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or_D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289390715

博文

致敬:伊丽莎白·史密斯(Elizabeth Smith)

已有 2012 次阅读 2020-7-13 18:47 |个人分类:个人生活纪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人物, 好人, 榜样, 异国


 image.png


伊丽莎白·史密斯女士,礼仪博士学位,掌握多种语言,并具有教育学背景,现任珀斯圣公会教区(Anglican Diocese of Perth)高级传教士(Senior Mission Priest),2020年入选澳大利亚女王生日荣耀名单(the Queens Birthday 2020 Honours List)。

尽管伊丽莎白从事的是宗教性的工作,但她从不强迫别人去学习宗教或利用其身份来推广宗教。生活中,她是极其乐观、开朗、乐于助人的人,长期义务辅导科廷大学卡尔古利校区国际学生的英语。特别是对于中国留学人员而言,伊丽莎白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和友好,其人格魅力深深的影响了很多人。

就我个人而言,伊丽莎白能够入选女王生日荣耀名单,不在于其杰出的宗教和礼仪语言工作,而在于她是这么优秀、友好的一个人,人性的光芒在伊丽莎白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以至于我发自内心的把伊丽莎白作为我人生的楷模。

以下只是几件和伊丽莎白一起经历的美好往事,愿用这些琐碎、细小的往事,记录这样一个鲜活的、美好的生命。

感谢有你,让我发觉人生还可以如此不同!

附:伊丽莎白获奖报道:

https://www.eternitynews.com.au/australia/meet-the-ordinary-aussies-honoured-by-the-queen/



初识伊丽莎白

说来惭愧,本来我可以通过英语学习认识伊丽莎白,但是因为自认为自己英语还可以、不需要参加英语辅导。于是,尽管每周伊丽莎白都来学校义务辅导英语,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参加过一次她的英语辅导。

刚到澳大利亚,生活存在诸多不适应,特别是饮食和物价方面,中澳饮食存在明显差异,而汇率问题又导致物价很贵,以至于刚开始的生活一直都是胡萝卜、土豆、西葫芦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某位友人说这周末教会有免费披萨,要不我们去蹭披萨吧。

本来对于这种行为我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因为自己去过St John's Anglican Church的外面,一直没机会进教堂内部看看。作为摄影爱好者,想借着这次机会进去看看也不错。于是,就半遮半掩的答应了友人。

image.png


到了披萨活动那天,我们还提前几分钟到达教堂。

进入教堂以后,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恢弘,甚至还没有外面看上去那么壮观。

但当夕阳的一些光线透过玻璃窗照进教堂时,瞬间被玻璃上色彩斑斓的颜色给吸引了。

因为伊丽莎白是这次活动和这个教堂的主要负责人,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我能在里面拍照吗?”之所以会产生这种问题,是因为在中国的时候进入佛寺或道观,这帮宗教人士一般很忌讳在大殿之内拍摄。

没想到,伊丽莎白对我笑了笑,说道:Yes, you can take any pic as you want”。笑容洋溢在伊丽莎白脸上,是那么真诚、开朗。

我确信她是认真的。

于是,按下了快门,记录了那一天教堂窗户上的特殊光线。

image.png

 

image.png



我承认,参加这次活动有一部分原因是奔着披萨来的。

本以为会被嫌弃或被特殊的眼神对待,但真的到了吃披萨环节,大人、孩子都非常友好,丝毫没有表现出“你这个蹭吃蹭喝的”这种神态。

通过这次蹭吃活动,似乎我也部分理解了为啥传教士或教堂对一部分人有吸引力,甚至是教堂和中国传统佛寺、道观的区别。这种区别大抵就在于,尽管你是来蹭吃蹭喝的,但没有人让你觉得很难堪。


你来了就好,你可以不接受宗教,你可以不跟着说Amen”,你就做你自己就好了。

这种平等的对待,对人的尊重,大抵能触动很多人的心灵吧。

 

时至今日,我依然不相信任何宗教,但伊丽莎白那一天的微笑和爽朗,我至今记忆犹新。

image.png 


伊丽莎白:圣诞节,来我家一起过吧!

第二次接触伊丽莎白,是在圣诞节。

友人一直撺掇我:圣诞节我们一起去伊丽莎白家过吧,她邀请我们一起去的!

刚开始我是拒绝的,去伊丽莎白家很远,而且还要每个人做一个菜来分享,我是懒得折腾的。有时间做一顿饭能吃两三天,微波炉热一下就好了。如果分享给别人,就要使出我的洪荒之力来保证饭菜的味道,至少需要半天的时间。而且最关键是的,我的厨艺一直是波动型的,味道好坏根本不知道。万一忙活了一下午,结果全完了,岂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

不行,我不去,要去你去!

