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jin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jindong

博文

量子贝叶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五)

已有 635 次阅读 2019-4-30 09:56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量子贝叶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五)

—— 从模型-现实的关系看量子概率和人类社会的交互不确定性

 

 

“交互不确定性”——量子概率的描述

 

文章《上帝如何掷骰子——量子概率及其跨学科思考》说,量子概率是对交互不确定性运动物质的描述。

交互不确定性的特点有:

观察过程对被观察系统造成影响,如代表量子力学的典型实验——双缝干涉,观察会对量子的运动造成影响;

观察者实际上也是参与者,是个参与者的宇宙;

交互不确定性就是由观察者的测量所引发的不确定性;

量子概率实际上是对交互不确定性的刻画。

文章还说,宏观世界中有很多事存在着交互不确定性的系统。【《上帝如何掷骰子——量子概率及其跨学科思考》.Jake.集智俱乐部.百度文库】

 

在上述我们研究族群中某个行业的资源分配规律时使用的概率模型和量子概率相同,难道人类社会的运动也是参与性宇宙,存在交互不确定性?可以用量子力学模型解释?

 

人类社会运行的交互不确定性

——从思维-现实之间关系的看交互不确定性

 

关于思维与现实及其给人类社会的物质运行带来的交互不确定性,索罗斯在《这个时代的无知和傲慢》做了精辟的论述。

索罗斯通过思维与现实的之间的独立分离与否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模型-现实之间是独立分离的,第二种情况是模型-现实之间是不分离的。

 

模型-现实分离的情况

 

索罗斯说,知识表现为真实的表述。根据真理符应论,表述之所以真实是因为他们与事实相符。要建立起符应关系,事实和表述所指代的事物之间必须是互相独立的。当我们的思维成为我们所思考的对象的一部分,这个要求便得不到满足。现实的其他方面则不存在这一复杂的情形。天体的运动和蛋类的孵化都不以我们的意识为转移,它们是认知的客体。

天体的运动现实和知识的表现的关系,就是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与天体运行的现实之间的关系,是分离的,就是说,在认识天体运动规律方面,模型-现实是分离的。

 

模型-现实不分离的情况

 

索罗斯又说:“当我们把现实作为整体来考虑,或者我们在思考人类参与的现象时,情况又有所不同。我们在思考某些事件时,如果我们自身是这些事件的参与者,那么情况便会愈加错综复杂。不仅是我们的知识不够完备,更重要的是,我们不完全的理解或易犯错误的特性也成为了现实的一部分。

我们不能仅仅依靠掌握的知识来做决定。现实并非独立给定的,它还取决于我们所作的决定。因此,就算掌握了一切相关事实,我们做出的决定仍和我们原本的目的不相符。换句话说,我们行为并不是完全理性的。这种说法是对人类理性力量的曲解。它假设,我们能够根据所有的事实作出决定。这种曲解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我们对自身与现实间关系的看法中。我们在探讨思维与现实间的某种关系时就暗示着我们的想法和思考对象之间是相互独立的。但事实并非如此,思维和现实并非彼此独立的实体,两者是整体与部分的关。我们自身也是某些事物的一部分,所以认为我们能够客观、公正地理解这类事物的看法是不合情理的,但人们却普遍抱有这种看法。

