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学张劲松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s1970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博文

房开江先生的学术人生 精选

已有 3531 次阅读 2019-3-20 11:19 |个人分类:黔省文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房开江, 学术认识

房开江先生的学术人生

DSC02452.JPG

                 05年硕士毕业灵溪翁一家与恩师房开江先生于贵大校园               

    恩师房开江先生,四川大竹人氏,1940年生。少年时光在蜀中度过。1958年由蜀入黔求学,就读于贵州大学。在读期间,先生品学兼优,酷嗜读书。1962年留校任教,是年22岁。十年动乱刚结束,先生即悄离乱尘,藏身书海,执着学术。自80年代初以来,厚积薄发,著述不断,取得了一系列的丰硕成果。1993年成为教授。1995年被遴选为贵州大学较早的硕士生导师之一。先生又曾为贵州大学的学位委员会委员,学术委员会委员,学术学科带头人,省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80年代中期以来,先生先后担任贵大科研处副处长,社科所所长、成教院院长等领导职务,并兼任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理事,中国宋代文学学会理事,贵州省古典文学学会会长等。2005年9月先生退休,旋即返聘,2009年彻底摆脱俗务。从此隐居花溪麒龙溪园,自号麒龙闲人,常以诗词自娱。

   房师一生以学术立身,以学术探究为念。70年代末,当不少人还沉湎于学校的派性之争时,先生早已荒江老屋,潜心学问,述道问津了。至90年代,房师先后有七部专著问世。细析之,约有三点可注意,一是先生于绝句之研究颇有所得;二是对于宋代文学研究的贡献;三是对于词学的研究。绝句研究方面,1981年房先生与潘中心合著《唐人绝句五百首》(贵州人民出版社),这在当时是比较早的唐人绝句选本。被学界赞为“选广而精,注简而明,指点不繁,给读者留有较多思索提高的天地”的唐诗选本(1983年《文学评论》第二期),故深受读者欢迎。随后二人又合著《宋人绝句三百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4)打破宋诗绝句少有选集的局面。该书不仅选诗多为宋人绝句名作,而且颇有眼光地选了不少较有特点但为人忽视的作品,这就增强了该书的学术价值。1985年第二期《贵州社会科学》亦对此刊发了《喜看宋人绝句的历史风貌》。1991年先生与梅桐生合著《金元明清绝句五百首》(贵州人民出版社)。这样,从唐到清一个系列的绝句选本得到一种学术的探索和关注。先生的《试论唐人绝句的写人技巧》一文可谓这项研究的后续成果。除了绝句的研究,先生在宋代文学方面亦有突出贡献。特别是他的专著《宋诗》(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是建国以来第一部简明扼要地介绍宋诗的著作,观点平实,详略得当,文字流畅,雅俗共赏”(《上海书目》第219期)。此书固有文化普及之性质,然其中亦不乏精妙的学术见识。如其论宋代文化对宋诗风尚影响一节,就指出由于宋代诗话的大量出现,其审美观、道德观念及政治态度对宋诗发展的影响,较早注意到了阐释与文本创作的互动。关于宋诗特色,先生指出其爱情诗少,爱国诗多,堪称精炼的概括。先生向来酷爱诗词,对于唐宋词更是情有独钟,这方面的学术成就亦最高。1990年他与陈果青合作校订《词学全书》(贵州人民出版社),校点细致,质量很高。收入《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成果汇录》中。先生于词似更喜婉约词,故有《唐宋婉约词赏译》(华夏出版社,1993)之作。该书赏文独具慧眼,译文隽永生动。不过,最能代表先生词学研究个性的应是《花间集全译》(合著,贵州人民出版社,1997)该书是贵州出版社的《历代文学名著全译丛书》质量较高之一种。书中题解,注释部分乃先生笔墨,赏评之语得古代诗话之精微,寥寥几句就点到艺文之特质。如其评皇甫松《梦江南》词云:“梦中情事,景鲜明,情缠绵,情景逼真,意境入胜,充满诗情画意,梦中乐事如此,今日凄苦全在言外。”自绝句选本以来,先生的诗词点评可谓愈入佳境。先生治学勤奋而严谨。先生校订《词学全书》时,电脑尚未普及,写作非常艰辛。书中词谱的每个符号都是用筷子作色来一个一个地按印在纸上的。先生在八十年代初,连出了四本著作,当年笔耕之勤可见一斑。2005年他担任《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总主编。为了团结和提高全省的古典文学研究实力,他邀请了各院校的教师参与了工作。为保证质量,他对自己直接主编的分卷,花了很多时间查原书,仔细校订,甚至重写。由于操劳过度,导致大流鼻血。该书的编写出版,对于整合发展贵州高校古典文学学术水平多有贡献。先生学术活动广泛,除了参编《文选全译》、《郑珍巢经巢诗集校注》、《古诗海》、《国魂颂》等十余部著作外,还多次出席国内召开的各种国际学术会议,并为学校具体承办国际学术会议,主持并完成了国家教委八五规划项目《唐宋通俗文学在文学发展史上的地位》的课题研究。先生之学术成就早就得到海内外学界的肯定。

