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uperm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superme

博文

关于科研工作:绕不开的理想与现实 精选

已有 4255 次阅读 2018-12-8 20:3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研工作

       最近常常在思考一个问题,我自己是否适合投身科研工作?科研工作的前景如何,科研人员的生活如何,科研工作对我未来的生活质量是否有影响?遂打开电脑上网查找答案,欲以穷首皓经之心求得真理,接着陆陆续续拜读了很多前辈的经验之谈,也领略了许多不曾有过的思考角度,本以为此番取经能有善果,就算不一定是车到山前必有路,也好歹能有一个能交代过去的答案,也给大家分享一下,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嘛。结果前几分钟心里面想的清清楚楚,刚敲上两个字就有懵了一圈,只好把各种疑惑和想法整理一通发上来,希望各位也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科研是什么?

       首先要明白的是,科研的骑士时代已经过去很久了。以前几个人单枪匹马可以支撑起一个学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偶有所见,但基本上都是大集团军作战,尤其是所谓的「大科学」、「大项目」。典型如CERN,我现在工作的地方,ATLAS实验组和CMS实验组分别有三千人左右,随便写篇文章,作者名单比正文长的比比皆是。以至于诺贝尔奖在粒子物理实验(对撞机实验)领域基本是个笑话——根本没办法把一项杰出的工作浓缩到三个人头上。所以2013年物理学奖给了理论学家(但也名正言顺),规避了这个问题。当一个人身处如此庞大的项目之中时,很容易产生一种「产业工人」感。我们所做的,不过是一个庞大项目中小小的一部分罢了,所谓的「全景图」(big picture),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做过科研的都知道,科研,尤其是实验科研,必须掌握一切细节和这些细节所针对的目的。从原理,到仪器的组成,到算法的实现,到每一行代码,到作图,到其反映的科学意义,等等等等。每多一个遗漏,就多了一份产生错误的潜在危险。科研需要极强的自洽和自我审查。但是身处大项目中,工作中所涉及的海量细节,不是一个普通人在合理的时间内能掌握的。你所能做的,只能是依赖于集团军,依赖于别人的工作,然后做好你手头的事情,然后期望在日后的漫长岁月里,把落下的部分,一点一点地吃回来。

    科研,其实是一件有工序的、按部就班的事情,虽然它鼓励灵光一现,但那是建立在你熟练掌握全景图的基础上的。更多的灵光一现,不过是更好地实现某道工序的灵光,切勿产生自己有机会迸发出类似古典大师般灵感的浪漫期待。往往你会失望的。

    我知道其他学科(纯物理)的情况没有这么极端,但是,随着学科的细化和探索的问题的复杂度的上升,这是一个趋势。请用全局的眼光看待这个陈述,我不排除个例。

    其次要明白的是,「科研」是个大而化之的概念。实际上各个学科研究的对象,使用的方法,都千差万别。实际上研究所用的手段和方法论的风格,对从业者影响很大。研究的对象是什么,对有些人来说甚至并不重要。有些学科需要整天编程,有的需要纸笔演算,有的需要整天螺丝扳手,有的甚至要跑到荒郊野岭风餐露宿。你要明白你喜欢的东西,到底是问题本身还是某种解决问题的方法论。有些方法很形式化(formal),有些是靠大量的编程模拟,有些则简直跟穷举一样简单粗暴。这些内禀的气质,一定会跟你本人的性格和口味产生契合,甚至影响你在这个领域呆下去的决心。

    所以,选择科研,哪怕是在某一个学科内选择科研的方向,要像选择工作和行业一样细心,别以为科研都一个样。

        科研人员的社会地位如何?

    科研人员的社会地位,绝谈不上是最低的。作为科研人员,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

    改革开放之初,为了鼓励更多的学子投身科学,国家曾给科学家很高的社会认可,树立不少优秀典型。这些光环很耀眼,也很虚幻,所以给人一种科研人员社会地位很高的错觉。其实不然,对于国内几百万科研人员来说,社会地位比较高的,也就是金字塔尖的少数人,光环属于他们,与大部分科研人员无关。

    对于从业其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科研首先是一位工作。既然是一份工作,就应当考虑清楚收入水平、岗位要求、职业发展等各方面,能否满足自己所需。需要权衡的利弊,与找一份其它工作没什么不同。如果不能满足自己,就需要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

    科研是奢侈品,享受需要付出很大代价。国外在选择科研作为职业方面,其实发展得更成熟,也没有这么多玫瑰色的假象。美国理工科博士,大多毕业后选择进企业或转行,毕竟挣钱养家是第一位的。

    先脚踏实地,再仰望星空。如果有这样的平和心态,再选择科研工作,心理落差会小很多。另外,社会地位是结果带来的,而非过程。从事科研并不能带来社会地位,而应由贡献决定。

    曾听一个院士说过——科研工作,要么上书架,要么上货架。细细品味这句话,很受启发。实现这两点,才是科研人员的价值所在。

        科研人员的薪资很低吗?

