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w90050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zw900501

博文

全球气候变化与“全球气候变化主义”

已有 1625 次阅读 2020-1-3 16:03 |个人分类:杂文|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全球气候变化与“全球气候变化主义”

余兆武(哥本哈根大学地球科学与自然资源管理系 助理教授)

1. 概要

        全球气候无时无刻都在发生变化是一个基本的事实。而另一方面全球气候变暖,极端气候频发也引起了社会广泛的讨论。事实上,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数据来将全球气候变化这一科学问题阐述清楚,需要更为充分的证据来说明人类活动对整个地球气候的影响,是否已经超越地球本身及其在星系尺度中受到的作用。笔者提出“全球气候变化主义”是今天西方社会一股新的社会思潮,这个思潮和过去的“自由主义”与“女权运动”等一样,是西方(欧美)社会为通过宣传某种“主义“来促进社会合作、引领社会凝聚发展、暂时摆脱“社会整体心灵空虚”的有效方式。从历史经验来看,某一社会运动的出现往往会导致非理性的不可讨论,不可争辩的情况。比如西方社会如今认为全球气候变化由人类导致,普遍的深信不疑即是如此。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被这种“全球气候变化主义”所影响。而应该用科学的方法、数据、事实来研究全球气候变化。诚如丁仲礼院士所说:我们不要去拯救地球,而是应该去拯救人类自己。

 

2. 全球气候变化

       2019年的9月可以说是一个“全球气候变化月”,最典型的代表事件是瑞典青少年气候活动家桑伯格(Greta Thunberg)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及以其为代表的“桑伯格效应”所产生的广泛的全球性影响。一个最基本的判断是全球气候变化在众多环保主义者,某些政客(例如法国总统马克龙等)的推动下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运动,成为一股新的社会思潮。

        回到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即全球气候变化是真的吗?其强度如何?人类对其影响究竟几何?全球众多科学家的研究肯定了全球气候变化的存在(事实上全球气候无时无刻都在变化),近年来极端气候事件发生概率越来越高也是事实。尽管有一些科学家,更多的是环保主义者、政客等宣称人类是导致气候变暖的主要原因。但是人类对全球气候变化(特别是全球气温上升)的贡献到底有多大这一问题依然没有非常明确的科学结论。因为从地质年代尺度看来,全球气温一直处于波动的状态。而很多科学研究也表明由于气温升高才导致了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上升。我们依旧无法完整地解释人类到底对整个地球系统(气候变化)的影响如何?

        全球气候变化的第二个问题:气候变化是好事吗?目前几乎所有我们能够接触到的社交媒体、新闻资讯、普通报刊杂志都在反复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故事:气候变化是一件坏事,气候变化导致了生物多样性的减少,导致了极端气候事件频发,并将最终对危及人类生存。但事实果真如此吗?如上文所述,气候变化自地球产生以来无时无刻都在发生变化(不然也不会产生人类)。这一必然过程更倾向于认为气候变化既非坏事也非好事,气候变化是中性的。仅仅宣传气候变化的负面作用会蒙蔽我们的双眼,让大多数人处于“盲人摸象”而无法看到事情的全貌。事实上,已经有一些现象表明气候变化并非坏事。例如,新华社2019年9月16日报道,寒冷和干旱的中国西北正呈现出变暖变湿的新趋势,这种变化趋势却是在全球气候变化大背景下出现。据中科院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全球变暖驱动水循环加剧,可能是西北气候暖湿化的根本原因。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基本的判断,即气候变化是必然和中性的。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目前整个西方社会(甚至全球)对全球气候变化这一议题出现近乎一致的观点呢?                                              

1.jpg

2019年8月莫高窟附近戈壁沙漠泛起绿意(敦煌研究院供图 孙志军 摄)

 

3. “全球气候变化主义”

