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jin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jindong

博文

中华族群生存的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之三)

已有 473 次阅读 2019-4-21 15:25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中华族群生存的社会法则与自然法则(之三)

——极值原理是沟通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的桥梁

 

韦尔南说希腊城邦建立后,“社会交往的世界构成一个严密的体系,受到数量关系的调节,这使得公民们可以相互“认同”,建立起平等、对称、互利的关系,共同组成一个团结的“宇宙”。...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下,社会呈现一个具有中心的、循环的“宇宙”,所有公民都是同类,因此每个公民都必须走完这个循环的全过程,按照时间的顺序依次占据和让出城邦空间的每个对称点。”(原谅我,韦尔南这段话在本文中反复引用,是觉得太重要了,因为它有多重含义,这次引用是说其中的“对称”,就是现代几何的定义)。韦尔南认为,古希腊城邦的出现,导致了希腊哲学诞生,“哲学构建了一种数学,但没有用它来考察自然。...几何学最初与政治结合在一起。”他还说,“柏拉图在公元前4世纪仍然十分重视自然宇宙的结构和社会宇宙的组织之间的这些对应关系。这位哲学家让人在学院门口刻上“非几何学家勿进”,由此证明,同一来源、同一倾向在希腊人的几何思想和政治思想之间建立并保持着长久的联系。”

 

“对物质世界的观察和理解——成为通往真正的、有价值的知识的正确途径。”

——亚里士多德

 

人类社会构建的秩序可以用自然宇宙结构,甚至几何来理解,给予我们很大的启发,让我们以更科学的视角审视人类自身构建的社会秩序。因为现代科学的发展表明“几何是自然界的组织原理”【《数学和自然法则》】。

但是,正如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史蒂文.温伯格(Steven Weinberg)在评论德谟克利特和留基伯的原子理论所说的,“.....但是(一元论者们)‘错了’,德谟克利特和留基伯的原子理论在某种意义上‘对了’,这种对错之分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如果我们不知道如何计算物质的密度、硬度或导电性,即使泰勒斯或德谟克利特告诉我们石头是由水或原子构成的,我们又能在理解自然的路上走多远呢?”【《极简科学史》】。同样,即使韦尔南所说的人类社会宇宙和自然宇宙的具有相近的结构,人类社会的结构可以用几何学来理解,但若是我们不能看到“几何是自然界的组织原理”【数学与自然法则】背后的物质运动规律,进而找出人类社会的物质运行规律与几何之间的联系,我们在对人类社会的几何结构理解的路上又能走多远呢?

但是,如“一元论、多元论者和原子论者共同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他们都认同一条原则:Phusis......是可以依靠物质世界本身来进行解释的。”一样【《极简科学史》】,韦尔南关于人类社会结构和自然宇宙结构的类比,给我们以自然科学模型的视角审视人类社会的秩序指明了一个明确的方向,给予我们很大的信心——人类社会的秩序是有可能利用自然法则甚至是几何学来解释的。

亚里士多德认为“对物质世界的观察和理解——成为通往真正的、有价值的知识的正确途径。”【《极简科学史》.P21】。同时现代科学的发展表明“几何是自然界的组织原理”【《数学和自然法则》】,为了达到韦尔南所说的用几何科学的解释人类社会结构的目标,我们必须从社会的物质运行规律研究入手。

 

“贸易只有在原状或加工过的自然资源在一个社会框架里的分配的整个环境之内才能加以研究。”

——张光直

 

张光直说,“贸易只有在原状或加工过的自然资源在一个社会框架里的分配的整个环境之内才能加以研究。”,“一个生态系统的解释一定要将个人组织成人口的方式做适当的考虑,而这些人类的组织机构才经常决定那些自然资源时要来开发、加工和分配的,以及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张光直.《中国古代考古论文集》】。科斯说:“经济学教科书对生产函数的描述会给人一种暗示,即我们只要将生产要素集中起,它们便能自动转化成产品,但在真实的经济中,情况并非如此。生产要素向产品和服务的转化需要在一个生产结构中实现......。没有任何市场经济可以在制度真空中运作。但时下的经济学把价格体系从他赖以生存的经济制度中剥离出来,唤作价格理论;在研究市场运作的时候,又把所有非市场的制度安排剔除出去,包括政府、法律、社会形态以及道德准则,似乎市场可以独立这些非市场的制度安排。但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科斯.《变革中国》P241】。就是说,关于人类社会物质资源的生产和分配的过程研究只有放在社会结构框架里或“人工生态系统”中加以研究才有方向和意义,才有可能得出有价值的成果。

