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jin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jindong

博文

中华族群的进化(之二)

已有 342 次阅读 2019-4-16 12:03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中华族群的进化(之二)

——从“人工生态系统”角度看族群演化

 

中华族群在与自然和其他社会组织竞争中,演化形成了三级聚落组织,其中第三级聚落组织负责从自然中开发资源,向第一和第二级聚落输送资源,第一和第二级聚落为整个族群的生存提供安全有序的生存环境。含义着,中华族群在自然中构建了一个“人工生态系统”【百度百科】。张光直说“不了解人群结构,便没有有用的生态分析”【《生态学还是经济学》.张光直】。下面我们就以中华族群的人群结构为基础,论述中华族群在自然中构建的“人工生态系统”。

 

生态系统的结构

——自然的物质和能量(含动植物和非生物)、生产者、消费者、分解者

 

自然的物质和能量(含动植物和非生物)、生产者、消费者、分解者【百度百科.生态系统】。通过类比,我们从生态系统的视角看中华族群的三级聚落状态是这样的,第三级聚落组织氏族、家庭或公司相当于生态系统的生产者,生产者利用劳动工具从自然资源中开发族群生存需要的物质和能量。生产者是“人工生态系统”的基础,是联系三级聚落和自然生态的桥梁;第一级和第二级聚落组织相当于生态系统的消费者,利用第三级聚落组织输送的资源生产族群生存所需要的安全有序的“人为状态”的生态环境,所以第一和第二级聚落组织同时又是生产者;族群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是族群生存的物质和能量来源,又是分解者。自然环境是族群劳动组织利用劳动工具的作用对象,从自然中开发出族群生存的物质和能量。同时自然(含其自然中的其他社会组织)【赫胥黎】又是生态系统的“分解者”,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自然的宇宙过程总是倾向于分解族群生产出的任何人工产品和聚落组织【赫胥黎】,如自然洪水总是力图冲毁人造的道路桥梁、房屋和农田等;二是自然中的其他社会组织在和中华族群竞争有限资源的过程中,总是倾向于摧毁中华族群的聚落组织;三是人类天性中兽性的自行其是的一面——生存竞争,总是试图和冲破宗教信仰构建的社会秩序【赫胥黎】;四是人类的生物机体总是面临着自然宇宙过程带来的饥饿、寒冷、疾病等【《众神飞飏》.韦尔南】。从生态系统的角度看中华族群的聚落结构,更能清楚看到“人为状态”聚落环境与自然生态系统的边界,能进一步理解第一和第二级聚落环境耗费资源生产公共产品的含义——耗费资源与自然宇宙分解“人为状态”环境的反作用力作斗争平衡。

 

生态系统的营养结构

 

从生态系统的营养结构看:生态系统各要素之间最本质的联系是通过营养来实现的,食物链和食物网构成了物种见的营养关系【百度百科.生态系统】。通过类比,我们看中华族群的生态系统的物质和资源流动是这样的,第三级聚落组织氏族、家庭或公司从自然中开发生态系统所需要的资源和能量,一部分资源和能量为劳动组织或生产者自身生命繁衍存续的“营养物质”,一部分资源和能量输送给第一和第二级公共聚落组织用于维持“人为状态”的环境,就如上文《禹贡》、《明代的漕运》和《中国的经济制度》中所描述的资源在三级聚落组织的分配和使用以维持人为状态的聚落环境一样。这三级聚落组织专业分工合作既从自然中开发的物质和能量,又和自然宇宙过程【赫胥黎】做生存竞争,以维持中华族群“人工生态系统”的动态平衡,所以“人工生态系统”可以看成是自然生态系统与人类社会的经济系统复合而成的复杂生态系统。【生态系统.百度百科】。从生态系统的营养结构看中华族群的聚落环境,使我们能把中华族群的“人为状态”的聚落环境看作一个有机的生命体,如自然的生态系统一样“自然”,如宇宙的运转体系一样和谐。

 

生态系统的时间结构

 

从生态系统的时间结构看:生态系统随时间的变动结构也发生变化。一般有三个时间长度量,一是长时间度量,以生态系统进化为主要内容;二是中等时间度量,以群体演替为主要内容;三是短时间度量,以个体(劳动单位——氏族或家庭或公司)的更替为主要内容。

