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ryxia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arryxia

博文

第一次参加国际会议

已有 2568 次阅读 2020-1-17 19:25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第一次参加国际会议

许秋雨,2020年1月17日

 

我第一次参加的国际会议是1986年4月份在北京召开的IEEE 信号处理学会与中国电子学会合办的信号处理的一个分会。


1986年4月上旬,IEEE 信号处理学会(SPS)里当时唯一的也是最大的年会ICASSP在日本东京召开。乘着ICASSP的东风,中国电子学会和SPS联合在ICASSP会后在北京组织了一个Symp。有不少当时参加完ICASSP后SPS里的大咖移步到了北京参加了这个Symp,如MIT的Alan Oppenheim和他的留校任教的学生Lim,及U Minnesota 的Mos Kaveh等等。

 

正如我以前曾经说过,80年代初,由部分信息恢复信号,如用相位或幅值来重构信号,是国际信号处理的一个热点。当时我作为硕士研究生,并不知道其原故。后来才知道,这是由于70年代数字图像处理的巨大发展的原因。当时,在此方向的研究,MIT的Oppenheim组是一个代表,而Lim正是其主要人员,是当时的Super Star,我在86年前就已经读过不少他们的论文了。要知道在美国,大学留自己的博士生做正式教授是非常难的,除非是非常杰出。我记得Lim做了一个大会报告,而Kaveh在后面大声提问,我当然没听懂。

 

当时我听说Kaveh很牛,但是并不知道他为啥牛。十五年后,我们自己碰到了宽带信号DOA估计问题后,才看到了他的科研组在85年左右的一些工作。我估计Kaveh和他当时的博士生H. Wang在85年发表的宽带信号DOA估计的论文是这方面最早的论文。而以前DOA估计都只是对窄带信号。后来才听说Wang也参加了86年北京的这个Symp,那时Wang是空时二维处理(STAP)方向的Super Star。

 

北京的这个Symp主要是由中科院侯自强老师,侯朝焕老师,和北理工的柯有安老师操办的,侯自强老师当时是中科院的副秘书长。由于86年中国各方面,特别是对国外来的参会人员住宿,条件有限,国内的参会人员住在北理工,而国外来的参会人员住在友谊宾馆。会议也是在友谊宾馆召开的。

 

86年上半年是我硕士研究生学习的最后一个学期,当时跟我的导师在《科学通报》上已经发表了一篇关于信号外推的论文,所以有了一些研究结果。这样,我们也投了一篇文章到这个86北京信号处理国际会议。该论文有幸地被接收了,还要做报告。导师让我去锻练。这是我的第一个会议报告,且要用英语讲,这可难熬我了。我当时英语非常差,根本开不了口。因为这也是我的第一个会议报告,那时没有PPT,只是用手写了几张胶片,写完后,还做了各种标记,在南开大学的树林里又背了一个星期。本以为在会场上能胜任,没想到一上讲台,还是开不了口,就只能讲中文了。会场里本来有一两位外国人的,当然他们也就被动地离开了。唉,别说有多么尴尬,好在当时很年轻,坏事忘记得快,好事才记得牢。

 

这次会议,每位注册的参会人员发一个手提箱子,其面上有长城图案,非常精致。十几年后,有一次在美国的Orlando开SPIE会议时,偶然看到McMaster大学的金博士手提着这个箱子。喔,金博士也参加了86年北京的信号处理国际会议,且把这个手提箱带到了加拿大。

 

这个会议的宴会设在人民大会堂,费用是每位参会人员40元人民币,当时是比较贵的了。据说为了能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宴会,会议组委会老师们做了很多工作,我记得宴会上有严济慈先生的讲话。宴会的每一餐桌上有两包中华牌香烟,香烟当然就被抽烟的人拿走了,我记得我也抽了一根烟。遗憾的是我现已忘记了喝的什么酒。现在再回想,有多幸运呀,这是我唯一一次进人民大会堂。

 

一晃快三十四年过去了,而现在在中国举办的国际会议已经多如牛毛,开宴会的场所也举不胜举。再想能到人民大会堂开宴会,可能非得是联合国各国元首大会才行了。现在中国的每个大城市都是国际级大都市,到处是高楼林立,光彩照人,富贵华丽,生机勃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95313-1214665.html

上一篇:再论论文
下一篇:马可波罗现在来华最能看到什么?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9 22: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