关于人类社会的物质活动,本文把中华族群的经济活动分为自然资源开发、资源分配和资源使用三类。资源开发——氏族/家庭/公司从自然中开发资源。资源分配——资源,在氏族/侯国/国家联盟或家庭//集权帝国或公司//中央之间分配。资源使用——国家或县使用资源构建大的“人为状态”的生存环境。

本文把中华族群的个体从公共产品和社会产品专业分工的角度分为三级组织:夏商周时期—氏族/侯国/国家联盟,秦朝-清朝—家庭//集权帝国,现代中国—公司//现代国家,就是张光直所说的“个人组织成人口的方式”,就是科斯所说的“生产要素向产品和服务的转化需要的生产结构”。

资源的运行与组织的关系。我们从中华族群为了生存而在自然中构建“人为状态”聚落环境的过程中,再回顾一下资源、组织和“人为状态”聚落环境的关系。在第一节我们在研究中华族群的“人为状态”环境或“人工生态系统”的构建中,可以看到,第一、资源的开发:资源的开发就是劳动组织—氏族、家庭和公司从自然界开发资源的过程。第二、资源的分配:从自然界中开发出的总资源是在三级聚落之间——氏族/侯国/王室或家庭//集权帝国或公司//中央之间分配的过程。第三、资源的使用:第一和第二级公共组织国家和县利用公共资源建设“人为状态”聚落环境的过程。所以人类社会的资源开发、分配和使用和社会组织结构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可以说“人为状态”的聚落环境或“人工生态系统”是经济组织开发自然资源构建而成,是经济组织生产的产品。可以说人类社会资源物质的运行规律与人类社会的组织结构和聚落结构或生态系统三者之间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后文我们将看到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可以用函数的概念刻画。

从资源运行与组织的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出,第一,资源本身不会运动的,就是资源不会自动的从自然资源转化为人类需要的产品,需要劳动组织。资源从自然流向人类社会的过程是劳动组织利用劳动工具作用于自然生产活动的过程;资源不会自动的在组织之间——家庭//帝国之间进行分配的,需要组织对其分配。资源在三级聚落组织之间分配的过程就是组织的有形之手征收资源并分配的过程;公共资源不会自动转化为“人为状态”的聚落环境,需要公共产品生产组织。“人为状态”聚落环境构建的过程就是县或国公共组织把公共资源分配于不同专业组织(或行业)的过程。所以对资源运动规律的研究,本质上对组织运行规律的研究。从数学的角度讲,组织就是一个映射法则,把天然的自然资源“映射”为人为状态的产品,所以资源通过组织生产的过程可以用函数来刻画——自然资源为自变量,组织为映射法则,产品为因变量——这就是有组织参与的生产函数。第二,组织之间的关系需要借助资源来表达,如家庭//帝国之间的关系,本质上体现在彼此之间的经济关系中,就是马克思说的人与人之间的本质关系是经济关系的含义。实际上社会结构或社会法则的本质含义,某种程度上讲就是组织与组织之间不变的经济关系。后文我们通过三个章节分别从组织与组织之间资源分配的极值原理、守恒定律和几何对称就是在于揭示这种组织与组织之间经济资源关系,这里先按下不表。

“在19世纪末,希尔伯特对于几何公理做出了著名的逻辑分析。在希尔伯特的分析中,“点”,“线”这些词完全是非特定的,任何事物都是用集合和关系这种冷冰冰的逻辑语言来表达的,而图形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阐明逻辑。”【《数学概观.P79】 。若我们把中华族群构建的“组织”看作集合中的“点”,族群所有的“组织”放在一起看作一个“集合”,“组织”与“组织”之间的经济关系,看作集合中的“关系”,我们看到了希望——人类社会的结构似乎可以用希尔伯特所说几何公理进行逻辑分析,进而从物质层面利用现代几何学的概念揭示韦尔南所说人类社会几何结构的本质含义。

 

问题还在,我们如何找到通往自然法则描述中华族群物质运行规律的入口呢?为此,我们先看看自然法则的特点有哪些?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有哪些共同点?