但距离圣诞节的日子越来越近,国外的圣诞氛围也越来越浓厚。后来友人又说我不做菜也可以。经不过几番劝说,最终还是同意去了。

 

圣诞节当天,伊丽莎白专门开车来学校接我们,一直接我们到她家。她还给每个人准备了一个杯子,杯子上印刷着澳洲特有的动物或植物。

去之前,我和W买了点ginger beer,名字叫beer,实际上就是一种软饮料,在超市就可以买到,也不贵。

下午到了伊丽莎白家的时候,她告诉我们下次千万不要给她带饮料,因为她家里还有好多。然后她带着我们参观了她的家,包括书房和院子。我看了几本关于植物的书,就问了一下能够借阅,伊丽莎白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两本书本来准备看2周就还给她,结果一直没看完,看了很久。后来跟她谈起晚一点归还的时候,伊丽莎白说我可以一直看下去,直到我看完为止。

image.png 

圣诞节的晚餐比较简单,每个人分享了一点自己的食物,一杯饮料,大家一起装点了圣诞树,当圣诞树亮起来的时候,心里一个声音在回荡:哦,这就是国外的圣诞节!


结束晚餐以后,本来想着帮伊丽莎白刷洗餐具,结果她说不用。

再一次,她开车把我们送回了住所。

期间还要坚持把我送到我住的地方,我坚持说送到学校就行了,学校距离住所很近。但伊丽莎白还是想把我送回具体住的位置。

那份热情,是真的!

 

伊丽莎白:一起去认识植物吧!

澳洲的季节和国内相反,国内是冬天,澳洲是夏天。

卡尔古利的夏天,堪称炼狱!2019~2020年之间的那个夏天,最高气温飙升到42℃。

我跟友人开玩笑:Im not straight, Im not gay, but Im soft in the summer of Kal. 我不是直的,我也不是弯的,我在卡尔古利的夏天是软的!

走在路上,早晨还不到8点气温就已经飙升到30℃以上,你可以想象一下,连续三四个月不下雨,再加上这种高温,会多么煎熬。

有一天,伊丽莎白倡议我们一起去野外认识澳洲植物。

对于这个邀请,我是没办法拒绝的,谁让我是一个植物狂热分子呢。

而且目的地的公园距离学校接近5公里,往返就是10多公里,这么炎热的天气我是不想走过去的。

于是,很爽快的答应了这次行程。

image.png

一如往昔,伊丽莎白按时来到指定地点接我们,并带着我们到了公园。

经过她家的时候才知道,最近有个刚到卡尔古利打工的小伙子借宿在她家,她就这么友好的答应了!

到了公园,伊丽莎白还为大家准备了防苍蝇的网帽,非常实用!


这里真的要提一句,卡尔古利这么干旱、炎热的地方,夏天苍蝇超级多!而且就跟没见过人一样,见到了人就疯狂的往你头上扑,非常的烦人。夏天一定要做好防苍蝇的准备。

在公园里,伊丽莎白为我们讲解了多种植物,并揉碎桉树的叶子让我们闻一闻特有的味道,还告诉我们有些看起来是叶子的部位其实并不是叶子,有些植物还区分雌雄。


在公园的短暂访问之后,她开着车带我们到了她家,享用她早已准备好的三明治。

生活虽然简单,但也弥足珍贵。特别是对于喜欢植物的我而言,能更近距离的了解植物,实在是三生有幸!

 

伊丽莎白:我们去野餐吧,200公里以外!

20201月,国内疫情爆发,紧接着全球多个地方都进入了防疫时代。

澳洲的疫情有些晚,2月、3月份的时候,各种政策才开始执行。

到我们去野餐的日子,已经是6月了。这时候,西澳的疫情已经基本控制住了。

友人第一次邀请我去参加野餐的时候,我依照一贯高冷的作风果断拒绝了。

谁知道,伊丽莎白又在Facebook上锲而不舍的给我发出邀请,这里,请允许我引用我们的对话(请忽略我的部分语法、拼写错误)。

伊丽莎白说道:Good morning, DU, I hope you are OK. On Monday (the 1st of June) it is a public holiday in Western Australia. I am planning a picnic in the bush, and I would like to invite you. It is at Karalee Rocks, about 2 hours west of Perth. X is coming, as well as Ketty. And another WASM visitor, Rasoul. I have a spare seat in my car and I would like to offer it to you if you would like to come out for some sunshine and fresh air. I will supply everything needed for the picnic. All you need to bring is yourself and your camera, and wear warm clothes and solid shoes or boots. I do hope you can come out! I am very sorry that we have not been able to show you more of Western Australia in the past few months. But now we are free to go out, I hope you can come with us. Please reply and let me know if you would like to come with us. We will leave at 9.00am and come back home by 5.00pm. Best wishes from Elizabeth”。

 image.png

 image.png

 

