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uspex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ruspex

博文

无解的中国教育 精选

已有 17658 次阅读 2018-6-25 07:1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教育、中美比较

       作为一名初中生的家长,我每个周末只要不出差,都会带小朋友去上各种兴趣班,英语、物理、数学,还有舞蹈、跑步。不过这些都不是我逼着上的,都是她自己来做决定,我负责交钱和接送。如果她不喜欢了,我们也不勉强,比如钢琴。

作为一名计算机专业的从业人员,我对电脑及相关设备上的各种软件基本不排斥,比如游戏。我以为小孩玩游戏是兴趣使然,玩朋友圈是时代趋势。这两者也都是同龄人在这个时代沟通和交际的方式。更何况,我以前电游也玩得极凶。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啊。

作为一名去米国访问过一年多的学者,我有幸对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附近的小初高中学习体制有过一些了解。所以,“美中不足”教育上的问题我也可以略微对比着分析一下。

 

一、斯泰科斯齐的小学教育

 

宾州州立大学所在的地方叫斯泰科斯齐(state college,其机场简称SCE)。一个美国大农村的大学城,小学和中学的数量都屈指可数。和国内多数地方的6-3-3学制以及上海采用的5-4-3学制不同,这里是5-3-4。我主要介绍下SCE小学的情况。

 SCE的公立小学总体上感觉像是幼儿园,一个班一个班主任,一个副班主任,除了体育,几乎全部的课程都是他们教。每个班学生人数不等,20-30人。小学生读哪所学校是就近入学方式,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因为没有婚前检查的原因,小学偶尔会有几个残疾儿童,如唐氏儿。但当地也没有额外地去建立特殊学校,而是直接放在每个班里,跟其他同学和平共处。其他学生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教室里几张大桌子。上课很轻松,学生们围着桌子听课,不用非常规矩地坐着。因为学校推行的是快乐教育,所以,鼓励、表扬为主,不会打骂小孩。对学生的个性化相对尊重,不会对学生的头发长短有什么特别要求。但如果哪个小孩长期邋里邋遢,有可能家长会被老师告状,说有虐待小孩的嫌疑。同理,老师如果过早地向小学生传输一些其年龄不应知道的事情,被发现也可能被控诉。

可能是因为在大学城的原因,学校给高年级的小学生都配备了电脑(苹果的)。信息课的时候用,有的时候也允许学生去一些指定的游戏网站玩游戏。

 小学似乎没有教材,回家作业极少甚至没有。量大的时候可能需要半小时,大部分时间五六分钟能做完。考试的方式比较有意思,SCE的公立小学统一参加了米国的MAP考试(Measure of Academic Progress,学术进步测度)。这个考试不用准备,机考,当地也没有专门的培训学校去帮助学习和刷题。考试并不是一张不变的试卷,电脑会根据学生的做题情况和反应时间,自适应地生成相应难度的题目,直到达到与学生真实学术水平相近的情况,然后会给出Rasch单位分数,简称RIT分数,如下图:


Picture1.png


1:秋季 MAP阅读RIT分数(左图)和数学分数(右图)。从左到右的每列是:高于本年级水平、同等年级水平、低于年级水平、低一年级、低二级的水平;从上到下是19年级的在不同水平层次上的全美平均学科成绩

 

         根据表格中的成绩,家长可以一目了然地知道小孩智商发育的实际水平。而学校也会根据这个分数,调整学生课程的学习难度。举例来说,如果一个五年级的学生,其数学的RIT分数为228分,则按表可知,他已经达到7年级的水平。那么,学校就会将后面的数学教学调整至7年级,让这名学生去7年级上学。如果初中部距离较远,在征得家长同意后,有可能会单独派校车接送去初中上数学课。如果家长不同意或嫌麻烦,也可以跟原班级继续上课。但如果成绩没达到平均水平,则不会将其留级处理。这点和中国的义务教育是一致的。

         这种测试每年有三次,冬、春和秋。从图1中的表格也能看出,学生的成绩会像身高一样,每次都会涨一点、每年也会增长。由于没有刷题、没有考前准备,此成绩能够相对客观地反映学生智力增加情况,而与可以通过刷题增强的、记忆能力的相关性就小一些。

  因为考试和平时作业花的时间少,于是小学生有大把时间锻炼身体,和阅读各种适龄书籍。比如国内学英语比较推崇的英文系列书《魔法树屋》(Magic Tree House4本一个故事,目前可能已出了56)SCE某些小学生有可能小学一年级或二年级就读完了。

 学校也比较重视动手能力和表达能力的培养。比如像现在开国际会议要准备的海报宣讲,SCE的高年级小学生就会组织类似的活动,学生会像模像样地站在海报前介绍自己的展板和回答问题。

 至于科研能力和兴趣方面的培养,因为靠着宾州州立大学,多少会有些帮助。每年该大学都会有两次科普的开放日,全校各个院系都有学生出来做一些相关的科普介绍。假期还会有不需要太多费用的夏令营开放给中小学生。当然,这有米国国家自然基金要求“科研项目要有科普任务”的原因在里面。

 

二、国内的教育体系


 反过来再看看国内的教育,似乎时间一下就不见了,没有阅读的时间,没有锻炼的时间。大多数家长似乎处在比小孩还着急的情绪上。我听过也见过有家长把小孩一天的时间,以学习为中心,做精细化管理,甚至精细到秒的。没办法,人多资源少,无解的教育。出台哪种似乎有利于公平选择的方式,都收效甚微。只要可以量化的指标,众多心焦的家长们都能排除万难来实现。