 

自然法则的三个原则:极值、守恒和对称

 

张天蓉在其博客《上帝也懂经济学吗?》说:科学的目的是揭示大自然的秘密,造物主的秘密,或者把它干脆叫做:上帝的秘密。当爱因斯坦被问及他研究物理的动机时,他回答道:“我想要知道上帝是如何创造世界的”。大自然中展现出来的一些奇妙现象,鬼斧神工,的确常常令人瞠目结舌,不得不佩服这大自然上帝的伟大。当物理学家们探索物理规律时,也会有这种感触,因为他们发现大自然似乎用“极值”的方式创造了世界,创造了物理规律。比如,前面介绍过的悬挂链条,为什么会呈现那种特别的悬链线形状呢?是因为那使得链条的重心最低,最稳当。光线为什么会在界面发生折射呢?是因为它选择了时间最短的路径,能最快地到达那一个目标点。肥皂泡为什么是球形呢?因为要包围住同样的体积,球形的表面积最小,那是最节约肥皂水的方案!

莱布尼茨很早(1682年)就试图从数学和物理的概念来研究自然界的“极值”。之后更深入的研究发现,大自然的确遵循某种“极值”的原则,但并不一定是“时间最短”。后来,科学家们将此概念推广为“最小作用量”原理,由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皮埃尔·莫佩尔蒂(PierreMaupertuis16981759)于1744年第一次提出。莫佩尔蒂当时的设想既基于物理学,也多少包括了美学和神学的考虑。他认为在冥冥中存在一个支配一切物理规律的原理,那就是最小作用量原理。但实际上,物理规律中的“作用量”并不总是表现为最小,也可能最大,也可能是稳定值。因此现在看来,它应该被叫做“极值原理”。

最小作用量原理表现了自然规律的内在美。如果谈到自然界的外在美,那是与对称性密切相关的:动物及人体的左右对称,树叶及花草的图案对称,还有五重对称的海星、六重对称的雪花、太阳系的组成、星体的转动……都体现了某种对称。

除了具体事物表现出对称之外,物理规律也有其对称性,无论是万物形态上的对称,或是科学定律的对称,数学家们都将它们抽象为数学模型,改换成用他们所喜欢的语言来描述。简略地说,对称就是在某种变换下的某种不变性。上面一句话听起来又有点像物理学中经常碰到的“守恒”的概念。的确是这样,守恒可以被包括在对称之中。“守恒”的意思是不随时间而变化,“对称”则是将这个概念推广到任何参数。对称性、守恒定律。以及本节所述的最小作用量原理,三者有着它们内在的深刻联系!第一个从数学上(或物理上)阐明这种联系的,是德国著名女数学家埃米·诺特(EmmyNoether18821935)。1918年,E·诺特在题为“变分问题的不变量”论文中提出著名的“诺特定理”,揭示出连续对称性与守恒定律之间的联系。这种将对称性、守恒、及作用量联系起来的分析方法,后来发展应用到规范场论等,在量子场论及近代理论物理研究的各个方面影响巨大。【《数理同源》-《上帝也懂经济学吗?》.张天蓉科学网博客】

 

社会法则与自然法则的共同点——对称

 

