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jin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jindong

博文

中华族群生存的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之二)

已有 462 次阅读 2019-4-21 13:54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中华族群生存的社会法则与自然法则(之二)

——社会法则与自然法则的关系

 

 

韦尔南在《希腊思想的起源》中说,“从荷马史诗描述的神权的迈锡尼王国演变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下的希腊城邦后,社会呈现为一个具有中心的、对称、互利的循环的‘宇宙’,社会交往的世界构成了一个严密的体系,受到数量关系的调节,使得公民们可以相互“认同”,建立起平等对称互利的关系,共同组成一个团结的‘宇宙’。...每个公民都必须走完这个循环的全过程,按照时间的顺序依次占据和让出城邦空间的每个对称点”。这含义着人类社会生存的空间中就如牛顿运动定律揭示的天体运行法则规范着地球等星体的运行规律一样,存在一个不以人的生物个体新陈代谢而客观存在的运行法则规范着人的行动。

韦尔南说希腊城邦的运行秩序也如自然宇宙法则一样存在着一个客观的人类社会运行法则规范着人的行为。亚里士多德认为“对物质世界的观察和理解——成为通往真正的、有价值的知识的正确途径。”【《极简科学史》.P21】。为了科学理解人类社会物质层面的运行法则,我们先看看人类社会的物质行为特点与自然宇宙的物质过程之间的关系。

 

人类的物质活动过程是自然宇宙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赫胥黎.《进化论和伦理学》

 

赫胥黎说“无可否认,与我们提到的任何人造物一样,这个园地是一种技艺成品,或技巧制品。蕴藏在人体内的某些能力,在同样蕴藏与体内的智力的指导下,生产出一系列在自然状态下无法产生的物体。这一命题,对人类双手制成的所有成品——从燧石工具到大教堂到精密计时器——来说都是成立的。正因如此,我们称这些成品为人工制造的,取名为技艺的成品或技巧制品,从而把它们同人类之外进行的宇宙过程的产物——我们称之为自然物或技巧成品——区别开来。在自然成品和人工成品之间做这种区分,已得到普遍认可,并且,我认为,作这种区分既是有用的,也是合理的。”

“无疑,可以恰当的主张:运用人的体力和智力来建造和维护园地,即我所说的“园艺过程”(注释:就是如我们上文所说的中华族群在自然中构建的“人为状态”聚落),严格说来,也是宇宙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园地同其他每一件人类技艺品一样,都是宇宙过程通过和借助人的体力和智力发生作用的结果;同时,园地与在自然状态中创造出的其他每一个人工制品一样,自然状态的作用总是倾向于破坏和毁灭它。毫无疑问,福斯河桥和海面上的装甲舰,如同桥下流动的河水、浮载船舰的海水,归根结底都是宇宙过程的产物。但是每阵微风都要对大桥造成一点儿损害,每一次潮汐都会削弱一点儿桥基,温度的每次变化都使桥梁的联结部分稍稍移动。产生摩擦并且最终造成损耗。船舰时不时要靠岸停泊,与此同时,桥梁时不时也要进行维修。原因很简单,人,作为自然的孩子,总是从母亲那儿借来各种东西进行拼装组合,但普遍的宇宙过程不喜欢组合的东西,于是自然母亲总是倾向于将这些东西收回。

   因此,不仅可以说,宇宙能量在通过人对植物界的一分发生作用的同时,还通过自然状态发生反作用,而且还以说,人工和自然之间处处显示出类似的对抗。”【《进化论与伦理学》】

   

中华族群构建的“人为状态”的聚落环境是自然宇宙的一部分

 