然后就到了野餐那天,我直接引述我当天的微薄吧:


今天是Western Australia Day,每年六月第一个周一,属于WA的公共假期。

 

上午伊丽莎白开车带着我们到了将近200公里外的Karalee Rocks野餐。

附近住了一家人,Peter和他的老伴Anna, Peter老爷爷是非常不喜欢人多的人,所以他们家……就是传说的方圆百里只有一家人这种,老爷子70多了,老太太60多了,但身体非常好。因为疫情影响,一位法国背包客被困住了,已经在他们家住了三个月,难以想象,这种对陌生人的信任、友好会发生在中国,即便是我自己,对陌生人可能信任也达不到这种程度。所以你看,老爷爷不喜欢人多,但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毫不吝啬。昨天是法国小伙Justin的生日,因为方圆百里只有他们一家,今天伊丽莎白特意给小伙子带了一个蛋糕~

 image.png

伊丽莎白还准备了所有的野餐用具,实在是太nice了。

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只是希望我们能感受到西澳的美好。如果中国的旅游景区都有这种态度,何愁留不住人呢。

 image.png

老爷爷给我们煮了茶水、做了特色的食品、吃了烧烤……

真的是非常开心的一天!

 

老爷爷家的店叫Koora Retreat,如果你从珀斯到卡尔古利,可以去支持一下两位非常nice的老人。因为近年来两位已经高龄了,所以以前的餐饮服务现在可能需要自己下厨。但他们的人依然非常nice

 image.png

但愿PeterAnna的身体可以一直健康下去,也期待未来有机会我能再来澳洲的时候,回馈两位的善意。

 

ps.老爷爷特别可爱,他们家附近这个水库早晨可以看到很多鸟、袋鼠甚至是鸵鸟,当然,也有可能有蛇。怕我们不信有袋鼠,老爷子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了袋鼠屎,哈哈哈哈。还给我们参观了那个生长特别慢的树。

 

总之,是非常开心的一天。

在澳洲,真的体验到了人间至善!

 

后记:伊丽莎白图啥?当天驱车接近400公里,分文不取,只为了我们能更多的感受到澳洲的美好!人性之光辉,如此足矣!

 

荣耀与再见

离开卡尔古利之前最后一次见到伊丽莎白,恰好是野餐结束后的一周。

当天从Facebook上看到新闻,伊丽莎白成功入选2020年澳洲女王生日荣耀名单,这个名单当年只有933人入选!我的第一感觉是,我不知道别人是否足够优秀,但我知道伊丽莎白绝对担当得起这个荣誉!

于是,想给伊丽莎白一个惊喜。

首先在Facebook上祝贺了她,然后约了她下午在学校见面。

见面之前,我专门去了附近的花店。

超市里一束花大概是15~20澳元,人民币70~100元左右,不贵。

但超市的花太简单的,不够庄重,花店的会显得更加正式。

于是乎,花了80澳元买了一束花,专程写了一张祝贺的小卡片。

下午见到伊丽莎白的时候,她看到我送给她的花。非常感动,并告诉我这是她今天收到的第一束花。

听到这里,我心里竟有些伤感。

一个这么helpful的人,在荣获这样的荣耀的时候,也许朋友们有很多祝贺的话,但竟然没人搞一些实物性的祝贺。想想这束花用了我将近400元人民币,但我能作为第一个给她祝贺鲜花的人,我觉得很开心。不在于这束花有多贵重,不在于我们只是偶尔的见过几次,而在于我愿意发自内心的敬重这样一个人,愿意分享她的快乐,也愿意用自己小小的举动,带给她一些惊喜。

伊丽莎白接过鲜花,和我合影留念。然后,继续去给国际生辅导英语。而我一如往昔的不会参加这种辅导。

那一次会面,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她很开心,我也很开心。

好多话,不需要说出来。

用一个小小的举动表达,有时候要远胜过万语千言。

image.png 

感谢在卡尔古利,我能遇到你,伊丽莎白。

你的人格魅力,必将对我产生深远的影响。

我也将带着你的人格光辉,把这份美好传递给更多人。

这份友善、帮助、乐观、无私,是我见过的最美好的风景!

 

祝您一切安好,有缘再见,伊丽莎白!

 

image.p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00925-1241881.html

上一篇:西澳大利亚的植物(含外来种)
下一篇:澳大利亚植物:袋鼠爪

2 王安良 张叔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17: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