      科研人员的薪金低是一个长期以来的热门话题,中外皆是。这里的科研人员指的是有永久教职(tenure)的教授,研究机构的永久雇员(如国家实验室的research scientist),广大的博士后,以及更广大的研究生。后三者,是当下科研的绝对主力军。绝大部分真正的「活」(购买仪器、搭建实验、采集数据、分析数据、撰写文章、甚至撰写经费申请书等),都是由他们完成的。而第一类群体,更多充当的是领导的角色,也就是PI(Principal Investigator),主要负责领导该负责的东西(决定研究项目,研究方向,资源调度,成果审查,经费申请负责人,项目失败负责人等)。我们所说的科研人员薪金低,指的是中间两类。以美国为例,PI的收入是不低的,大部分出于收入中位线偏上,但普遍低于工业界同等学历收入。研究生有工人和学生双重性质,不适合讨论。而广大博士后和科研雇员的薪金,是基本等于收入中位线的。

    补充一点,所谓的tenure,是指一旦受雇,非不端行为和主动离职,一般无法解雇,理论上光拿钱不干活也可以,工作绝对自由(理论跳实验实验跳理论随便你),是一个一直管到死的超级铁饭碗(没错,退休后工资一样,一直到你死那天为止)。Tenure在美国一般是指副教授(Associate Professor)和教授(Professor),这两个级别薪水有高低,但都是永久教职。在Tenure之前,还有一个所谓的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阶段,为期最多不超过七年,期限内拿不到tenure就必须走人。这三种教授职位都可以做PI。Tenure的隐性福利还包括,享受大学和社区的最高金额的医保社保,孩子享受更好的教育机会(比如上学,本州学校优先录取,优先考虑本州学校全额奖学金。如果是一个名校教授,你感受一下,这是什么意思),以及一个被很多人都忽略了的极高质的交际网。

    而我的看法是:这些人的薪金确实偏低,但并没有被低估;我们为人类探索未知,在市场经济里,就值那么多钱。

    重点在「市场经济」。一般人在讨论劳动力价格的时候,总是混淆了两个概念:内禀价值,以及交换价值——我不是经济学家,术语使用可能不周,见谅。内禀价值,就是这项工作内在的价值,对人类长远的价值。内禀价值高的工作,就是科研,工业界的例子有特斯拉。而交换价值,反映的是你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解决别人的实际问题的能力」。别人有一个「实际问题」需要解决,而你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恰好能满足对方的需求,那么你提供的就有交换价值。举个很粗浅的例子,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特斯拉这么高大上的企业,市值只有300亿美元;而一个发发短信的WhatsApp,居然能卖180亿,这个世界怎么了?没怎么。特斯拉的工作固然出色,无比,但是它所针对的问题,有很多燃油汽车解决,所谓的能源危机,只是一个未来潜在的危机,并未实际发生在当下。而WhatsApp解决的问题——降低信息交流成本,庞大的客户群——却是实实在在的。内禀价值和交换价值并不必然一致。科研,作为一个内禀价值极高的行业,交换价值极低,它所解决的问题都是「终极问题」或「未来问题」,并非「实际问题」和「当下问题」(当然,工程学中也有很多针对实际问题的研究)。换而言之,科研天生带有公共投入的性质,因为如果没有公共投入,这个行业根本无法在市场上完全生存下来,只能沦为贵族的兴趣爱好。而公共投入决定了,科研人是不可能有很高薪的。

    我写这段,是写给两类人看的。第一类人为科研工作者鸣不平,明明是为全人类谋福利,为什么收入这么不公。第二类人觉得科研工作者矫情,明明是中产阶级却老是充低收入群体。我的看法是,科研人的确是中等偏收入群体,但在市场经济的语境下,这个价格非常地公平,无可抱怨。