如赫胥黎所说,中华族群构建的“人为状态”的聚落环境也是自然宇宙的过程和结果,是自然宇宙的一部分。

第一、人类自身资源,即劳动力资源和智力资源都是自然的宇宙的产物,其中智力是人类在与自然相互作用的过程中从自然中学习的自然宇宙运行法则。

第二、劳动工具,人类与自然发生作用的媒介——劳动工具,是人类利用自然宇宙的运行法则和自然资源加工而成的技艺品,如人类三个阶段的劳动工具:石器、铁器及现代科技劳动工具,无不是人类利用自然宇宙法则和自然资源加工而成的人工制品,所以是自然宇宙的一部分

第三、组织工具及组织单位,组织工具——人与人之间人力资源组织的方式:奴役(纳贡)、命令(征收)、合约(市场)等也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具有客观必然性,某种程度说也是自然宇宙的一部分。人力资源通过组织工具构建的生产合作组织——氏族、家庭和公司,侯国、家庭式县和公司式县,国家联盟、郡县集权帝国和现代国家,是自然演化的必然选择,具有客观必然性,也是自然宇宙进程的一部分。

以此为基础,那么中华族群构建的“人为状态”的聚落或“人工生态系统”这个公共产品就是自然宇宙的一部分。

 

中华族群构建的“人工生态系统”工程

——是与自然宇宙过程是反作用力斗争平衡的产物,也是自然宇宙产品

 

赫胥黎说:“人,作为自然的孩子,总是从母亲那儿借来各种东西进行拼装组合,但普遍的宇宙过程不喜欢组合的东西,于是自然母亲总是倾向于将这些东西收回。”

中华族群构建的“人工生态系统”也是人类从自然母亲那儿借来的各种东西进行拼装组合而成的。自然母亲也倾向于将这些东西收回去。自然(含其自然中的其他社会组织)【赫胥黎】是“人工生态系统”的“分解者”,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自然的宇宙过程总是倾向于分解族群生产出的任何人工产品和聚落组织【赫胥黎】,如自然洪水总是力图冲毁人造的道路桥梁、房屋和农田等;二是自然中的其他社会组织在和中华族群竞争有限资源的过程中,总是倾向于摧毁中华族群的聚落组织;三是人类天性中兽性的自行其是的一面——生存竞争,总是试图和冲破宗教信仰构建的社会秩序【赫胥黎】;四是人类的生物机体总是面临着自然宇宙过程带来的饥饿、寒冷、疾病等【韦尔南】。

中华族群通过如家庭//朝廷,三级组织专业分工合作,构建的如《明代漕运》描述的地理区域的县和帝国级的“人为状态”聚落,从与自然反作用力的角度看就“人工生态系统”,这个生态工程与自然反作用平衡的力有:战争防御力量,如防御的长城,武器,军队及战争技术等与自然中其他社会组织的反作用力平衡;国内安全秩序维持,如通过祭祀、法律或政治等确保各族群各就各位,秩序井然,保国内和平安定,这是与荀子和赫胥黎所说的人本身的兽性作斗争;公共基础设施:道路、桥梁、电力、医疗及教育等公共产品,这些事与自然反作用力做斗争的产物。通过这些人力与自然宇宙反作用里相互作用的过程中构成了中华族群构建的“人工生态系统”工程。在人工生态系统与自然宇宙系统相互平衡的过程中,“人工生态系统”成为自然宇宙的一部分,其物质的运行与自然宇宙的物质运行一样自然有序。

 

“正因为它们是自然进程,他(亚里士多德)才想问为什么;正因为它们是自然界循环的一部分,他才想要去理解他们,...这就是科学。”【《极简科学史》p20

前面几节我们以进化论为基础,分别从“人为状态”聚落环境的构建、“人工生态系统”及信仰模型的不同视角做了进化论模型的解释。说明用于自然界生物进化的达尔文进化论同样可以解释中华族群的演化进程,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已从进化论的角度对中华族群的生存演化做了一个科学的解释。

 

人类的物质行为和自然宇宙本质上一样,同样又能用进化论对其做科学的解释,那么人类社会的秩序可以用解释自然运行法则的科学模型做解释吗?为了进一步揭示人类社会的运行是否如自然宇宙一样可以用自然科学的模型如物理学或数学模型等做解释,我们还需理解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的区别和联系。

 

社会法则与自然法则关系

——韦尔南说“希腊理性是城邦的女儿”

 

关于人类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我们关心的问题有三个:首先是人类社会的运行存在规律或法则吗?其次、若人类社会运行存在法则,它和自然法则有什么联系和区别?最后,我们最关心的是社会法则可以用自然法则的语言,即物理或数学模型描述吗?