从上述时间结构看中华族群的生态系统看是这样的,一是长时间结构看,以不同类型的生态系统更替为主要内容。夏商周时期(BC2000-BC221),这个时期是个“稳定态”【张光直】,人工生态系统的结构形式是稳定的,劳动工具是石器、组织工具是纳贡、生产组织单位是氏族(生态系统的生产者)、第二级聚落组织是侯国(是生态系统中的消费者和生产者)、第一级聚落组织是封建国家(是生态系统中的消费者和生产者);秦-清时期(BC221-AB1911),这个时期是个“稳定态”,生态结构形式是稳定的。相比于夏商周时期的人工生态系统,这个时期生产者的劳动工具从石器演化为铁器、组织工具从纳贡或奴役演化为命令、生产单位从氏族演化为家庭、第二级聚落组织(生态系统中的消费者和生产者)由以纳贡组织资源的侯国聚落组织演化为由命令组织资源的县聚落组织、第一级聚落组织(生态系统中的消费者和生产者)封建国家聚落组织演化为集权帝国聚落组织;现代民族国家时期(AB1911-),这个时期从19112006年(当年农业税取消,生态系统所需的物质和能量不再主要依靠铁器劳动工具从农田中开发)形成了稳定的生态系统,这个时期生产者的劳动工具从农业时期的铁器演化为现代科技工具、组织工具从命令演化为合约或市场、生产单位从家庭演化为公司、第二级聚落组织(生态系统中的消费者和生产者)由律令组织资源的县级聚落组织演化为以合约和市场组织资源的县级聚落组织、第一级聚落组织(生态系统中的消费者和生产者)由以命令组织资源的集权帝国聚落组织演化为以市场组织资源的现代国家聚落组织【变革中国.中国的经济制度.他者中的华人】。这个时间段的度量我们后文从经济学资源利用最大的化的方向进化。从物理与几何的关系来度量,如农业社会的人工生态系统物质资源的分配和使用规律可用欧氏几何正交变换群和n维欧氏空间来描述,现代工商业社会的人工生态系统的物质资源的分配和使用规律可用射影几何变换群和希尔伯特空间来描述。

从中等时间的量度看,以群体的演替,生态系统的维持为主要内容。比如,在夏商周时期,以石器劳动工具、以奴役或贡纳为组织工具、氏族-侯国-国上之国的人工生态系统类型阶段,存在着夏--周三个王室族群的更替,这个更替的过程含义着,夏朝王室族群无法维持维持整个中华族群生态的系统的有效运行而被商朝的王室族群所替代,同样商王室族群无法维持整个中华族群生态系统有效运行的时候,周王室族群取而代之,如《禹贡》中描述的资源从氏族-侯国-王室的流动,商王室不能正常维持,就意味着生态系统的不能正常维持【《尚书》-《牧誓》】。这其中的原因在于,随着中华文明与周边异族交流同化,中华文明的族群圈随之扩大,前一个王室族群与后一个王室族群竞争中已无法维持原有人工生态系统的运行,而被后一个王室族群演替,同时中华族群的疆域范围随之扩大【张光直】。同样道理,在秦朝-清朝时期时期,以铁器劳动工具、以命令或律令为组织工具、家庭--集权帝国的人工生态系统类型阶段,其间存在着多次的王朝更替,本质上也是前一个王朝已无法维持中华族群“人工生态系统”的有效运行而被后一个王朝所替代,同时也是中华族群同化周边异族群落而疆域不断扩大的过程。如《明代的漕运》描述的资源从家庭--明王室的流动过程若不能有效运转,就意味着明王室族群治理下的生态系统不能继续维持,进而被清王室所替代。这个时间段的度量,后文我们从经济学的极值原理,物理学的守恒定律和几何学的对称或不变空间来描述。

从短时间的度量看,以个体——氏族或家庭或公司的更替,资源的有效使用为主要内容。夏商周时期,侯国聚落生态环境的维持,如上文《甲骨文》中所描述的,若商王不能有效使用纳贡而来的资源,确保聚落群体的外敌安全就会丧失城邑和村落,若不能治理好洪水劳动氏族的农田和生命财产就会收到威胁,若祭祀不好,就会引起国内秩序的混乱而丧失民众【尚书.牧誓】,那么该商王会被另一个商王所替代;秦朝-清朝,县域聚落环境的维持,《王氏之死》中知县若不能有效组织资源,在地震、洪水、蝗虫及社会治安等自然灾害和社会治安,威胁着县域聚落安全环境的持续维持问题,那么知县就会被撤职。背后的逻辑就是族群为了县域生态环境的持续平衡存在。现代中国,《中国的经济制度》中县的管理者同样面临着维持本县区域生态平衡的压力。这个短时间度量,主要是如何有效使用公共资源的问题,后文我们从经济学的选择定律,物理学的守恒定律和几何学的n维欧氏空间和希尔伯特空间来描述。

 

为了理解中国,我们从进化论的模型看中华族群在自然生存竞争中的人际互动。从专业分工合作成群的视角看中华族群随着生产劳动工具的演化,如何选择与之适应的私人利益生产组织形式,如何选择与之适应的公共利益生产组织聚落形态,如何选择与之适应的私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之间的资源集中方式,如何使用集中而来的公共资源在荒蛮的自然中创建并持续维持“人为状态”的聚落生态环境,进而构建中华族群生存的“人工生态系统”——由此揭示中华族群在与自然和其他社会组织的生存竞争中生生不息演化至今的原因。

 

下一节(《中华族群的进化(之三)》),为了以上述人类学模型和生态学模型看中华族群的进化,我们先介绍“稳定态”的概念,以便对中华族群的演化阶段进行划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12302-1173633.html

上一篇:中华族群的进化(之一)
下一篇:中华族群的进化(之三)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5 13: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