IMG_7375.jpg

08年与恩师在都匀

先生执着学问,热心著述之同时,亦将主要精力放在讲台上。先生认为,教师不站好讲台,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师。几十年来,他无论给本科生还是给研究生上课,在传授基础知识的同时,总是要向学生介绍最新的学术动态。先生对学生要求严格,耐心指导。他经常告诫弟子们绝不要抄袭,要遵守学术的规范。要多读原著和经典,多思考,多写。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先生授业真正做到了孔圣“有教无类”的古训。他不仅对本科生的学生干部与非学生干部一视同仁,对研究生也如此。先生不歧视成教、自考、非中文专业的学生。在他的弟子中,有大专学历的,有自考本科学历的,也有本科是化学、图书情报学专业的,但都得到先生悉心指导,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后来都考上博士,学有所成。房师还强调治学要博而专,不要轻易改变研究方向,他说自己多年来,一直没有离开唐宋文学的研究范围,这样才能厚积薄发。先生对弟子学业上要求较严,但对他们的困难却很理解,有些同学请他推荐发表文章,他从来不把自己名字署上。弟子毕业后,他还为他们的工作操心,帮了很多忙。《花间集全译》一书,他花了很大的精力将题解,注释,翻译都做好了,临到清样出来的时候,他为了扶持年轻人,答应译文由他的学生重写。连编辑室的负责人都为先生的气度所感动。《苏洵散文》乃与弟子邱瑞祥合著,但署名先生却甘在其后。房师提携后学很大器,甘为人梯。他从不与青年教师抢课上、争课时,而是尽量为其提供种种方便。先生在生活上对弟子也非常关心,完全没有所谓的现在那种“老板”作风。不少弟子都是从外地来黔读书,每到中秋节和元旦,他都要请所有的弟子吃饭,大家交流思想,谈道论学。学生少的时候还在家里面,先生亲自下厨。房门子弟的聚会在古代文学专业的研究生中是最多的。有的弟子因为还没有交清学费影响答辩和博士生的录取,先生万分着急,毫不犹豫地为学生垫交学费,并为他联系了委培单位。有的学生考博缺路费,先生也解囊相助。

房师不藏人之善。他一般不当面表扬弟子的,但却会在别的同学面前赞扬他。对校内,以及省内外同仁的学术成就总是赞赏有加;对于自己的学术观点总是抱着讨论的态度与人交流,虚心听取别人的意见,从不掩己之瑕。先生的藏书很丰厚,主要是文史哲方面古籍。先生留校任教以来就开始买书。当时工资低,据说有时入不敷出,先生借钱也要买书。购书,读书,写书,教书,早已成为先生一生的乐趣和生活状态了。弟子们都喜欢借房师的书看,他也从不拒绝。对于爱读书者,先生是一直是鼓励有加的。过去先生的书斋还比较小。后来搬到了麒龙溪园。环境幽静,书斋也大多了。走进先生书房,便能让人感受到浓浓的学术氛围。先生虽然一生与故纸堆打交道,但从不拒绝接受新事物。诸如电脑写作,电子邮件,QQ聊天,博客交流,用幻灯讲学等,先生均向学生学,向儿子学,从不会到熟练,被学生戏称为“新潮老头”。

先生退休后,心态依然年轻,乐观处世,生活充实。除了与弟子时不时交流外,就是看书上网,吟诗填词。正如先生《鹧鸪天》词中所云:

 

    岁月匆匆未老翁,桃李勤栽喜无穷。平生钟爱花溪水,犹将余年付麒龙。   

平是福,淡情浓,诗书伴我乐融融。云霞坐看飘窗外,绿树红亭入眼中。

 

这首词既概括了先生学术个性和教学人生的历程,更抒发了淡泊名利的高雅志趣,语言如清风明月,正与房师人格性情相合。

(此文载《教坛薪火》贵州大学出版社,2010)

IMG_8032.jpg

09年3月春房师七十大寿与弟子们合影于花溪平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97716-1168544.html

上一篇:我的大舅吴家华
下一篇:梅桐生先生《红楼梦》研究著录

4 王从彦 陈波 杨正瓴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5 13: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