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ryxia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arryxia

博文

我对研究生基础教育的一点浅见 精选

已有 13928 次阅读 2018-8-19 22:29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在美国的电子与计算机工程(ECE)系里,研究生里有不少人的本科不是学习ECE的,如他们是学数学的学物理的等。我本人在过去的研究生里就有一半或以上是学数学出身的。他们数学根底很好,但是要转到ECE,非常需要一些基础课的学习,比如我们专业,数字信号处理(DSP),数字通信(DC),及信息论,都必须从最基本的学起。好在我们学校的研究生课里,这些课都被列为基础课叫Foundation课,这些课,除了上课时的严格的期中期未考试外,还有非常严格的博士生资格考试。其实学习这些基础课也就一年的时间。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教育,我的很多学数学出身的研究生都做得非常优秀非常成功。

 

讲实话,我们学校我们系不是大学校大系,从招ECE的学生来看,很难跟别的大学校竞争。但是从跨系的角度来看,大学校也许就会给我们留下一定的空间。而对我们专业来说,跨系的学生还有一定的优势,前提是能够让他们顺利地入门。

 

最近在国内听说,ECE里的研究生课不开最基本的DSPDC课,而开的课都是在大学的DSPDC的基础之上了,排除与本科所学内容的重复部分。这样的话,本科不是学ECE的学生就很难真正地进入ECE了。

 

也许有人会说,他们可以自学,也可以去旁听本科生相关课程。是的,他们是可以这么做,但是,因为这些都是基础知识,我觉得光旁听,光自学还不够。对学数学物理出身的学生,了解这些课程并不难,但是,我个人觉得,对我们领域来说,对这些基础知识光了解还不够,还必须非常熟悉,而要熟悉,必须按部就班地跟着做作业复习考试等多次来回反复才行。这个基础知识的学习过程或者叫训练非常非常重要,这种课堂教学是网络教育自学等难以取代的。

 

83年入学南开大学数学系读硕士研究生的方向就是信号处理,那时导师也为我们开了数字信号处理讨论班,我当时就觉得其数学概念很简单。84年夏天我也参加了在承徳市何振亚教授举办的暑期信号处理学习班,86年硕士毕业时也(自)熟读了何振亚教授著的两卷《数字信号处理》书准备报考他的博士生(后来没有报名),但是,讲实话我还是对DSP没有感觉。让我真正对DSP有感觉的是在我到了南加大EE系读研究生时修了一系列EE研究生课程(包括我上面提的三门课)后才有的。我一直开玩笑说,这就像学开车,有那么一刻,突然觉得有了感觉,觉得双手握着方向盘不再害怕了。

 

也许会有人说,如果专门为少数几位转专业的学生才开这些课,那不是浪费其他大多数人的时间么。其实,这种想法大可不必有。其一是,到研究生学习时大学课程已经学过多年,这些基础知识已经不太熟悉了,再系统地学习一次对即将到来的研究工作非常有帮助。其二是,尽管同样的基础知识,开的研究生课程会深很多。比如,有些结果在大学生课里只做介绍不做证明,而在研究生课里讲过程,讲证明,讲历史,并且研究生课程进度也快很多。这些对研究生的培养都是很重要的。

 

88年刚到美国时是在数学系读研究生,那是算学习本行。数学系里也有几门基础课,如实分析,复分析,点集拓扑,概率论等。这些课我在国内都学过,不光学过,还考过多次试,自我觉得都能教了。但是,在美国再学这些研究生课时,又有了新的认识。我特别有印象的是概率论和拓扑,当我再次学习时,有了非同一般的感觉,这些是我行内研究生学习的切身体会。

 

所以我的建议是,研究生课程中列一些基础课,对这些基础课的学习,一定要每周布置家庭作业,教师每周改作业,进行严格的期中期末考试,后面最好还有严格的博士生资格考试。而学习这些基础课只需高等数学知识不需要大学ECE的知识,这样就能让本科是学数学和物理的学生顺利地转过来,一当他们转过来了,由于他们更好的数学基础,他们一定会做得很出色甚至是更出色。这对一般的学校(非清华非北大)能有更多优秀博士生会特别重要,这才是叫弯道超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95313-1130112.html


下一篇:全世界都在炒概念

12 冯大诚 姚伟 赫荣乔 张亮生 赵克勤 庞晓明 郭景涛 刘全慧 王立新 梅志平 冯景 雷宏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0 09: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