    所以,你选择了科研,也就等于选择了自己未来的收入预期。

    我再举个例子,美国作为石油储量大国(石油本身不可再生),一直在储存自己的石油,但在中东购买石油,但近二十年一直在斥巨资开发本土可以循环再生的页岩气资源,在这个开发过程中,中东诸国怕自己的利益受损,数次降低石油价格,意图打击美国本土开发页岩气的私人公司,想让这批公司倒闭后再重新把石油价格抬上去,这批私营公司开始向国会求救,国会下放紧急提案开始向这些公司注入大笔“公有”资金,维持它们不被淘汰。现在页岩气资源的开发技术已经获得成功,所以可以看出,科研是国家的“公共”事业。

    回到问题。我之所以写那么多跟问题关系不大的东西,是想厘清定义:我们到底讨论的「科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做过科研的相信明白定义明晰的重要性。我自己的总结如下:

    科研人员的薪金收入和工作性质不足以支撑特别有质量的家庭生活。科研人员供过于求,谋得永久职位的概率在不断减小。得到永久职位前,在PI的影响下,要做很多跟兴趣相关但并不直接相关的课题。得到永久职位后,要花大量的时间在与科研无直接相关的工作上。

         科研人员的薪金收入和工作性质不足以支撑有质量的家庭生活

      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同观点的分水岭,在于你有没有恋爱或结婚,有没有一个经济独立的小家庭。当你从单身变成有一个或几个想拼命保护的人时,你之前的观点甚至能被自己全部推翻。当然,也有些人本质上天生爱自己,或者有志同道合的伴侣,或者有甘愿奉献的家庭,或者能家里有钱,安心啃老。总之,价值观没有对错之分,但不同的家庭和经济状况,极大地影响着对这个问题的观点。要为科研献身可以,但搞清楚这个「身」是你自己的,还是包括了老婆孩子父母的。

    博士后,几乎已经成为了走学术道路的科研人的标配。大部分人在找教职前,都会做一期博士后,时间从一年到六年不等。少数领域如粒子物理,两期博后才是标配。这意味着从本科毕业到寻找教职,中间有个长达7到12年的培养周期。这是一段不短的人生。

    我们来看看一个典型的美国博士后生活图景。一个典型的博士后,领着税前$50,000 的年薪,绝对买不起房,只能租价格中等偏下的房子。这个收入是大学行政低级雇员(如教学秘书)的收入级别。博士后一般在28岁到40岁的年龄区间,大部分已婚已经有孩子。如果妻子不工作,这份收入绝对要领政府救济金才能保证孩子的基本生活和教育。好学区基本无缘,从幼儿园到小学只能上公立,旅游只能穷游,。而最要命的是,博后的合同一般是一到三年,而且下家的位置并无规律可言,找到哪家是哪家,这就带来一个严重的家庭问题:夫妻两人面临长期两地分居,甚至是两州分居。业内通称为Two Body Problem。有家庭的人都明白,分居对夫妻感情和孩子的成长是个多么严重的问题,这实际上是一个准单亲家庭。要避免分居,只能是夫妻其中一方牺牲自己的事业,每两三年就连根拔起一次,孩子转学,房子重找,然后一切重来。这种居无定所的漂泊感,和收入所带来的拮据感,以及对家庭众多亏欠所带来的负罪感,无一不折磨着广大已婚博士后。就我所知道的这类家庭,往往都过得不是很幸福,当然,单身率更高,无暇无精力使然。所以能坚持下来到tenure的,都不是一般人和一般家庭。

    至于欧洲粒子物理博士后,情况更惨。大部分欧洲学校给博士后的行情是税后一个月2000欧元左右,福利保险另算。以欧洲大部分国家的税率和消费,这个钱仅仅够养活一个人。所以博后,大家还是挤破头往美国跑。

    你想想,同样是28到40岁,仍无一个稳定职位,生活没有稳定预期,家庭孩子跟着自己颠沛流离,而同龄同学历的人大多数都已经是公司中层或者小老板了,家人孩子至少衣食无忧、教育尚佳、其乐融融。自己苦无所谓,但是带着家庭一起受苦,能不能过自己这一关?这种取舍,是十分令人痛苦的。

    稍微好一点的是科研雇员,他们往往受雇于一家固定的单位,但只是长期合同,并非永久职位,如果遇到突发情况(如grant中断),仍然要面临下岗的威胁。你可以理解为一个合同期限长一点的博士后。

    有人争论,别的行业也有这种现象。那问题就简单了:吃的苦一样多,收入却差一倍,少掉的这些收入,以及它所意味的给家人带来的生活质量的提高,你用来换了什么?它值得吗?