        从历史来看,欧洲社会在漫长的中世纪都是属于“神秘主义”的,是在宗教(基督教)思想控制下中前进的。随着文艺复兴的出现,西方开始出现了“科学与理性”等社会思潮,这些思潮在工业革命后达到了高潮。随着第一次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社会在物质生活上的充裕,整个社会的精神层面却出现了“断层”,出现了以嬉皮士运动为代表的反抗传统以及更为重要的“解构主义”、“后现代主义”与“女权运动”等观念。特别是随着冷战结束,对战争恐惧的消散,以计算机为代表的互联网革命发生后至今,随着全球化一步步加深,整个世界(特别是西方社会)的物质财富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得到极大扩张。西方社会面临了新的“社会虚无状况”,典型的表现为无法找到社会情绪的出发口,而找到合适的“出发口”可以再一次进行社会整合,促进社会合作,进而使得西方社会能够进一步掌握“人类进步方向的旗帜”。

       以上简单的历史回顾告诉了我们为何今天的西方社会会出现笔者所提出的“全球气候变化主义”社会思潮。这一最新的思潮并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有其历史渊源,是一脉相承的。今天西方社会已经走入了新的阶段,其物质财富已经基本达到了顶峰(第四次工业革命还未真正出现);同时全球地缘经济结构重心开始从大西洋走向太平洋(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快速崛起);思想上最重要的“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争也随着冷战结束告一段落,其他大多数其主导的“XX主义”与“社会运动”也已经“运动”过了。此时西方社会迫切需要一种新的思潮来从精神上刺激日益“虚无的社会”,同时企图继续引领人类前进的“正确”方向。

         这一“全球气候变化主义”的出现不是偶然事件。除上述原因之外,也已经在很多层面上有所表现。例如前文所提及的“桑伯格现象”以及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绿党得票率创了历史新高。更遑论几乎所有的主流西方媒体都在无孔不入的宣传“全球气候变化”及其对人类的负面作用。可以很清楚看到的一个现象是“全球气候变化主义”已经成为气候变化政治学最重要论述,最基本的核心概念。也日益成为西方各级选举最重要的议题之一。

2.jpg

桑德伯格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上发表演说。(CARLO ALLEGRI / REUTERS)

 

4. “全球气候变化主义”的后果

       笔者看来,任何一个“主义”都是双面的,“全球气候变化主义”亦是如此。从好的方面来看,这一社会运动的出现让我们更多的认识了人类社会对全球气候的影响。也让我们意识到保护环境、节约能源、保护生物多样性等议题的重要性。更为重要的是呼吁我们应该采取更多的行动(从研究上和政策上)应对进行全球气候变化。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一运动也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后果。典型表现为在西方社会大众意识中普遍认为人类导致了全球气候变化,并将对人类产生毁灭性影响。笔者曾与多位同事(欧洲人)讨论过这些问题,在他们看来,人为引起的气候变化是不可以讨论的,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政治正确”的论述。笔者欣赏桑伯格的行为举动,但她又真正了解多少她所支持的这个概念呢?从她的所说的言论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对很多概念是混淆的(这也是大多数西方人对这一问题的认知程度)。当某一不可辩驳的概念占据我们心灵的时候,我们是会缺乏科学的独立的思考能力的。这也是“全球气候变化主义”最严重可怕的后果。它让我们混淆了科学概念,让我们看不清事物的本来面貌。科学认识与社会运动是有本质上区别的。

 

5.小结

       全球气候变化是必然的,但可预见“全球气候变化主义”作为一种西方社会新的社会思潮是暂时的。“全球气候变化主义”的出现也是西方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这一社会运动可以某种程度上促进西方社会进行某种程度的社会合作,凝聚发展共识,但是这一运动出现所导致的负面作用却是不可取的。它会禁锢我们的思想,阻碍我们用科学思维看清事物的本质。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我国决策者与科研人员不需要“闻鸡起舞”,但却应该“从善如流”。用科学的思维和方法深入研究全球气候变化及其对人类社会的影响,用科学的手段来为人类在全球气候变化时代找寻“出口”。这必将会让我们将来在这议题上获得国际社会真正的尊重,也是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应该有的承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99325-1212732.html


下一篇:我国南方山地农村“荒废村”现象及土地整治与空间重构

1 檀成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18 23: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