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风景真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nbing01

博文

刘瑞祥:故事新编·忧天

已有 863 次阅读 2018-11-21 07:59 |个人分类:其它|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作者的话:即使是今天,“杞人忧天”也是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可惜传统上一直被当作庸人自扰的同义语,笔者以此游戏小文纪念这位科学先行者。


本文涉及到的有关记述

  杞小微,其事不足称述。

史记•陈杞世家

  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

列子•天瑞

  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鉏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

左转•襄公四年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

论语•八佾


  杞是个小国,没什么可以记述的,也许只有这件事可以说说。

  “阿木,你又没睡么?”

  “是啊,我还在担心天掉下来。”

  “哎呦,娘不是和你说过,天掉不下来么。”

  “可你总没有说出缘故来。”

  “这个,咳咳,你可真轴别。”

  不知怎的,这个叫阿木的不像别人那样老实做工,天天想着天会不会掉下来。为这件事,他不知道有多少天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他娘劝他也不管用。阿木娘也越来越担心儿子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娘,我想了,我一个人天天看着天,也不是办法,怎么着也得睡觉不是。”

  他娘一听儿子怎么突然明白了,谁知道阿木接着说:

  “我想多找几个人,大家一起看。”

  “阿木,你要死,你一个人闹不算,还要大家一起和你胡闹么?哪个肯和你一起胡闹,现在外面已经笑话你了,你还往大里闹,真是癔症了,真是的。天是大王才能想的,你这脑壳能懂的吗?”

  “娘,你别这么说。”

  “别这么说?你这怪念头。”

  “人人都说我是怪念头,娘你也这么说,可羿不是射下来九个太阳么?”

  “哎呀呀,你真会想,你还敢提他,要不是他篡了位,老祖宗怎么丢了天下?你祖公公怎么会死?老爷们听见了,怕不给你砍掉膝盖——哎,你跑哪去?”

  阿木逃出家门,发现街上有点异样,怎么着也好几个月没上街了——他不想让人指指点点。不过,今天他发现不少人都往城里走,他本来也没什么目的,也就随着人群走,听见路上的人在议论。

  阿甲:“听说,孔子来了。”

  阿乙:“孔子是哪个?会求雨么?”

  阿甲:“啧啧,连他都不知道,他学问大了,求雨,哼,听说他是想看看夏礼。”

  阿丙:“呵,咱们不是早就不用那套玩意了么?朝廷说都得要周礼,要是我太祖爷爷还活着,也许能说出点。”

  阿甲:“瞎说,你家是什么……啊……阿木也来了,你也是瞧孔子去么?”

  “唔,孔子么,听说有学问?我正好问问他。”阿木不防别人问他,喃喃地说。

  其实阿木也问过村里的教书先生,只是先生扯了一大堆“积气”“积土”什么的,让人听不明白。阿木想,这次孔子也许能讲明白?于是兴奋地随着人群走往前走,没小心崴了脚,一瘸一拐的,疼的直呲牙。

  终于,孔子出现了,其实不怎么阔气,坐在牛车上,只不过比别人个子高点罢了。围观的人失了望,知道没什么热闹可看,就陆续散去了,只剩下阿木和几个负采访任务的人。所以阿木——一个乡下人——居然和孔子说了话。只是孔子的话阿木更听不懂了,什么什么“天之历数……北辰,居其所……学而不思……不在其位……”阿木觉得自己没指望了,或许自己的脑壳真的想不明白呢?不过孔子告诉他说有个叫老子的人可能懂,或者别的什么“子”也许懂呢。可阿木家里没钱,出不了远门,再说现在到处都打仗,说不定还没等天掉下来自己就被杀了。

  “管他呢,不都这么过么。”阿木回到家里想着,终于睡了个安稳觉。阿木娘也放了心,心里想着“该给孩子找个媳妇了,听说东村的二妞不错”。

  第二天的新闻纸上,居然刊出了阿木和孔子的对话。不过阿木因为和读书人没来往,所以并不知道,这三千份新闻纸都被孔子的徒弟买了去,恭敬地把那些话抄在笔记上。后来阿木还成了文庙的庙祝,整天到处给人讲“论语心得”或者“我和孔子的那些事”。忧天这件事么,阿木自己都不提了:“谁说我忧天?哪个忧过天?你才忧天呢,你们一家都忧天。”直到几千年后,有个姓赛的——也许是狄人——才又开始想天能不能掉下来,这时连杞国都没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88899-1147356.html

上一篇:刘瑞祥:怎样利用VBA或者VBS让计算机说话
下一篇:刘瑞祥:在PPT中用VBA实现变速运动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5 22: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