    这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而博士后们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也是千差万别。有的干脆不拿教职不恋爱不结婚,家里有钱的实质上是吃软饭,有的把孩子扔给父母带,有的做科研外还搞各种投资赚外快,有的干脆quit去了工业界或者企业。更多的,是隐忍下来,暂时不去思考未来,两个人苦苦支撑。

    在这种长期的、慢性的压力下,我们慢慢学会了自嘲,和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乐观。结局倒不一定是悲惨的,但过程绝对不轻松。选择科研,就意味着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你的人生中很长一段时间,必须依靠个人或者家庭的共同牺牲来帮你度过。只有你拿到永久职位,才是上岸的那一天。

    如果你觉得科研不应该是这样子,完全不介意中等收入给你和家人带来的后果,坚持要做下去,那很好。如果你觉得科研对个人生活前景影响太大,想退出,那也很好。坚定要继续的,动摇要退出的,这对科研和科研人都有好处。我写到这里,目的不过是给大家提供一个参考,这条道路的代价是什么。至于愿不愿意付,以及怎么付,是你自己的事情。

    所以,科研,从个人发展的角度来看,本质上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选项。

        科研人员供过于求,谋得永久职位的概率不大


    供过于求这么显然,甚至都不用论证了,以至于有阴谋论者指出,「博士后」这个职位阶层的创建本身,就是为了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同等的科研产出,本质上是一种劳动剥削。话固然极端了点,但看看事实就知道并不轻松。Katz教授指出"American universities train roughly twice as many Ph.D.s as there are jobs for them."——注意,文章写于1999年;2014年的情况,还要惨烈得多。而且我坚信,Katz教授已经把博士后算作了"jobs"。具体的统计数据,如果是物理的,各位可以参考APS网站这个统计:[url]http://Statistical Data[/url] 其中的每一个报告,都值得深入读一读,至少把表格看一遍,自己体会一下现状到底如何,我就不做分述了。总结起来就是,大部分拥有高等学位(硕士及以上)的人,最终拿到永久职位的比例非常小,最终大部分人都转去了工业界。「最终」的意思是博士后算作临时性过渡工作。如果你需要具体例子,我所在的CERN,绝大部分的博士后最终都去了工业界和企业。

    很多人误解了教授在科研行业中的地位,继而误解了获得教授职位的难度。他们以教授的基本收入做判断,认为教授可以类比为工业界中的普通职员或者项目经理,都是本行业的中级职位。其实,做到教授级别,正确的类比是VP,甚至CEO。你可以去咨询公司问问,离职的教授愿意加入咨询公司的话,起薪是多少,职位是什么,你会得到一个完全让你吃惊的答案,原来绝大多数教授都可以比在学校拿提高至少5倍的收入。从研究生到教授的职业道路,实质上就等同于你进入一家公司,从基层做起,一直做到高管。这种类比才是恰当的。博士后拿不到永久教职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不可能每一个项目经理都可以变成VP;糟糕就糟糕在科研行业的退出选项(exit option)不佳,如果被淘汰,连转行都是个非常艰难的话题。因为你被训练的能力中,并不包含太多可以立即用于业界的技能,遑论管理能力。大家的转行,基本上都是各显神通,没有完全的通用公式。所谓科研的工作稳定,是以退出选项的低劣换来的,综合风险收益比一点也不比别的工作高。但必须指出,从事应用研究和工程研究的科研人,如果项目跟业界有很大联系,则要好很多。

    选择科研,就意味着选择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职业道路,每一次毕业,每一个进阶,都会淘汰掉一大批人,真的不是因为他们能力不行,确实是位置不够——指责被淘汰的人能力不够是极其不公平的,这是一种往伤口上撒盐的行为。更进一步地,一旦你被淘汰,你面临的险境会比其他行业要严重,因为你的退出选项完全依赖于你个人的积累、人脉和能力,行业能带给你的帮助是有限的。

    有很多人有不同观点,指出他们看到的情况没那么惨淡,很多人出路都不错。我提醒两点,第一,注意幸存者偏差,不要看到将军凯旋就觉得打仗原来也不难。第二,不同领域不可一概而论。每个人都有可能是被命运眷顾的一方。

