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风景真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nbing01

博文

刘瑞祥:回忆我的老师

已有 2295 次阅读 2021-9-10 13:14 |个人分类:感想|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今天是教师节,看到科学网上很多人又在回忆自己的老师,我也说几句吧。

  首先我很遗憾地说,本人学历较浅,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大师”“名师”,最多也就是某个老师在周边一带略有名气而已,不但我中小学的老师是这样,似乎我大学的老师也是这样,证据是我曾经在网络上的电子图书馆里搜我大学老师名字的作品,几乎没有搜到作品。试想,以大学老师之位,竟无论文和专著被收录,岂非无名?

  然而,我更要说的是,今天我所以能读书、写字,乃至能对一些问题有所思考,或者说在事业上取得进步,莫不是当年老师们为我打下的根基。这些老师,可能没有特别大的学问,没有什么先进的教学方法,但他们只要是在教师岗位上,就出于一种近乎本能的责任心,要把我们教好。以英语为例,我是小学五年级接触的,一直学不好,英语老师似乎也没有什么高明的窍门,她只是一遍遍地要我们默写乃至罚写,而当时的我们就只好求课代表帮我们在罚写记录上划上对勾。到了初中我们的英语仍然不好,这时的英语老师却不罚我们了,因为法不责众。她只是苦口婆心地劝我们,一旦我的成绩略提高一点,她绝不吝惜表扬之词,而我的成绩下降时她也感觉非常惋惜。说到这里,我感觉自己简直就是《最后一课》里的小弗郎士,浪费了多么好的时光。再说曾经教过我的数学老师,我小学时四则运算一直不好,甚至经常因此饱受老师的“老拳”,但我知道老师是真着急、真生气。其实也不能怪老师,比如我可能前面复杂的算式都作对了,但是偏偏最后一步“10-10”写成了1,然后在老师已经给打叉后还检查不出来错误。到了中学,可能是来自我父亲的基因和小灶终于让我“爆发”了,数学成绩算是不错(当然比起真正数学学得好的人来说差之甚远,这只是自我感觉不错),但最近我回忆起数学老师的事情不是老师们指导解题,而是一位高中几何老师在第一次上课时提到“几何种类很多,有非欧几何……”而我在阅读《几何原本》及相关参考书时,才第一次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马上就回忆起了当年老师的这句话。这些年中学数学删减了很多内容,甚至有的老师都不知道非欧几何了,这正常吗?

  当然给我帮助的老师还有很多,比如我自幼身体较差,偏偏脾气也不好,用同学的话说就是“不识逗”,而且对我当年那所“收底校”的很多现象也看不惯,于是很受同学欺负,老师们没少为我着急,帮我解决问题。还有就是我四年级或者也许是五年级时,学校组织周边旅游,并且在外面住宿,我睡觉不老实,晚上不小心掉了下来,当时是和我一房间的校长给我抱上床的,第二天我又发烧,又是班主任陪我看病吃药,这位班主任就是因为我算错题而打过我的一位数学老师。

  怀念这些普通的老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8899-1303650.html

上一篇:刘瑞祥:拒绝不懂装懂和答非所问,提倡好的文风,从我做起
下一篇:刘瑞祥:推荐一本高端科普读物《相对论 少年版》

9 尤明庆 李宏翰 史晓雷 郑永军 范振英 冯大诚 罗帆 李学宽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5 02: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