皮细胞表面上,我们竟然遇到了匹配的受体(ACE2)。该受体就像一道门,接纳我们进入了细胞内部。我们仿佛找到了真爱,愉快地生活和繁衍。


4.jpg

 


04

人体的免疫系统就像是国防部队,抵御外敌、消除异己、维护稳定。我们病毒很小也很脆弱,只能寄生在宿主细胞内,免疫系统一般看不到微小的我们。凭借躲猫猫的本领,我们练就免疫逃逸的技能。

 
有些兄弟贪婪繁衍,树大招风了。感染的细胞出现了异常或死亡。这会引起了人体免疫系统的注意。在体内巡逻的T细胞,一旦识别异常细胞,就会吹响警报,其他免疫细胞纷纷前来作战。
 
B细胞就像炮台,发射抗体导弹把我们病毒团团围住;吞噬细胞就像绞肉机,把病毒和病毒入侵的细胞生生吞噬和消化了,渣渣都不剩。免疫反应的过程,人类称之为炎症。
 
免疫细胞在自家细胞上凿洞,把我们病毒纷纷揪出来杀掉。炎症战场满目疮痍,病毒灭亡了,人体细胞也牺牲了。炎症会让人体出现发热、咳嗽咯痰、全身无力等症状。
 
在免疫功能正常人体内,我们病毒很快就被清除,人体在两周内就会痊愈。然而,在免疫功能失调人体内(如老人、病患),炎症失控。免疫细胞杀红了眼,一路追杀,连自己健康细胞都不放过。这引起了并发症、器官和呼吸衰竭,最后死亡。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5.jpg


 
05

炎症,就像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不得不离开拼了老命的宿主,寻找新天地。我们在体外环境里飘呀飘,实在脆弱。我们怕热、怕紫外线、怕干燥……如果没有遇见新宿主接纳,我们在一天内就一命呜呼。

 
我们从感染源传播到易感人群的路径是:飞沫传播、接触传播、空气传播。非典之初,人们对于我们的传播路径不清楚。不戴口罩的人,遇见了我们,把我们传播给更多人。
 
2003年2月9日开始,有关喝板蓝根、熏白醋能预防怪病的传言兴起。这些弱鸡防御方法根本动摇不了我们生存的决心。约半年时间,我们从广东走向了中国、走向了世界32个国家,确诊病例高达8422个。
 
这是我们第一次出现在世界舞台,世界卫生组织将我们引起的肺炎命名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SARS)。SARS病毒如何消失的呢?
 
首先,科学家找到了我们冠状病毒是病原体,搞清楚并切断我们的传播途径;其次,科学家追根溯源,搞清楚了果子狸是我们的中间宿主,禁止了贩卖和食用果子狸。随着气温上升,我们在体外无容身之地,在体内惨遭免疫系统追杀之下,最终消失。

6.jpg


 
06

我们冠状病毒只是消失,并没有灭亡。人们忽略了我们可以通过中间宿主进入人体,也不再研发冠状病毒的疫苗和药物(至今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逐渐忘记非典的惨痛教训。

 
2012年,人类不断侵占蝙蝠和野生动物栖息地,我们从蝙蝠传播给骆驼。中东人接触骆驼,感染了中东呼吸道病毒(MERS)。这是我们第二次出现于世界的舞台。
 
香港科学家发现,MERS病毒和SARS病毒非常相似,是冠状病毒的亲戚。起初,MERS感染病例只是零星病例。人们认为我们MERS兄弟人传人概率很低,并没有做好充分的防治措施。
 
2015年,一位韩国人去中东地区旅行,回国后被诊断为MERS。在较短的时间内,这位病人直接或间接导致了186人感染。截止2019年11月,全世界共27个国家发现了2499例病人,死亡率约为30%。自从人类积极防治,我们MERS病毒在人类世界已经苟延残喘了。
 
时间来到了2019年底,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我们冠状病毒再次出现。这个海鲜市场名不符其实,还干着野生动物美食的勾当。近日,科学家已经发现我们的天然宿主是蝙蝠,我们是怎么从蝙蝠传播到人类的呢?问痴迷野味的人便知道答案。

SN_ILLUSTRATIONS_20180614_09-1200x630.png


07

我们在蝙蝠体内生活地妥妥的,被迫来到人类世界。为了生存,我们得翻越免疫系统的护城墙(皮肤、黏膜和毛发)、护城河(粘液和口腔消化酶)。到了体内,还得面临绞肉机(吞噬细胞)、导弹(B细胞分泌的抗体)以及毒素(T细胞分泌的细胞因子)。

 
在如此多变、危险和复杂的环境下,我们不得不变异求存。
 
世界健康组织将我们武汉兄弟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这是我们第三次出现于世界的舞台。虽然我们属于SARS的亲戚,但我们出现了变异。我们延长了潜伏期,并在没有任何典型症状的潜伏期就具备传染性。
 
起初,人们以为我们武汉兄弟人传人概率很低,也没有及时做好隔离措施。恰好遇上春运,我们从武汉走向了全中国,甚至世界。很多时候,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才是上策。
 
从SARS和MERS的历史来看,及时隔离就能阻断我们的传播。如今,500万人离开武汉,他们当中有多少人是病毒携带者,那些病毒携带者会造成多少人际间的感染呢?对此,全国人民十分恐慌。
 
他们住宿被拒绝、返乡被隔离、过路被拒绝、甚至路过武汉的人都被疏离……有多少和武汉有关的人正在被歧视和驱赶?
 
“当武汉人在武汉:武汉人加油。当武汉人在跟前:武汉人你滚。”人性的矛盾和复杂,让我想起失调的免疫系统:杀红了眼,连健康人都不放过。

7.png 

08

2020年1月27日,新闻报道湛江各地为滞留的湖北游客提供免费住宿,并提供了详细的地址和联系方式。随后,其他城市也陆续公布指定酒店。在人类社会中,爱心行为就像免疫信号,能激发整体免疫力来实现自愈。

 
回到故事开头,童师妹作为湖北人,也对湛江的暖心行为表示肯定。她表示博士毕业后愿意考虑来湛江工作。
 
我们冠状病毒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鸟类和蝙蝠才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地。人类不破坏生态环境,不吃野生动物,我们就不会进入人体。人类免疫系统不失调,保持身心健康,我们病毒也活不了几天。
 
别忘了照顾好自己的免疫系统。面对疾病,不要恐慌,你体内有亿万免疫细胞默默守护着你。你比自己相信的要勇敢,你比自己看到的要坚强,你比想象中的要聪明。
 
新春团圆之时,愿所有湖北同胞、路过武汉的人不再受歧视和驱赶。欢迎转发正能量,也赞扬所有接纳和关爱武汉相关同胞的人。
 
PS,敬畏生命,逆流而上。欢迎大家交流科普,一起成长。


致谢:本文得到胡博士、祝博士等的专业建议。
主要参考资料(感兴趣可联系海豚)
1.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手册,2020
2.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防护电子书,2020
3.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快速指南,2020
---------------看更多走心故事,请关注公-众-号:瘤而上-------------

公众号名片4.p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20875-1215912.html

上一篇:最新,新型冠状肺炎病毒源自蝙蝠:了解蝙蝠有助于对抗病毒和癌症
下一篇:病毒、细菌和基因突变,谁是你最大的敌人?

6 梁洪泽 马鸣 孙颉 晏成和 赵凤光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9 05: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