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k33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k337

博文

缅怀李小文院士逝世四周年 精选

已有 6030 次阅读 2019-1-10 16:02 |个人分类:日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遥感, 李小文, 北师大

今天在小群里看到老王转的一条来自《遥感学报》的公众号微信文章,才发现今天是李小文院士去世四周年纪念日,恰逢本科即将结束,李小文院士去世的那年恰好是我进入北师大读书的一年,有感而发,就写一篇日志一样的东西吧。


如果有什么要写在开头的,那就是,实际上我并没有见过李小文院士,一次也没有,也没有和他有任何形式的交流。因为他于2015年1月去世,我则是15年9月入学,因此没有机会见他一面。这也是我在十佳终评里写在第一段的话。


但若是间接交集,还是很多的,毕竟李小文院士曾经就在师大地遥学院工作。据我所知,给我上过课的老师中,有三位是他的研究生,还有一位是和他同一课题组的老师(王锦地老师只上四节课,所以交集少很多)。这四位老师都属于很和善,和蔼可亲的类型,我都非常喜欢。巧的是,这三位李小文院士的学生中,蒋老师是我的新生导师,焦老师的课我曾经担任课代表,阎老师指导我做本科生科研项目,三门课的期末考我也都取得了95及以上的分数。大学期间和我关系最好的一位师兄去了梁顺林老师那里读硕,而梁老师是李小文院士的学弟;我的导师王开存老师原来则是梁老师的博士后。此外,还有一些更小的交集,例如之前有次听了宫鹏老师的讲座,以及保研时和陈镜明院士交流等,他们曾经都和李小文院士关系不错,以及地理学部老师时不时提起的关于李小文院士的故事等等。


我很喜欢一句话:我们所爱的人从来不会真正离开我们,因为,他们一直活在我们的心里。人的一生有三次死亡:心跳停止,在生物学上死亡;下葬入土,在葬礼上被宣告死亡;这世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将你忘记,你永远消失。现在时代发达了,人们多多少少会在这个世界上,或者某份数据、某个网页里留下自己的印记,也许更不容易真正死亡了。有时候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你从未见过一个人,但却知道他,你脑子里有他的音容相貌,但你明明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听他说过话。


大一下思修课的时候,有次要求我们写本专业一位名人的故事的读后感,我写的就是李小文院士的。我思考了半天,给标题取名为“落尘清欢”,来源是我小时候我妈一位网友的QQ名。在网上,李小文先生似乎被称为“扫地僧”,与“落尘”这字的概念很近,而“清欢”则和学术上的专注还有他一些温暖的故事分不开。当时写到一半写着写着我就哭了(我大一老爱哭),我也不知道是自我感动还是什么灵魂共鸣,只是看到网络上百度百科李小文院士那张笑着的照片的时候,突然就很难过。在悼念李小文院士的一篇文集里,阎老师有句话:“为了老师,我可以不需要棱角。”阎老师是我本科期间很喜欢的一位老师,给我们上“遥感原理”这门课。讲的好,讲的深,耐心给我们解答问题,作业亲自批改。我那时看到他的这句话就想,能让阎老师写出这样的话的李小文院士,当初可能也是像他教我这样,教他的吧。


说李小文院士喜欢看金庸,但我对金庸的小说看得不多。有句话说的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小时候我曾经以为那些上课本、上新闻的名人或一些领袖一定有和常人不一样的地方,一定有远超常人的气场,或是与众不同的气质。而改变我看法的是两件事:一次是讲座我坐在荷兰前首相的正后方,一次是我看见李占清老师一个人背着包在南院走路。当然还有其他很多经历。只是我好像在某年某月某日突然就明白了,那些小时候仰慕的大侠,应该也是一日三餐,打扮也和常人没有差太多,他们并不是像遥远的星辰一样难以触及。而所谓的“为国为民”,也许真的不是来自于电视剧里那样每次都要气吞山河,可能只是平凡地做好自己岗位的每一件事。


在十佳终评时,我不止一次地想要直接原封不动地使用那篇我觉得略有创意,但是被老王还有王栋师兄认为缺乏逻辑的复评稿。原因很简单,最后评比只有3分钟,讲情怀,好像可以说些真心话,说是北师大本科生最高荣誉,但这本身还是一个比赛,也要一定程度上代表学校形象,我很怕满怀真情写的东西最后变成了四不像,或者一半真情一半违心,那还不如直接写篇平庸点的讲稿得了。后来我实在不知道自身还有什么可挖掘的东西了,就凌乱地写了自己想写的终评稿,初稿有点怪,幸运的是王栋师兄给了我肯定,并且帮我修改,最终成了一篇我自己比较喜欢的稿子,最后十佳评上了,似乎还拿了第一,于是后面又作为代表去表彰大会讲话了,两次的内容都和李小文院士、遥感有关。


有一点是挺遗憾的,就是我的本科生科研项目。当初抱着遥感一路走到底的想法找了阎老师当指导老师,做了一个很难的项目,最后实在是撑不下去了,结项以后就再也没有做了。一个是发现比起植被遥感,可能自己对大气遥感更感兴趣一些;另一个则是,自己研究生方向和这个差别有点大,也就没考虑了(至于为什么自己后来研究生没做和李小文院士类似的方向,这个有点复杂,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在做项目期间,我用到了李小文院士发明的GOMS光学模型,说实话一开始完全不懂是啥东西,花了几个月才搞懂,乃至会用。只可惜因为方向的问题,以后大概不会再用到了。而现在,似乎物理遥感模型也在慢慢被计算机模拟模型取代,不知道GOMS以后还会不会有升级版什么的了。当初GOMS走在了世界前列,希望师大的新一代LESS模型也能走在世界前列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95162-1156339.html


下一篇:关于《狗十三》:父母与孩子

30 李俊 檀成龙 刘立 武夷山 段黎萍 陈有鑑 杨正瓴 陈楷翰 王从彦 黄仁勇 肖可青 陈奂生 李由 钟定胜 蔡小宁 黄秀清 杨学祥 逄焕东 黄永义 薛亮 张珑 康建 陆展鹏 徐磊磊 黄彬彬 赵凤光 王卫 吴军 李志俊 张磊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19 10: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