    所以,科研,从个人发展的角度来看,本质上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选项。


        科研的取与舍

    

        但是我必须强调,每一个领域的情况都千差万别。有的领域未必如此。你要自己去调查,不要以偏概全。

    我还必须强调,有的人天生就是适合这个行业,做得如鱼得水,得心应手。做科研多少是需要有点耐心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遇到问题慢慢解决,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一个一个坎迈过去,这也是一种能力。而这种能力,是可以磨练的。但是有一部分人,真的是天赋异禀,祖师爷赏饭吃,这种人你就是再让他去干另一个高薪职业,他都不会去。
为什么有人说科研是有钱人玩的
其实这个说法不对。前面我说过,科研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带有公共投入属性,比如页岩气的例子。

    现代科学的特点就是需要高投入,因为只有高投入才能把最重要的东西——人才——留住,只有高投入才能促进科技的发展,别无他途,所以有20万俄罗斯教授集体迁往美国的时候,俄罗斯教育官员气的要和美国要培养费。骑士时代打仗可以自己出钱置办盔甲兵器,而集团军作战,是需要整个国家的财政在后面做支撑的。既不能乱花纳税人的钱,又要开出足够的条件留住人,这考验的是各个政府科研管理者的良心和智慧。哪怕你辩解说我做的是理论研究,有没有资助都可以开展,那在同行交流日益频繁的今天,你需不需要开会?总需要差旅费的吧?

    所以,正确的说法是,科研是耐得住长期中等收入的人和家庭玩的。你不需要折腾自己的钱,你的收入虽然不足以完全支撑一家的奢华生活,但也不至于饥寒交迫,如果另一半有支持,那也算是个中产之家。虽然居无定所,但一张稳定的餐桌还是有的。除此之外,如果你想得到更多,那得自己想办法,比如自己做兼职。如果你的志向非常远大,而现实又不是那么如意,你可能还需要那么一点点自私,把家庭(夫妻、孩子、父母)置于第二位的自私


    中国文科科研前景惨淡吗?

    这要看你用什么标准衡量了,钱的话,出任总经理当上CEO走上人生巅峰那是不要想了。
    文科不比理工科,就最普通的文科专业来说(不包含金融法律等特殊专业),一个德高望重的名校顶尖教授,待遇大概也只能达到外面公司中层的水平。某普通高校教授教龄30年手上常年有省部级项目,收入也将将能和百度入职两年的码农持平。
如果求大财,就别来文科了。

    个人发展前景呢?
    

    根据专业和研究方向,情况是比较两级分化的。
    如果是非基础的专业,例如英语、中文、历史……那么别想了,你是在一个前人已经做了相当完备研究的基础上进行研究,除非你能够另辟蹊径,否则很难在科研上走出一条比较有前途的道路。而且这些基础专业近几年在高校里的需求是不断萎缩的,所以即便是名校博士毕业,不能在高校找到教职的也大有人在。
    

    如果是比较冷僻的专业,论文、教职都还是相对比较容易拿到的。例如某博士是搞道教典籍的整理研究,这不仅需要研究者在古文、历史和古典哲学上都有较高的修为,而且要能耐得住寂寞,学风踏实。所以这个人基本是被导师一路看着保送进博士的,日后的工作也完全不愁。现在高校里有很多这样的老教授,他们学富五车为人正派,却因为领域太过冷僻且要求太高又不来钱,根本找不到符合标准的学术传承人。

    类似的专业还有中国古典音律学,由于国内大学的考学方式和专业设置,懂音乐的不懂古文,懂古文的不懂金石,懂金石的又不懂音乐,如果你恰好三样都精通并且成为了somebody的学生,那么放心吧你绝对是业内顶尖了,因为可能全国和你同辈的不超过3个人。

    文科科研的研究过程与理工科不同,文科学科搞科研,往往都能够按照研究者的个人兴趣走,并且,兴趣在文科研究者的研究过程中可以说是最大的助动力。

    由于文科导师和学生之间不像理工科有类似于老板和雇员的关系,金钱利益纠葛少,所以师徒间的情谊更纯粹一些。这并不是说不存在导师把学生当廉价劳动力的事情,得看学风,例如浙江某重点高校的确普遍存在这种风气,而其他学校则鲜有这种情况。
    所以如果你真的对某文科的某方向有巨大的兴趣又不差钱,那就来吧。