那么我们先看看最早诞生人类科学理性的古希腊,是怎么看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之间的关系的?

 

“希腊理性是城邦的女儿”

——韦尔南.《希腊思想的起源》

 

从迈锡尼神权社会到希腊雅典城邦构建的转变中,韦尔南在《希腊思想的起源》中描述了人类秩序建立、理性诞生、哲学构建及几何创造之间的密切关系。韦尔南说,“城邦的出现和哲学的诞生,这两种现象之间的联系如此密切,以至于理性思想的起源不可能不涉及希腊城邦特有的社会结构和精神结构,...米利都学派不是看到了“那个”理性的诞生,而是建立了“一种”理性,一种理性的雏形。

希腊理性不是现代科学的实验理性,现代科学的实验理性以探索自然界为目的,它的方法、知识手段和思想框架是在近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为了认识和驾驭大自然而作的艰苦努力中确立下来的。当亚里士多德把人定义为“政治的动物”时,他就已经强调了希腊理性与现代理性的区别。在他看来,“智慧的人”就是“政治的人”,因为从实质上讲,理性本身就是政治。韦尔南认为希腊理性首先是在政治方面表达、建立和形成的。在希腊人那里,社会体验成为实证思考的对象,因为这种体验适合城邦中展开的公开辩论。当最初的智者把人类秩序作为问题讨论是,当他们试图定义人类秩序、把它表述为可以理解的话语形式、使它具有数量和尺度的规范时,神话的没落就开始了。这样,一种外在于宗教的真正的政治思想便出现并确定下来,它有自己的术语、概念、原则和理论观点,这种思想深刻地影响了古代人的精神面貌,它是一种文明的特征,这种文明只要还有生命,就把公共生活视为人类活动的最高境界。哲学在米利都诞生时,就是在这样的政治思想中扎根的,哲学表达了这种思想所关注的基本问题,并借用了它的一部分术语...,逐渐铸造了自己的一套语言,建立了自己的概念、逻辑和合理性,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哲学很少接近自然现实,很少借助对自然现象的观察,也没有做实验,实验这个概念本身遗址与哲学无缘。哲学构建了一种数学,但没有用它来考察自然。...几何学最初与政治结合在一起,但这样的结合却没有在数学与自然、计算与实验之间出现。对于希腊思想来说,尽管社会应当服从数量和尺度的制约,但自然确代表着不精确事物的领域,不适合精确的计算与严禁的推理。希腊理性不是在人与物的关系中形成的,而是在人与人的关系中形成的,它的发展不是得力于那些对世界发生作用的技术,而是得力于那些对他人发生作用的技术,这些技术的共同手段就是语言,它是政治家、修辞家和教师的艺术。

希腊理性是这样一种理性,它以实证的、反思的、系统的方式影响人,而不是改造自然。不论就其局限性还是其创造性而言,希腊理性都是城邦的女儿。

 

春秋战国——中华城市国家时期

——中华族群政治理性的诞生

 

在西方迈锡尼神权社会迈向希腊城邦法律社会的同时,地球的东方,中华族群也从西周神权社会演化到礼法社会的城市国家【《从城市国家到中华帝国》】。

关于中华族群的生存法则,荀子说,“正如自然有固定的法则,一切人为的法则,即一切礼制,也如自然法则一般,适用于过去的必定适用于现在和将来。人类可以利用这些法则去战胜自然”【中国史纲.张荫麟】。