吉登斯说,“制度是跨越时空而反复再生产出来的社会活动模式。.....社会行为或社会系统的“再生产”指的是不同时空条件下行动者类似活动模式的一再重复。强调这点的确极为重要,......因为社会系统包含了存在于个体和群体之间的关系模式。许多社会学家却把这些关系模式描绘成建筑的墙垣或者身体的骨骼,这会使人误导的。因为它把社会的本来意象描绘的过于静态和僵化,也就是说,他没有表明,只有在个体主动从一个时空到另一个时空一再重复特定行为模式的条件下,社会系统的模式化才能够存在。如果我们从这种意象进行思考,那就成了:社会系统像一座建筑物,但时时刻刻被用来建筑它的每一块墙砖所重构。”【《社会学批判》.吉登斯P12】。

吉登斯的这段关于社会制度的叙述,明显的凸显了社会制度(或社会结构或社会法则或社会秩序或社会运行规律,在本文都是指同一个含义)的特点——跨越时空的不变性。

我们从韦尔南描述的希腊城邦结构和中华族群的构建的“人为状态”的聚落环境或“人工生态系统”来理解吉登斯说的社会结构的特点——不变性。

韦尔南说希腊城邦建立后,“社会交往的世界构成一个严密的体系,受到数量关系的调节,这使得公民们可以相互“认同”,建立起平等、对称、互利的关系,共同组成一个团结的“宇宙”。...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下,社会呈现一个具有中心的、循环的“宇宙”,所有公民都是同类,因此每个公民都必须走完这个循环的全过程,按照时间的顺序依次占据和让出城邦空间的每个对称点。”——韦尔南所说的城邦宇宙体系的“对称”和“循环”就含义着不变性。

中华族群为了在自然竞争中生存,演化形成的三级聚落组织及其之间的相互关系,在一定的时空条件下是一种客观实体,在一定时间内具有跨越时空的不变性,它可以在生物载体的新陈代谢中继续存在和发展。比如在夏商周(BC2000-BC221)这段时空中,氏族-侯国和王室这三个等级的聚落组织是稳定的,其相互关系是一种不变的关系。任何人进入这段时空,若想生存就必须接受这个即已存在的组织和并遵循已经存在的结构关系,他没有其他的选择,他只有适应接受;同样道理,若他生存在秦朝-清朝(BC221-AD1911)这段时空,家庭-县和集权帝国这三个等级的聚落组织,及其相互关系是一种不变的关系。任何人进入这段时空,若想生存就必须接受这个已经存在的组织,并遵循已经存在的结构关系,他没有其他的选择,他只有适应接受。这三级聚落组织及其之间资源的分配规律从考古学的视角说是具有“稳定态”的“时间的形状”【再思考古学.张光直】,从社会学的视角说是“个体在主动跨越时空的过程中一再重复的行为模式”【《社会学再批判.吉登斯】。就是社会结构的特点——不变性的含义。

社会结构的研究是关于不变性或稳定态的研究,不变性或稳定态用现代数学的语言描述就是对称,而关于对称的研究是伽罗瓦发明群论之后整个数学的重心所在,甚至庞加莱说,“群论就是简化成最核心的整个数学”。而几何的本质就是关于对称性的研究,甚至可以说几何是有对称来定义的【《数学故事》】。从上述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的共同点——不变性,与数学几何的对称之间的联系中,我们看到了通往理解社会物质运行法则的方向,就是对社会的对称性进行研究。

 

极值原理是联系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的桥梁

 

问题还在,我们如何达到用几何解释人类族群运行规律的目标呢?切入口在哪里呢?

现代科学发展表明,“几何是自然界的组织原理”【《几何学》塔巴克】,“守恒定律是现代科学的核心观念”【《数学和自然法则》.塔巴克】,诺特定律指出对称(几何)、守恒和极值是联系在一起的。而人类社会,在人的自私本能的驱动下,在与自然和其他社会组织的竞争约束下,总是力求利用有限的资源争取最大的效用,即人类总是利用极值原理来使用资源。因而为了最终达到用几何解释人类族群物质的运行规律,我们先从极值原理入手——把物质放在组织中研究人类族群物质运行的经济学规律。进而通过极值、守恒和对称的联系打开用几何刻画社会结构的通道。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12302-1174660.html

上一篇:中华族群生存的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之二)
下一篇:几何模型看中华族群的生存演化(之一)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0 23: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