我们认为现实是独立于我们的思维而存在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还认为现实就摆在那儿等着我们去理解,而对现实的理解还包括在脑海中描绘出一副与现实相符的图景。这种观点在真理符应论中得到了体现。确实,当思维和现实相分离时,就有可能形成与事实相符的命题。举个例子,让我们来看看羡慕这个表述:下雨了。如果天空真的在下雨,那么这个表述是真实的。这种方法对现实的某些方面来说是适用的,但对其他方面却不尽然。我们在考虑现实的时候,如果我们的思维是其中的一部分的话,思维和现实相分离的关系就被打破了。表述和事实之间并不是单向的符合,而是双向的符应关系。下面让我们来思考一个表述:你是我的敌人。我的这句话有可能影响你的感受。这个命题可能和某个事实是相符合的,但是由于双向联系的存在,这种符应关系不一定反映出全部事实。有可能是我令你变成了我的敌人,而不是我被动地认为你是我的敌人。事实如何不得而知,因为它要取决于我们的想法。这里所阐述的思维和现实的关系和我们一贯的认知大相径庭。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永远和真实的世界不相一致,因为我们本身就是这世界的一部分。我们在无意识间的想法也成了我们必须要考虑的。理解思维与现实的关系,就好比射活靶,而我们对世界的看法也在改变着世界。”【《这个时代的无知和傲慢》.索罗斯】

 这种情况就是模型-现实不分离的情况,上述索罗斯所举例可以用类似量子力学中的双缝实验描述如下:

 

一个认知系统的双缝实验【《上帝如何掷骰子——量子概率及其跨学科思考》】

 

 

这个实验,把上述索罗斯关于“好人”与“坏人”的认知的双向不确定性以量子力学双缝实验的形式,形象的刻画出来。

因而,人类社会的运动也是符合量子力学的模型,也是参与性宇宙,存在交互不确定性。下面我们从模型-现实的关系看中华族群“人为状态”聚落公共资源的分配使用的交互不确定性。

 

公共资源分配的交互不确定性

——从模型-现实的关系分析

 

以现代中国为例,我们看看中央政府在按照选择定律分配资源于不同行业过程中的思维-现实的关系,或交互不确定问题。

现代中国时期,中央政府为了确保整个中国这个“人为状态”聚落环境的安全,如《中国的经济制度》中描述的从各县集中的资源,北京必须合理规划资源的用途,一定比例的资源用于国防军队建设,确保国防安全。一定比例的资源用于政治秩序的维护,如控制法轮功之类邪教,确保国内秩序的安定。一定比例的资源用于长江黄河的治理、高度铁路公路的建设,确保聚落内自然环境的安全便利等等,才能确保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人为状态”聚落环境在生存竞争中持续安全存在。

在上面分析中,我们可以简化的说“人为状态”的聚落这个公共产品有不同行业的专业分工合作生产而成。这其中行业的数量,或者维数是现实中客观确定的存在,不以人的思维而改变的客观现实(这和贝耶尔《概率的烦恼》中说的量子维度数是一个整数,含义一样)。但是为了把公共资源发挥最大效用而在不同行业之间分配资源的过程却是一个人为判断选择的结果,人对现实的主观判断就会影响资源的分配大小,或者人的思维已经是现实的一部分了。比如某年,中央财政要在各部委分配资源——比如在教育、交通、医疗、国防等各部门(就是各行业)之间进行公共资源进行分配。资源在各部门分配比例的大小是各部门的管理者相互竞争的结果。第一、各部门都会列出各种理由力争报告说自己部门或行业需要国家更大的财政支持。第二、中央在上述报告的基础上,平衡各方的利益,力争财政的分配均衡,确保财政使用的总体效益。在上述决策分析中,显然的人的思维(各部门的对自己行业重要性的看法)已经成为现实的一部分,成为决策的基础。这就是上文索罗斯所说的思维-现实的不独立不分离的含义,就是上文所说的“参与性宇宙”的含义。

 

因而,可以说中华族群“人为状态”聚落公共资源的运行是参与式宇宙,存在交互不确定性,符合量子力学的特点,可以用量子概率模型解释。

(注:而中华族群整体的物质运动却不是参与式宇宙,不存在交互不确定性,这在《几何模型看中华族群的生存演化》中已经详述。几何模型和量子概率并用描述中华族群与个体的生存,就是玻尔互补原理的含义,见后文详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12302-1176309.html

上一篇:量子贝叶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三)
下一篇:量子贝叶斯模型看公司的生存演化(之六)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0 04: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