 以中考为例。由于现在的中考比较侧重基础知识的掌握,所以,题目的难度在区分性上差异相对较小。学生能力还行的,但又害怕中考失误的,便会把重点放在自招上。可是要跨进自招的门,按现在的评价体系,必然需要一些课堂成绩以外的佐证。于是,某些竞赛便有了市场,某些培训班也有了市场。而对于学生来说,要赢得这些竞赛的最佳保障自然是提前学,初一的可能初三的知识点都学完了,初二的可能高二的都学完了;还有深度海量刷题,对各类型题型形成条件反射式的解题方案,这样才能狭路相逢勇者胜。这种简单粗暴的学习经验,学起来不要太快啊。

而且,在这个全民都在奔跑的社会,你不跑还不行了。你觉得你小朋友智商高,没什么问题。可问题是其它家长的小朋友已经提前跑了,有可能能轻松地拿到自招名额时。那你还敢放言说,自己愿意不走自招路线,不担心中考的时候翻船?于是,大家就跟迪斯尼早上八点开门的情景一样,一窝风地朝着各种需要快速通行证(fast pass)的游艺设备上狂奔而去。

如果是智商条件跟得上的,时间管理也能做得高效的,我觉得也没什么问题。毕竟任何一个学校的教学都是以班级的平均智力水平来展开教学的,毕竟老米也会通过MAP测试来筛选可以提前学的学生。

问题是,这如果成规模了,都可以用来养育大批的培训学校时,那要么是学校低估了现在学生智商的发育情况,就像很多买儿童票的地方仍以以前学生平均140的身高来做划分一样;要么就是教育体系在选拨学生的策略上缺乏更符合学生自然发展的有效方案;要么就是绝大部分家庭在拨苗助长。

这里说下拨苗助长的弊病。就像每个人的关节有一定的使用次数,兴趣也是一样。如果学习的兴趣过早被消费了,最大的问题就是学生在真正需要他或她表现强烈兴趣的时候没兴趣了,比如研究生期间。我现在看到的,就是一大拨有潜力在今后成为国家科研主力军的小朋友们,在奋力提前、努力地燃烧着他们的学习热情,在那些以增强记忆力为主而非创造力的学习上。当然,我这里讲的是概率,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也有兴趣和好奇心能保持一生的。

再加上现在大学教学主要依赖自己的自觉、松散式的教学模式,学生很容易从原本紧绷的初高中生涯中松懈下来,一时半会找不到北。听说,教育部准备加强大学的教学强度,像米国本科教学模式靠齐。这是好事,可是,初高中教育的紧张没有办法松绑的话,如何能保证学生进了本科后能好好地学习呢?要知道,很多学生都是抱着坚持到高考,就能轻松的信念在学习的。就是弹簧,他也需要经常松一松才能保持其弹性。

那我们再看看,是不是现在学校的学科设置低于学生的智力发育水平了?有可能。上海把六年级放到初中做为预备班,这样至少在数学上可以少花些时间教算术、多教些更先进的代数。那么,有没有可能像米国一样,改成5-3-4呢,把更多难的课程放在学生各方面发育都已经完全、精力充沛的高中呢?我觉得也可以考虑下。但这样做,还是无助于改变家长们的焦躁心态,因为遴选模式没改变。

 那如何改变遴选模式才能解决呢?像米国那样推出CMAP (Chinese MAP),专家们群策群力弄出一个可以测量学生们智商发育水平的准则和系统,考量学生的综合素质而非仅以记忆力密切相关的考试为唯一标准、禁掉全部可能帮助刷题的渠道? 也许是一个办法。

可是,已经形成巨大利益链的渠道能禁掉吗?能杜绝只要量化了就有办法找到捷径的家长们的努力吗? 小朋友们能回归更符合其成长规律的学习模式,而非刷题和提前学的人生吗?

 对于教育系统来说,任何一次改革都难以惠及全部学生。在人多资源少、阶层逐渐固化的情况下,目前的高考可能仍然是最公平的选拨人才方式,尤其对于缺乏资源的群体。可是,如果希望进一步提升国家的科研创新能力,可能真的需要从小学教育开始做些变革,重新定位教育的目的。而作为家长,在现在群体奔跑的情况下,只要选择了走国内的教育模式,就无力置身世外,虽然都知道:条条道路通罗马!

 

平猫

2018624日写于湘潭到上海的高铁上。


注:平猫是本人的笔名,方便记忆。 


后续博文地址: 无解的中国教育(续) -- 研究生篇


zjp.jpg

张军平,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自动化学会混合智能专委会副主任。主要研究方向包括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图像处理、生物认证及智能交通。至今发表论文近100篇,其中IEEE Transactions系列18篇,包括IEEE TPAMI, TNNLS, ToC, TITS, TAC等。学术谷歌引用2600余次,ESI高被引一篇,H指数2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9532-1120702.html

上一篇:[转载]我的专访:AI版“双手互搏”有多牛? 浅谈对抗性神经网络
下一篇:爱犯错的智能体 – 视觉篇(一): 视觉倒像

43 陈德旺 蒋继平 蔡宁 毛吉平 王德华 章忠志 蒲亨建 赵克勤 杨正瓴 黄永义 雷宏江 蒋敏强 王代平 刘建兴 罗民 孔梅 吴嗣泽 文克玲 李由 武夷山 郝文涛 李东风 陈莹 董俊刚 郭景涛 孙颉 晏成和 陆同兴 刘世民 牛凤岐 孟佳 杨绪洪 陈敬朴 刘铁 张忆文 秦逸人 信忠保 罗汉江 张晓良 王庆浩 孙志鸿 刘东坡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2 11: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