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mingdu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nmingduan 绝不小心求证,只管大胆胡说

博文

立场影响记述的一个经典案例

已有 896 次阅读 2019-11-17 17:17 |个人分类:观点|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三国演义》恐怕是中国民间社会普及度最高的小说。其中的经典战役“赤壁之战”,则更是几乎到了“人所共知”的地步。

我曾有兴趣查阅了《三国志》中对于赤壁之战的描述。因为这本小说原本就是对这本历史著作的白话解读和演绎。没想到,同一本“三国志”,在不同部分对“赤壁之战”的描述差异很大。

后面的附录,我摘录了《三国志》中关于赤壁之战这同一件事情的三方面记载:

l  魏书中的记录,关于战争过程几乎没有描述,重点只有4个字:不利、大疫。然后战争的结果是“乃引军还”。注意是“还”,而不说“败”。所以立场是确定的。

l  蜀书中的记录,提到了“焚其舟船”,战争的结果是“曹公引归”。对于战败的结果用了“归”,也不说“败”。

l  吴书的记录非常详尽,战争的结果是“军遂败退”,这里使用了“败退”的字眼。

《三国志》是陈寿所著,但实际上在成书之前,已经有关于魏、吴的历史著作存在。但是蜀国没有。所以大致可以认为,陈寿是在整理他人对魏、吴历史记录的基础上,自行编纂了“蜀”的历史,并整理合并成为“三国志”。

与之前的史记、汉书和后汉书不同,《三国志》在早期,实际上是分《魏书》、《蜀书》和《吴书》三书独立流传的。所以,很多资料在三本书上重复记录。这就非常有趣,因为三本书的记述并不完全相同。

至于这些差异性记录的原因,一方面是千头万绪,在写作的当时,作者的资料、认知是有限的,难免有差异。当时没有方便的检索和查阅系统,完全在竹简/木简上写字,对比检查很困难。但是我认为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对现有资料的综合和概括,难免因为立场问题在删减修改过程中不小心露出马脚,当然也可能是故意漏出马脚的。

后一种原因,在赤壁之战的记述中魏书和吴书的整理结果对比很明显。同样是赤壁之战,魏国方面在三国志之前已有记录,多半是从曹魏的立场出发,关于曹操的不光彩的事情,要尽量说的少、尽量轻描淡写。所以结果一场战争就浓缩成了“不利、大疫、还”。而且似乎,战争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大疫”。可是吴书呢?显然是站在吴国孙氏的立场上去描述,不然“汉贼”、“老贼”这些名词就不大可能保留下来。而这个立场鲜明的吴书部分,却对战争的记录最为详细,战前孙权组织的廷见、周瑜的分析和谋划、战争过程中的黄盖献计、实施等,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

历史资料的整理和记录,这是中国文化有别于世界上其他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因为我们的记录几乎是连续的。客观、中立,一般被认为是史家最基本的素质。在这个问题上,陈寿也经常被拿出来做榜样分析。因为陈寿自己是蜀国人,但是后来做了晋朝的官。三国志在公开的立场上,是以曹魏为正统叙述的,所以言及曹操,通常说“曹公”。那么,他在整理三国史料的时候,有没有做到中立?在我看来,不持立场是不可能的。既然持有立场,就无法做到绝对中立。陈寿的“蜀国属性”,或许无形中让促使他保留了吴书中对赤壁之战记述。这才让我们看到了赤壁之战的精彩过程,而不仅仅是冷冰冰的“不利大疫还”这么几个字。


附:《三国志》各部分对“赤壁之战”的记述

《魏书·武帝纪》:

秋七月,公南征刘表。。。九月公到新野,。。。进军江陵。。。十二月孙权为备攻合肥,公自江陵征备。。。至巴丘。。。权。。。乃走。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于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备遂有荆州、江南诸郡。

《蜀书·先主传》:

先主遣诸葛亮自结于孙权,权遣周瑜、程普等水军数万,与先主并力,与曹公战於赤壁,大破之,焚其舟船。先主与吴军水陆并进,追到南郡,时又疾疫,北军多死,曹公引归。

《吴书·周瑜鲁肃吕蒙传》:

其年九月,曹公入荆州,刘琮举众降,曹公得其水军,船步兵数十万,将士闻之皆恐。权延见群下,问以计策。议者咸曰:“曹公豺虎也,然托名汉相,挟天子以征四方,动以朝廷为辞,今日拒之,事更不顺。且将军大势可以拒操者,长江也。今操得荆州,奄有其地。刘表治水军,蒙冲斗舰,乃以千数,操悉浮以沿江,兼有步兵,水陆俱下。此为长江之险,已与我共之矣。而势力众寡,又不可论。愚谓大计不如迎之。“瑜曰:”不然。操虽托名汉相,其实汉贼也。将军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据江东,地方数千里,兵精足用,英雄乐业,尚当横行天下,为汉家除残去秽。况操自送死,而可迎之耶?请为将军筹之:今使北土已安,操无内忧,能旷日持久,来争疆场,又能与我校胜负于船楫,(可)乎?今北土既未平安,加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后患。且舍鞍马,仗舟揖,与吴越争衡,本非中国所长。又今盛寒,马无藁草。驱中国士众远涉江湖之间,不习水土,必生疾病。此数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将军擒操,宜在今日。瑜请得精兵三万人,进住夏口,保为将军破之。“权曰:”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陡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今数雄已灭,惟孤尚存,孤与老贼,势不两立。君言当击,甚与孤台,此天以君授孤也。

时刘备为曹公所破,欲引南渡江。与鲁肃遇于当阳,遂共图计,因进住夏口,遣诸葛亮诣权。权遂遣瑜及程普等与备并力逆曹公,遇于赤壁。时曹公军众已有疾病,初一交战,公军败退,引次江北。瑜等在南岸。瑜部将黄盖曰:“今寇众我寡,难与持久。然观操军船舰,首尾相接,可烧而走也。”乃取蒙冲斗舰数十艘,实以薪草,膏油灌其中。裹以帷幕,上建牙旗,先书报曹公,欺以欲降。又豫备走舸,各系大船后,因引次俱前。曹公军吏士皆延颈观望,指言盖降。盖放诸船,同时发火。时风盛猛,悉延烧岸上营落。顷之。烟炎张天,人马烧溺死者甚众,军遂败退,还保南郡。备与瑜等复共追。曹公留曹仁等守江陵城。径自北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16370-1206498.html

上一篇:均值与中值
下一篇:《奇葩说》印象1

5 康建 郑永军 武夷山 尤明庆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8 18: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