春秋战国,中华族群由独立的侯国联盟进入城市国家阶段【《从城市国家到中华帝国》】,儒家、墨家和道家等不同学派的智者如同时期的古希腊时期的一批智者以人类的社会秩序为思考对象一样,对中华族群的应该建立什么的秩序进行了争论思考,各自提出了中华族群新秩序的构想。至战国末期儒家的荀子集大成,提出了“礼”构建中华族群的秩序,这就是自秦朝之后约2000年中华族群社会秩序的核心,就是瞿同祖在《中国法律和中国社会》中所说的,中华帝国法律的所维护的儒家的纲常伦理。

“荀子认为,若让人们顺着自然的趋向做去,结果只有争夺,暴乱;自然的人好比野兽,要靠礼制的练索把他困住,才不致噬人;要靠日积月累地养成守礼的习惯,才会消除兽性。“礼”,是圣人为着人类的福利而创造出来的,人们要生存不能不分工互助,不能没有“群”(社会)。但人们若顺着本性做去,则任何人都是其他任何人的仇敌,根本不能有“群”。圣人造出种种礼制就是要使人们相让相安,使“群”成为可能。以人类的福利为礼制的根据,这是荀子本自墨家的地方。

荀子有承袭道家之说,以为宇宙间一切事变都要遵循着永恒的法则。没有天意的主宰,没有妖祥的征兆。他觉得正唯自然有固定的法则,人类可以利用这些法则去战胜自然。他又以为一切人为的法则,即一切礼制,也如自然的法则一般,适用于过去的必定适用于现在和将来。

旬卿的礼治和法家的法治相差只这一间:礼制的维持毕竟靠风气和习惯的养成终于靠刑法的和庆赏的迫诱。”【张荫麟.《中国史纲》P104-105

李泽厚说““礼”有“巫”而来,结合日常生活,建构了一套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包括官僚制度)。...这里的要害在于:这整套的礼仪制度和规范秩序并不认为乃世间人际的约定,而被强调是天地宇宙的普遍法规。“礼”仍然保存着“巫”所特有的与天地沟通、与神明交往从而能主宰万事万物的神圣力量和特质。尽管高度理性化,确却仍然是有这种神圣力量和特质来统帅和管领,它在世间却超世间。所以,上古典籍再三说,“凡礼之大体:体天地,法四时,则阴阳,顺人情,故谓之礼。”(《礼记.丧服四制》)“夫礼,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经,而民实则之。”(《左昭二十五年》)“礼”上通天地鬼神,下开人世秩序、政治体系。【李泽厚.《中国古代思想史》】

荀子说,“正如自然有固定的法则,一切人为的法则,即一切礼制,也如自然法则一般,适用于过去的必定适用于现在和将来。”。在距离荀子“将来”的2000多年后,孔飞力在《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中在评说中国威权主义政治背后的信仰体系时也说,“这是一种不会随着现代国家的起源而消失的人类信仰体系”。在本文关于宗教信仰的演化的叙述中,也可以看到,中华族群的宗教信仰体系是组织之间物质运行的动力,是一种如自然法则一样的客观实体,是中华族群存续的基因,有着不以中华族群生物体的新陈代谢而改变的演化规律。

 

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的关系

 

从中华和希腊东西方面两个人类族群在同一时期从神权社会向“礼”或“法”的社会演变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如下几点:

第一、社会运行的是有规律的,人的行为是遵循一定法则的。

第二、人类社会的运行法则,与自然宇宙的法则不同,人类社会的运行法则分为精神和物质两个层面。

第三、社会秩序可以用自然法则的语言来描述,如韦尔南说雅典城邦诞生是希腊理性产生的基础,人类社会结构和自然宇宙具有相似的结构,可以从几何的视角来理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12302-1174651.html

上一篇:中华族群生存的社会法则与自然法则(之一)
下一篇:中华族群生存的社会法则和自然法则(之三)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4 02: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