    下面是成为教职之后的事情
    职业压力,得看学校和地区
    例如某著名TOP5惨绝人寰的20%淘汰政策,即所有硕博和教师,不论成绩和科研成果如何,只要学期评分在末尾的20%以下的,走人。(也不知道他们学校行政人员适不适用这个政策)
    再例如你在某985云集的地区能够大概评上副教授的条件,可能在一些教育资源不那么集中的地方足够你评上正教授了。
所以高校教师学生每年跳楼的也有,浑浑噩噩混口饭吃的也有。
    因为文科不来钱,所以很少有人会去干涉一个教师的研究方向。所以,高校文科教师的科研气氛是相当自由的。
讨好资助者?拜托我们根本没有资助者好吗?

    文科教师的科研资金来源主要是依靠各种级别的国家项目,既然是吃公家饭的,那就有个绕不过去的坎儿——报bao销xiao
前段时间北方某大学老师带女儿去买数码产品,因为要求店方开具单位抬头的发票,被某网友认为是公费私用的贪污,拍照上传并惨遭人肉。这件事是典型不了解实情的外行人对行内事情做的误判,因为:
    中国的科研经费制度,是完全不承认科研者的人力劳动的!
    科研人员所获取的经费,必须以实物发票的形式上报再拨款,科研人员自身所付出的的劳动,不能获得任何形式的补偿。
这就好比请袁隆平做杂交水稻研究,但却只肯拨给他买种子的钱……呵
    所以中国的科研经费中的确存在着公费私用的情况,可如果连这点儿钱都被卡死了……


     科研的前景在哪里?


    为什么现代科研变成了这样子?其实也没有什么,这说明它成熟了,从小作坊变成了大工业。只要研究的问题在演化,变得更深更难,科研早晚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没什么可感慨的。

    我不想再说科研的好处和坏处了,都是些老生常谈。说点别的。

    我们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时代。因为公共投入,这项以前的贵族游戏,变得触手可及,寻常百姓,只要智力正常,努力学习,肯于钻研,就能在这个行业中谋生。这种参与程度,前所未有地推进了这个行业的发展。

    但放开这个宏大叙事,我们看到的也是一个科研人白菜化的时代。人才的供过于求,不仅降低了从业人员的生活水准,影响到了职业前景,甚至开始反作用于准从业人员了(比如这个问题的提出本身)。这好比IT业。产业的飞速发展,让人看到其中的无限机会,而且只要愿意,你仿佛也能从中分一杯羹。但这个庞大而繁荣的产业,其从业者既有少数的如扎克伯格比尔盖茨这类行业翘楚,也有基数更巨大的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默默无闻的富士康流水线工人。中间夹着的,还有很多大小码农、经理、美工。这是一个连续的光谱,有的人想出去,有的人想进来,形成一个动态平衡。

    惨淡吗?风光吗?我不置可否。你所选择的,你自己承担。就像「一将功成万骨枯」,同一句话,有的人盯着的是「功成」,有的人想的是自己必定是那个「枯」。你只能找自己学科或方向的行业报告、行业统计来看,了解一线从业者的想法,了解他们的最终去向,调查你要做的工作的本质、目标、方法,调查你的职业方向有什么退出选项,尤其重要的是了解自己内心的想法,仔细权衡,或者全然不顾,然后做出一个决定,然后坚定地执行,直到成功或者失败。但成败的节点是没人告诉你的,你得自己思索,设下底线或目标,然后执行,就像你所从事的工作一样。这跟从事其他行业没什么分别。

    科研,从个人发展的角度来看,本质上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选项。

    而从事科研的你,前路通向扎克伯格还是富士康小工呢?慢慢咀嚼这句话吧。


    最后送给大家一句话,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我认为对社会分工价值和回报的审视和引导是会带来积极意义的。当然,文化宣传也好、资源配置的倾斜也好,决不应该成为干预个人选择的暴政,而是一个鼓励而优惠的offer,个人永远有选择的权利。



研究生招生与培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00670-1150577.html

上一篇:科研经验——读书笔记撰写与整理

23 黄仁勇 李明阳 梁洪泽 李晓姣 李由 张勇 张兴光 赵克勤 文克玲 王卫 谢烨 刘建彬 陈兵 王德华 沈律 刘小刚 苏军 逄焕东 周健 陈楷翰 许冬进 王满喜 杨海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0 02: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